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904偏执大佬vs迷糊侦探(20)
904偏执大佬vs迷糊侦探(20)

    “哎呀,大小姐,我说的那位侄子,您真不感兴趣?”

    客厅内,麻将桌上,池芫她爹的某姨太太疯狂给自己使眼色地说那位侄子好话,想撮合池芫和她侄子。

    “三条。”

    “胡!”

    池芫上家的一个姨娘,眯着眼打了张三条,然后池芫就手一推,面容笑嘻嘻地望着三位姨娘,白嫩嫩的手心摊着。

    要钱。

    姨娘们:“……”

    表情一个赛一个的难看。

    大小姐在家里无聊,老爷便让她们想法子陪着哄着,她们便提出打麻将,大小姐一脸天真地说不会。

    她们开开心心地说教她,实际上心想着可以赚点大小姐的零花钱了,一个个嘴巴合不拢。

    谁不知道老爷对大小姐出手阔绰得,就差将家产都挂在大小姐身上了。

    结果,一圈下来,大小姐越打越顺,除了第一把输了,后面就再也没输过。

    别说赚她的钱了,她们自己反倒贴上了买脂粉首饰的钱。

    那个送了牌的姨娘自然被另两个埋怨了。

    而池芫拿了钱,觉得也没什么意思,便起身说不打了。

    等她一出客厅,三个女人掐起架来了。

    “谁让你打三条的!”

    “怪我么?不是二姐你一直在那撺掇着要给大小姐和你家侄子说媒,我能分心打三条吗?”

    “什么?跟我有什么关系,你自己打牌烂……”

    “你们都拉倒吧,自己打不赢大小姐,怪别人——”

    “你什么意思?”

    池芫没有走远,她纯粹想听听这几个姨娘会不会背后说她坏话,结果,没想到听到几个人掐起来……

    真是精彩。

    三个女人果然一台戏。

    她抖了抖身子,然后出去了。

    “大小姐,您不能出去啊,老爷吩咐了——”

    果然,到了池府门口,又被家丁拦下了。

    拦她的台词都没变过呢。

    池芫努力忍住不翻白眼,懒洋洋地道,“这都多少天了,我又不去冒险的,我出去逛逛街也不行?”

    家丁:“小姐想买什么,让小的去买了带回来吧。”

    池芫:“……”

    逛街是纯粹为了买东西么!是享受买东西过程的乐趣好吗!

    她气得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刚好,被走到门口的沈昭慕看到了。

    “……”怎么了,看到他就白眼?他有这么不受她待见?

    “你来做什么?”

    池芫一抬眸,就看见门口的“不速之客”了,不由得没好气道。

    沈昭慕扫了眼她的装扮,她似乎总是穿着洋装,精致漂亮得像是橱窗里的洋人卖的娃娃。

    他是更喜欢盘头发、穿旗袍的女人,大家闺秀,秀外慧中的那种。

    但这个女人却完全是反着来的,一头洋气的卷发,穿着各色各样的花里胡哨的洋装,跳脱活泼,又笨又娇气。

    不过,看了几次,倒是习惯了,如果不翻白眼的话,还是挺顺眼的。

    “来找你爹,他人呢?”

    沈昭慕摘了手套,军装穿起来又飒又酷,行走的荷尔蒙袭来。

    但池芫却一副免疫了的冷淡脸,敷衍地回了声,“不知道。”

    “你闹什么别扭?”

    没想到几天没见了,这姑娘还这么大气性,沈昭慕不禁眉头一皱,有些不悦地压着脾气,像是觉得她耍小性子一样。

    “闹别扭?我没有。”

    池芫瞪他,觉得他脑子有毛病,他们什么关系哦,她干吗要闹别扭。

    “沈少帅!”

    池傲天和沈昭慕差不多到的池府门口,只是他后一步下车,然后就瞧见沈少帅这个臭小子在欺负他宝贝女儿。

    急得立马健步如飞地行至台阶上,喊了一声,吸引了沈昭慕的注意力。

    沈昭慕见他回了,不由得跳了下眉梢,神情冷淡疏离下来。

    仔细瞧,就能发现他对待池芫和池傲天前后是两副面孔。

    “池会长,正想找你。”

    他一开口就是那副理所应当的语气,当然,江城少帅,他爹的面子他都不卖,一个商会会长,若非没有必要,他大可直接拿枪指着人脑袋,逼人将军资捐出来。

    但沈昭慕和他爹不同的是,他不到最后一步,不会用暴力。

    尽管能动手不动嘴更好。

    “沈少帅无事不登三宝殿,请吧,进去聊。”

    池傲天手负在身后,因为池芫险些遇险的事,他现在看这个沈少帅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就算他只手遮天又怎么了?

    他宝贝女儿差点被他害了,他就不待见了怎么了?

    见池傲天转变了个态度,沈昭慕不禁挑眉,嘴角笑意沉了下去——

    这对父女还真是一个德行,一开始怕他怕得要死,结果越来越胆大了?

    但他还来不及发作,就被池芫一个眼神给弄得没了脾气。

    池芫眯着眼瞪他,“少帅,我爹喊你进来喝茶呢!”

    语气里的不欢迎,要多明显有多明显,相比之下,池傲天的话就显得客气多了。

    这么一对比,沈昭慕就觉得,人池傲天好歹算是个长辈,有头有脸的人物,因为女儿的事对他有些微词便罢了。

    没看到他女儿更嚣张过分么?

    于是,原本还要摆谱的池傲天,万万没想到自己刚刚那个态度居然没有惹怒这位阎王爷,对方还淡淡地冲他点头,正儿八经地坐下喝茶了。

    他不禁怪异地看了眼下方坐着吃甜品的女儿。

    他哪里知道,他这是被池芫衬托的。

    “小芫啊,我和少帅有事相谈,你要不回避下?”

    池傲天和池芫说话时,那叫一个慈父嘴脸。

    沈昭慕斜睨一眼过去,无声地表达了“听到没小孩子家家的快回避”的意思。

    原本没什么兴趣想听的池芫,忽然就反骨了,“有什么不能让我知道的,爸,以后池家不也是我的么?我这个未来当家人还不能听自家事了?”

    池傲天:“……”之前不是你嫌弃土地主丢人不想继承家产么。

    沈昭慕玩味地曲起手指,轻轻叩着桌面,半眯着眼看向池芫。

    池芫直勾勾地和他对视,丝毫不怵。

    “好啊,那就让未来当家的池小姐,好好听听,未来你该做的事,也可以事先了解下了。”

    未来该做的了解下?

    妈的吓唬谁呢?你还想让我也捐钱?

    狗东西你忘了上个位面你的钱你妹的钱都是我的?

    系统:这或许,就是天理循环……

    池芫:我看你是想恢复出厂设置了:)

    系统:对不起,boss这点就不对了,不能因为他名字szm=死直男就这么直男呀。

    池芫:……

    噗,沈昭慕,szm,死直男?

    系统,你跳预言家开上帝视角了!

    给读者的话:

    哈哈哈死直男这个是输入法真相的我自己也是才发现原来缩写可以这么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