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774小仙男师父vs多金俏徒弟(10)
慕桦跟着跟着就觉得不对了。

    “池池池师妹啊,咱们怎么越走越偏?还,还乌漆墨黑的……”

    一看就不是应该走的路啊——来自一位路痴的内心呐喊。

    池芫低头撇了眼自己的袖子,“手拿开。”

    说话就说话,一个大男人的怎么这么怂?害怕就抓着她一弱女子?

    系统:双标如你,想想你怎么对你师父的。就不能学学师父的宽容大度嘛!

    池芫:呵?师父不只是我师父还是我cp我撒娇是必然的。但——这是你家亲戚还是我亲戚?

    小垃圾系统,和她斗嘴,回炉重造几年吧。

    系统:……

    它就不该多嘴。

    慕桦不肯撒手,恰逢这时候一阵令人胆寒的“沙沙”声围绕着他们,越来越近。

    他吓得死死地抓着池芫的袖子,闭上眼就开始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是不是有鬼啊太吓人了我要回去啊娘啊……”

    池芫:“……”花袍子你死了。

    她揉了揉饱受折磨的耳朵,咬着牙,“你再大点声把猛兽都招过来,到时候就真的可以回你娘肚子里再投胎一次了。”

    慕桦:“……”师妹长得娇俏可爱,怎么一张嘴就这么损呢!

    但这话很管用,慕桦立马闭嘴了,看着周围,浑身毛骨悚然。

    “师师妹,我们还是还是离开这吧,找,找大部队一起,安全些。”

    他略后悔看小师妹漂亮可爱就跟上了,这……出了事估计得他来保护她了。

    池芫斜睨他一眼,像是看穿了他的想法一样。

    但只是无语地说了句,“出不去,要出去就得,先将这些东西弄死。”

    “什么!”慕桦又发出一声尖叫,捧着自己俊美的脸怀疑人生,“怎么弄死?我,我就会一丁点火系法术……”

    池芫闻言,挑了挑眉梢,“火系?正好,放火烧——”

    她说着,跃跃欲试地望着头顶越来越密集的绿荫,来得正是时候。

    但下一瞬,她的高兴落空了。

    她看着穆桦手心中那小得像是燃烧的蜡烛芯子的火苗,好半晌,才怔怔地瞪着他,咬着牙道,“你确定你是火系灵根么……”

    这点火苗,都没她的火折子好使,还烧猛兽?焚他自个儿都不够的。

    “我都说了,我只会丁点儿……”

    “那你真还真是丁、点得很呐——闪开!”

    池芫刚嫌弃完废物穆桦,下一瞬感觉一股臭味袭来,她从腰间拽下来一个荷包,甩着,荷包里头的粉末洒出来,几道青黑色的藤蔓像是人的手一样刚要凶狠地抓住他们的四肢,就被池芫甩出来的粉末给吓退。

    生生焉了下来,缩了回去。

    穆桦看得目瞪口呆,他指着足足有自己脚腕那么粗的青黑青黑长着刺的藤蔓,问池芫,“池师妹,这,这是什么?怎还会攻击人呢!”

    见他一副少见多怪的模样,池芫不禁摇头。

    她改明一定要介绍穆桦给沈昭慕,让他感受下整个登仙门真正废柴的人是谁。

    “你来秘境前都不做功课的么?秘境中多的是这种长着有毒的刺喜欢攻击人的藤蔓和食人花。”

    一边给穆桦科普,池芫一边靠近藤蔓,穆桦来不及消化她的科普知识,见她这般,吓得立马伸手去拽她。

    “池师妹你做什么?你都说了这个有毒会攻击人了还过去干什么!”

    池芫白了他一眼,避开他的手,一脸无惧地朝藤蔓走去,只见那些藤蔓见她上前,立马像是恐惧似的往后缩。

    池芫不知何时戴上了一双冰蚕丝的手套,徒手就朝自己面前的一根藤蔓伸去。

    然后“咔擦——”暴力地一掰,将藤蔓掰断一节,将上面的刺扶去后,直接塞到自己斜挎着的一个小布包中。

    再跃跃欲试地看向其他藤蔓,只见这些藤蔓像是有灵性似的,目睹过刚刚她暴力的一幕后,一个个飞速撤离,撤离慢了的,居然十分狗腿地将自己的前端打了个结,像是人的拳头一样,抱在一块——

    作了个揖。

    池芫:“……”

    穆桦:“……”

    两个废柴面面相觑,不,穆桦觉得,师妹这么虎,已经背叛了废物联盟自己飞升了。

    他吞了一口唾沫,指着眼前这个将自个儿打了个结很人性地求饶的藤蔓,“池师妹,它它,它好狗腿!”

    池芫哼一声,却是一瞬笑起来,面容变得灿烂明媚,晃得穆桦都晕乎乎了一下。

    下一秒,“咔擦——”

    熟悉的声音,不陌生的操作。

    穆桦眼睁睁地看着娇俏的小师妹徒手,不,手套护手下,辣手摧藤蔓,将刚刚给她求饶的那根掰断。

    “池师妹……”不必这么狠吧,人一株植物都向你求饶了,你还给“咔擦”掉了。

    池芫一副“你不懂”的表情看着穆桦,“越是灵性证明做药材越是效果好,它这么灵性,我实在没忍住。”

    说着,摊手,将这节放进包里,同时将先前那节拿出来,扔掉。

    “……”

    穆桦讪笑,总觉得自己再不发挥点作用,和地上那玩意的下场应该差不多了。

    池芫看了眼头顶不肯散去的阴影,眯了眯眼,喊了声穆桦。

    “怎么了?”

    “你的火苗借我用下。”

    池芫默默从袖子里抖出来一块银灰色的石头来,用手套摩擦了几下。

    “我这是三昧真火!”

    恨恨地提醒着,穆桦却是乖乖立马催动了自己的火系法术。

    依旧是手心那丁点火苗,池芫嘴角抽了下,“比之前的还短小,真没用。”

    穆桦:“喵喵喵???”疑车无据。

    池芫将石头用绳子系着,然后地上捡起来一根树枝,将绳子挂上去。

    “点火——”

    穆桦:“点什么火……好的!”

    弱小无助只能点火。

    他伸出左手捧着自己的右手,生怕火苗给熄了一样。

    然后嘴巴对着手掌心一吹,火焰沾上石头的那一瞬,池芫往上空一抛,再飞速拉着穆桦往一旁跑,蹲下。

    “砰——”

    只听见剧烈的一声爆炸音响起,穆桦忍不住好奇回头,就吃了一嘴巴的硝石灰尘。

    “呸呸呸——”

    他一边呛到泪流满面地吐着嘴里的尘土,一边看向一旁早就用袖子捂住脸挡得严严实实的池芫。

    “成了,走。”

    池芫却不理会他怨念的眼神,看着被她炸成碎片落下的一节节树枝,再抬头,头顶总算是恢复了最初的光明来。

    她嘴角勾了勾。

    小意思,来的路上就将要走的路线规划好了,该带的不该带的丹药啊武器都带上了。

    “厉害,佩服!”

    穆桦目瞪口呆,伸出大拇指,对着池芫,心悦臣服。

    这个大腿也没抱错,池师妹虽然自身什么都不会,耐不住人带的秘密武器多啊。

    瞧瞧这有的没的,准备充足得叫他这个今早还睡过头差点迟到错过试炼时辰的废柴,感到羞愧。

    

    给读者的话:

    藤蔓:喵喵喵我可爱吧~

    池芫:咔擦——专杀可爱。

    本位面谁都不能比本芫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