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831小仙男师父vs多金俏徒弟(67)
浮仙宫。

    “哼!”

    清邈拂袖离去前,绷着脸对着沈昭慕和池芫哼了一声。

    池芫摸了摸鼻子,等人走了,才松开手,毫不掩饰地笑出声来。

    “师父,师伯这次,咳,丢好大人啊。”

    事情退回到一刻钟前。

    清邈跟着沈昭慕还有池芫直奔浮仙宫,然后已经在门口等着自己的美酒的老祖乐呵呵地朝徒弟和徒孙一个瞬移过来,笑得满脸褶子——

    “隔老远我就闻到了酒香味!”

    然后压根都没看到清邈,就手朝着沈昭慕的储物袋子伸去。

    “师父,徒儿有事要问您。”

    清邈这个时候板着脸严肃地站到前头来,道。

    “有什么事不能等师父喝完酒了说?”

    老祖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伸手,沈昭慕无奈,便将储物袋子里的酒都拿了出来。

    “师父……你知不知道师弟他和他的徒弟池芫居然……”清邈斟酌了下,想到自己如今也是“师徒不论恋”中的一员,便用词委婉了些,“想要结成道侣。”

    看到美酒,老祖一个飞扑抱住,沉迷地嗅了嗅酒香,然后抱着酒坛子,迫不及待地打开喝了一大口。

    “爽啊——谁?哦,我知道啊,我第一个点头同意的!哎徒弟媳妇啊,你家这酒还有么?你带了多少?”

    老祖拉着池芫,像是看到自己亲孙女一样热情,满眼写着“好喝,我还要”。

    而清邈,则是猛地吸了一口气,才不至于摇晃着趔趄一步。

    他师父!

    这个回答!

    “师父!”

    一时,没忍住,清邈不禁咬咬牙,“可门规——”

    老祖还没从池芫嘴里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呢,听到清邈这话,就皱起眉头来。

    “门规哪条说了师父不能和徒弟在一起的?除了你要为登仙门守身如玉,这满门的还不是随喜好找道侣?”

    就是这句话,叫清邈的脸色青了又白,白了又紫地,离开的。

    池芫忍不住暗中竖起大拇指:狠,姜还是老的狠。

    “哎乖乖徒孙,你还没回我的问题呢?”

    老祖一点都没有察觉清邈脸色变了,他一心只有美酒。

    池芫忍住笑,“咳,多的是,师祖喜欢的话——不如跟我和师父回株州,我娘说了,当年我出生埋下的女儿红,成亲那天呀,就开封!”

    女儿红!

    “呀,真的?那赶紧啊,你们什么时候成亲?”

    老祖立即瞪着眼,一脸的嘴馋模样。

    清邈的脸黑了。

    沈昭慕无奈扶额,就连他都看出师兄生气了,师父……还真是。

    不过,师兄听到师父这简洁明了的回答,大概就不会阻止了吧。

    清邈的确是不会阻止了,但他快被气死了。

    他最后看了一眼抱着酒坛子就万事足的老祖,最后才一甩袖子瞪了眼池芫。

    对此,池芫一点都不介意。

    她理解为,男主这是恼羞成怒,吃不到葡萄酸了。

    毕竟,谁让她师父可以顺顺利利娶她,但男主却只能玩地下恋情呢?

    所以,她还笑着挥挥手,对着清邈的背影喊了一声,“师伯,婚礼那天记得来啊,给你留酒!”

    步伐沉稳的清邈:“……”好想杀了她哦!

    沈昭慕正觉得池芫这话会不会激怒师兄,一侧眸就瞧见她幸灾乐祸的笑容,不禁摇头失笑。

    “顽皮。”

    池芫冲他耸了耸鼻子,“我可是认真邀请哦!”当然了,落井下石也是真的,但她不说。

    “师祖啊,师伯被您气走了喔!”

    池芫回了沈昭慕后,立马跑到已经一个人默默灌完一大半酒的老祖身边,言语试探地开口着。

    老祖仰脖,喝得那叫一个畅快。

    他一抹嘴巴,闻言,不在意地摆手,“那小子哪天不是一张生气的脸?我就没见他笑过!”

    池芫:“……”您这话好有道理呢。

    老祖又嘿嘿一笑,“我跟你说,他心态不行,身为掌门,有些时候吧,还是气量不够。不过没办法,谁叫我不想管这些个繁琐的事务,你师父又不争气是个榆木脑袋,只好交给清邈了……”

    这话说的,好像是如果不是这样,轮不到清邈来当掌门一样。

    “咳,师伯打理门中事务,还是挺辛苦的。”池芫毫无诚意地接了这么一句。

    老祖便斜睨着她笑,“你是怕你师父被我赶鸭子上架吧!得了,你们都要成亲了,他哪还能当掌门哟,再说了,你师父这个呆子,镇不住那帮年纪不大架子不小的长老的!不行的不行的。”

    被说“不行”的本尊沈昭慕:“……师父,我还在呢。”当着面说他不行,不太好吧?

    老祖笑:“酒给我搬过去,我就不打扰你们小两口了,你师兄呢是轴了点,但是对我这个师父还是很敬重的,刚刚我可是帮了你们哈,所以这酒,我独占的,不分!”

    被他这样子弄得哭笑不得,沈昭慕不禁摇头,“本来就是都给您带的,您都拿去。”

    池芫忙补了一句,“等我和师父成亲那天,师祖想喝多少有多少——我,我爹娘有的是钱给师祖买好酒的!”

    沈昭慕:“……”这时候莫名有些心疼准岳父岳母了。

    老祖一听到有酒喝,哪里还想得到别的,立马像个普通的小老头似的笑呵呵不住点头,“好啊,有酒喝就好,那你快点啊,我才出关的,过不了几月又要闭关……哎,早些年不该老是为了喝酒出去和人斗法的,要不然也不用隔一阵就闭关……哎对了你爹娘黄道吉日选好了么?越快越好哦!我徒弟都三百多岁了,年纪大了等不及的!”

    池芫闻言,煞有介事地点头,面上无比认同地应着,“是年纪大了,我还想早点生娃娃,不然以后娃娃比他爹小三四百岁的,我都不好意思和娃娃说了……黄道吉日选了,最近的就是下月……”

    老祖听完池芫说的黄道吉日后,掐指算了下,“不错,是个好日子,那赶紧的啊,要不明天就去株州?刚好我一直想喝株州的陈酒!”

    池芫眼睛一亮,“好啊,我娘会酿酒!师祖跟我一块回去!”

    “哇,那我有口福了,走走走,把这些酒放下咱们就准备收拾行李去……”

    被彻底撇下,且吐槽了年纪大的沈昭慕,无语地望着这两人越走越远,听到明日就启程这,才终于忍不住上前一步。

    及时打断这两个说走就走的老祖宗和小祖宗,“师父,芫芫,先在师门内结道侣印再去株州吧。”

    感觉自己被徒弟拐走不说,现在他师父居然因为几坛子酒,也要被徒弟拐走了。

    一时不知道该说他们师徒好骗,还是徒弟高明了。

    “……”

    

    给读者的话:

    武汉挺住,中国挺住!希望大家最近都不要出门,乖乖戴口罩,防护工作做好,不要去电影院!

    我就打算在家码字了…哎肺炎赶紧过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