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679风流老鸨vs文弱书生(17)
“喝什么茶啊一大早的?”池芫笑完后,又睨沈昭慕一眼,“过来,我买了早饭,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就买了我喜欢的。一起吃。”

    她说着,自觉地抽出桌子底下的一把椅子,直接坐下,拿出自己的那份,搅着碗里的豆花,嘴角扬起一抹欣然的弧度。

    沈昭慕愣住,给他买了早饭……

    他想着自己厨房里的两个窝窝头,再看桌上并不丰富奢侈,但很可口冒着热气的包子豆浆,一时间,心中起伏不断。

    “池姑娘,你……看到在下的信了么?”

    如果看到了,为何还要对他这么好,还给他送东西来?

    池芫咬了口包子,立马眼睛弯了起来。

    心情很好地回着,“看到了呀!”

    “那你……”

    沈昭慕一言难尽,总觉得池姑娘有时候冰雪聪明得厉害,有时候又不知道是不是装糊涂,迟钝得可以。

    “哎呀你这人真啰嗦,快吃,我一个人吃多没意思!”池芫不耐烦地瞪他,指着自己旁边的位置,“我就是没吃早饭,顺带再给你带一份,别想太多。”

    原来是懂他所想的。

    沈昭慕闻言,一时无语凝噎,到底还是在池芫的眼神攻势下,坐下来。

    两人一道用了第一次一起的早饭。

    沈昭慕吃着热腾腾的包子,心中却恍惚想,这算是第一顿正式用饭吧。

    上回一道坐下来吃了茶点,没想到才半个月,就一道吃早饭了。

    真是……不可思议。

    “池姑娘,你……找在下所为何事?”

    等用完了早饭,沈昭慕抿了抿唇,轻声询问着。

    “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

    池芫用帕子擦了擦嘴角,风情万种地撑着脸,冲他撩人地笑笑,声音裹了蜜。

    沈昭慕一下如坐针毡了,他挪了挪位子,池芫就靠过来点,然后他再一挪,忘了这里是他家不是马车上,直接一屁股坐地上。

    惹得池芫“扑哧”一声后,咯咯笑起来。

    她指着摔地上后一脸懵逼的沈昭慕,娇笑着调侃道,“要不怎么说你书呆子呢!傻!”

    一再被池芫取笑,次数多了,沈昭慕都不觉得羞恼难堪了。

    反正,反正池姑娘就是这么爱戏弄他。

    说了也不会改的。

    “你怎么还坐地上呢?傻不傻,起来呀!”

    池芫笑够了,见他还坐地上,担心他着凉,忙咳了声,眉一拧,就很有气势地道。

    沈昭慕闻言,立马听话地站起来了,拍了拍衣裳,窘迫地红了红脸。

    “在下,在下给姑娘倒茶。”

    说着就要去厨房,池芫没再拦着,主要是她感觉这脸皮薄的小书生再呆在这的话,活生生能给憋死了。

    真是不经逗。

    她撑着腮,扫了眼屋内的摆设,目光落在床上陈旧的被子上,不禁皱眉。

    起身,走过去摸了摸被子的厚度,不禁咬牙。

    这么薄啊,冬天会冻病的吧,这傻子,给他送了那么多够用一个冬天的炭,居然不拿出来烧着。

    这再过几天,天就更冷了。

    虽说前几日还在湖边看绿树呢……但那不都是常年青翠的松柏么。

    估摸着再有个十天半个月的,就要下雪了。

    沈昭慕在厨房烧了热水,将不舍得用的茶拿出来,泡在茶壶中,再将干净的没用过的茶杯反复清洗,再端着托盘回正屋。

    却见池芫正拿着他放在枕头旁的那个布包,表情好奇地打量着。

    他面色一变,慌忙将托盘放置桌上,“池姑娘,你,你怎么能翻我东西!”

    见他这么激动,话里还隐带着几分谴责的意味,池芫一下就来劲了。

    将布包举起,往后踱步。

    “怎么,包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呢?你自己放我眼皮底下的,我就看看怎么了?”

    她说着,就要打开。

    沈昭慕急了,脸都急红了,但他又不会和人争抢,只能伸手,却被池芫一次又一次躲开了。

    虽说这原本也是要送她的,可……可真的面对她了,让他当着面送,他又,又很难为情。

    沈昭慕咬着唇,一副无助又好气的样子。

    “池姑娘,你别闹了!”

    池芫不理他,手就扯着布包上的结,作势要打开。

    几乎是下意识的,沈昭慕伸手将她手臂一拽,原意是阻止她的手打开布包,却没想到,池芫再怎么霸道强势,也只是个女儿家,力气远不及他。

    他一拽,没有防备的池芫,就这么一个趔趄,往他扑过去。

    先是吓了一跳,但随后,池芫却嘴角一勾,直接双手抱着他的腰,往他怀里一靠。

    “哎呀,你这书生,怎么这么坏啊,大清早的呢,就迫不及待了?”

    她这话一出,沈昭慕像是碰到了烫手山芋似的,忙推开她。

    “你,你别胡说了!”

    实在是拿她没办法,每次都被她大胆露骨的话羞得不行,明明他是男子,她是女儿家,怎么她倒像是恶霸,他成了那良家少女了?

    “哼,不说就不说,反正你便宜都占了,当然不希望我继续说咯。”池芫不以为然地摇着脑袋,随后背过身去,立马将布包拆开,“让我瞧瞧你藏了什么好宝……贝?”

    嗯?一把扇子?

    池芫将扇子递到他面前,漂亮勾人的眼里一片疑惑。

    “买给谁的?”

    表情很是严肃,眼底却暗藏了笑意。

    能给谁?

    青娘可不喜欢扇子,她喜欢帕子。

    整个含香院,就她池芫喜欢拿着一柄扇子,谈笑风生。

    不用猜,一定是送她的。

    这就奇了怪了,既然是送她的,刚刚还那一副不希望被她发现的模样又是为何?

    面对池芫的逼问,沈昭慕丧气地垂下了双肩,他如实地回着,“在下买来,作为答谢姑娘的礼物。”

    直接省略中间那冠冕堂皇又生分的赘述,池芫只当作是“送给姑娘的礼物”,眉眼立马舒展开来,笑容重新爬上芙蓉面。

    “这样啊,那你刚刚怎么不肯让我看呢?”

    沈昭慕:“……”

    池芫见他沉默,一下又翻脸,气哼哼,“哦,我知道了,你又后悔送我了是不是?哼,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姑奶奶我还不稀罕——”

    后面的“你这破扇子”及时咽下去没说出来,池芫知道,沈昭慕还是有些自卑的,如果说出来,万一戳中他某根神经,就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