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806小仙男师父vs多金俏徒弟(42)
池芫在看到男主那张脸时,第一反应是生气——

    妈的,果然不是女主就是男主,这对小婊砸,怎么那么喜欢刺长得好看的人?

    第二反应——

    我靠,我骂了掌门,我回头会被罚跪么?

    最后,一了百了地缩进沈昭慕怀里了。

    一副柔弱委屈的小可怜模样。

    “掌门师伯!快,你刺错了!蝠妖在后面!”

    二话不说,她抓着沈昭慕的肩,丢了一粒丹,立马化为气体,止血了。

    这是她从秘境回来后,第一个学习的丹,叫“止血气气丹”。

    嗯,名字她随口取的,功效却很不错。

    清邈微微凝了下长眉,将剑收回,淡淡地看了眼沈昭慕的脸,“师弟没事吧。”

    听听,语气听起来像是沈昭慕刺了他一剑一样找揍。

    沈昭慕还没说话,池芫就抓着他的袖子,疯狂给他暗示。

    他僵了下身子,随后微微侧过身子,让开了道,“无事,就是劳烦师兄处理下这些蝠妖了。”

    你刺伤了我,你的摊子你自己看着办了。

    无端的,清邈怀疑自己师弟在这么讽刺他。

    随后却来不及多想,因为蝠妖,认得他手里这把剑——

    刚杀了几只蝠妖的剑。

    一个个叫嚣着朝他扑过来。

    池芫见了,挑眉,一脸看好戏的神色。

    师伯加油啊,多杀几只,最好是把仇恨值都引到你身上去!

    沈昭慕低头,就瞥见自家小徒弟亮晶晶带着看好戏的眼神。

    不禁:“……”

    怎么感觉小徒弟对师兄并不似其他门徒那般,崇拜敬仰,而是……带着点排斥?

    唔,可能是他看错了吧。

    “你能自己走么?”

    他忽然反应过来,两人现在这个姿势,不太合适,便咳了一声,问。

    这个时候,如果是男主,就霸道冷酷直接将人放下来然后讽刺一顿,互怼深情了。

    但到了池芫这,她师父实在是个温柔的人,你看,分别就出来了,他要是问女主,对方肯定高贵冷艳人设不倒地自己下来了。

    可换做是池芫。

    dbq,打扰了,这人没皮没脸。

    “不能走。”

    她将一对本就大的眼睛睁得更大,将无辜装到了极致。

    沈昭慕都一时分辨不出刚刚受伤的到底是自己还是她了。

    也就是迟疑的那一会功夫,已经被蝠妖缠上的清邈便沉声对他们道,“愣着做什么,还不一道除妖?”

    他来是看这两人旁若无人地交谈甚欢的么?

    池芫对着清邈的背影翻了个白眼,还真是有脸开口呢,明明这蝠妖就是他招来的,她和沈昭慕就是倒霉碰上了,现在倒成了该一起除的妖了。

    怎么不见他去找女主?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一道暗红身影翩然射来,与此同时,一柄剑也带着凛然之气地杀过来。

    温瑶儿同清邈并肩而立,手中的剑贯穿一只妄想伤及清邈后背的蝠妖,美艳的脸上满是嗜杀果决。

    清邈侧过头,瞧见她染了点点血的脸,声音都不自觉地温柔了三分。

    “可有伤着?”

    尽管惜字如金,但这话里话外加语气的关心做不了假的。

    温瑶儿似是被他这一声关怀弄得怔愣了下,而也就是这一瞬的怔愣,蝠妖扑了过来。

    她反应不及,清邈本能地伸手将她护在怀里,然后一剑将蝠妖毙命。

    沈昭慕见状,忙上前帮忙。

    池芫被他安置在门口,咬着唇,她眯了眯眼。

    好家伙,看来男女主的感情线已经开启了,瞧这个进度,就差来一段共患难受伤照顾的感情戏,然后开始你侬我侬了。

    只是,师父你跑这么快做什么?

    人cp正忙着感情升温呢,你过去一通操作将妖给除了,这两人该恨你了。

    恨倒是不至于,但沈昭慕出手又快又准,虽不如清邈狠绝利落,却也是个除妖的好手,不多时,就将屋内的蝠妖给除光了。

    虽是师兄弟联手,但清邈撇了眼沈昭慕肩膀上的伤口,已经止血了,他却知道自己的剑气,没那么容易痊愈……

    可方才,沈昭慕行动间却丝毫不见滞涩,流畅干净得像是没有受过伤一样。

    原先还有些内疚的清邈,一瞬便产生了一股怀疑。

    师父到底教了师弟些什么?

    这一百多年来,师弟都跟着师父在浮仙宫,他不信关门弟子没有一点小灶开。

    清邈看了眼自己手腕上一个黑色的牙印,上面的血已经凝固,呈现黑红色。

    他不知道是不是蝠妖的毒作祟,心中从前微不适的情绪被无限地放大。

    是的,他居然会嫉妒沈昭慕。

    这个比他晚十年进门,却能在师父膝下多学百年神通本领的师弟。

    世人都说除了师父,世间无人可敌他这个登仙门掌门,可只有清邈自己知道,有一人,他的功法到底多深,他都不清楚。

    这人就是他这个低调得快被人遗忘,却只要提及便是一场动荡的师弟沈昭慕。

    清邈从不在修行上懈怠,却也比不过有师父督促提点的沈昭慕来得容易。

    他始终是有这么个想法的,所以才会始终无法同沈昭慕亲近。

    外人都道他是冷心冷情不觉有异,只有清邈自己知道,他是羡慕嫉妒沈昭慕的。

    “师弟修为又精益了。”

    看着一地的蝠妖尸体,清邈抬手,揩去嘴边的血渍,长发如墨,微微侧过的半张脸,清冷之余,不知为何,池芫看到了一股,邪气。

    她眉心一蹙,心中不禁“咯噔”一下。

    男主这情形,有点不妙。

    温瑶儿是第一个发现清邈不对劲的,她就站在清邈身边,自然是察觉到清邈忽然阴鸷下来的神色。

    “师父你——”

    刚上前,就定住,只因为清邈的眼角忽然多了一抹不正常的红。

    她低头,就瞧见清邈正以自身真气压制毒,将毒血逼出来一些,指尖滴着血,看起来整个人很是危险。

    “师父你受伤了!”

    但她如今是清邈的小徒弟,这一年来,她拼命地证明了自己的实力,终于让清邈对她另眼相待。

    此时,不能因为他危险,就逃避他。

    想着,她握住了清邈的手臂,面色慌张,随即看向沈昭慕和池芫。

    “沈师叔,我师父是为了救你们才被蝠妖咬伤的,麻烦你立即给他医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