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660阴郁轮椅大佬vs伪甜美治愈师(60)
池芫感觉自己又到了一个很黑的地方,周围味道带着霉味,她皱了皱鼻子,下一瞬,被解开了黑布。

    “老实呆着!”

    矮个子男凶狠地将池芫的手脚重新绑上,他不像刀疤男心里会有些怜香惜玉存在,他绑得很紧,池芫手腕都勒疼了。

    她咬牙,“很疼!”

    忍无可忍地冲矮个子男发怒了。

    矮个子男果然是个暴脾气,他在池芫露出不满的神色冲他叫嚣时,就要伸手打她,还是抽完烟进来的刀疤男及时阻止了他。

    “喂,你别乱来!明天要拿她去换钱的,要是身上带一点伤,咱都别想拿钱了!”

    “哼,怂包!”

    矮个子悻悻收了手,恶狠狠地瞪了眼池芫,然后回头嗤笑地冲刀疤男比了个中指。

    再说沈昭慕那边,高特助喜上眉梢地来到沈昭慕身后,“总裁,好消息!找到池小姐的位置了!”

    闻言,沈昭慕按着轮椅扶手,面上总算有了一丝丝松动。

    “走,带着筹码,现在就去。”

    高特助听了后,却有些犹豫,“可是这样一来……您就彻底和……决裂了。”

    “彻底?”沈昭慕嗤笑,面上一丝一毫的忌惮都无,“我以为,早就彻底决裂了。”

    他说着,来到电梯口,高特助按了一楼,两人进去。

    “触我逆鳞者,让他试试这滋味。”

    电梯门关上,沈昭慕一双死气沉沉的眸子里,有一丝燎原的火焰。

    “我要上厕所。”

    池芫没能说动狗系统还她被锁的金手指技能,但对方乖乖开了摄像功能,所以,池芫看到周围有几个黑点点在移动,猜测是沈昭慕派人包围了这附近。

    心里跳了跳,她忙扭了扭身子,冲刀疤男喊了句。

    刀疤男对池芫的尿性已经有所了解,没好气地白她一眼,“真事多,走!”

    说着就要上前给她松绑,带她下楼。

    矮个子坐在门口抽烟,听见动静却转过头来,冷森森地呵了声,“憋着。”

    两个字吐出来,手中的香烟也袅袅了一圈烟雾。

    池芫憋着一口气,极力克制着脾气,“我说,我要上厕所。”

    她一字一字的,“沈昭慕说过,你们如果让我受一丁点的委屈,休想拿到钱吧。”

    这语气里的威胁不要太明显,刀疤男立马要劝矮个子,后者却拿着把匕首走来,恶狠狠地咬着牙,目眦欲裂地望着池芫,匕首往她身后的椅背上狠狠地一削。

    “少威胁我,做人质就要有做人质的觉悟。”矮个子吹去匕首上的木屑,看着面色紧绷似有些害怕的池芫,才满意地收了一身的戾气,“要上厕所?行啊,就这里上!”

    池芫气得脸都红了,“你再说一遍?”

    她说着,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矮个子,嘴里轻轻念了什么。

    矮个子只觉得脑袋刺疼了一下,像是有只手捏住他,一根线提着他的思绪,让他不得不看着池芫的眼睛,听她神神秘秘地说了什么。

    听她的话。

    最后大脑给的指令却只有这四个字,简单明了。

    系统:……你怎么还用了催眠术==

    它错了,这个人曾是女频位面的大佬啊,就算虎落平阳也不可能被犬欺的。

    把现代位面不能用的金手指给关了有卵用?急了就自己冲破障碍,一会格斗术一会催眠术……

    系统缩成一团,没关系,就算被问起,就说是宿主本身就技能满点,很多bug好了。

    得益于原身是个心理师,池芫用起催眠术虽然有些阻碍,但简单地控制几分钟还是可以做到的。

    “我说,我要上厕所,让大高个带我下楼,还有问题么?”

    她声音压低,对矮个子命令着。

    矮个子眼睛失焦,机械地回着话,“没问题。”

    于是,池芫立马对刀疤男说,“还不快给我松绑带我下去!我尿急!”

    为了真实性,池芫末了还加了气急败坏的三个字。

    “哦,好,好。”

    刀疤男智商欠费,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只觉得这女人好厉害啊,这死矮子拽得不行,一点就爆,居然能被池芫说服,果然还是金钱的力量吧。

    他没多想,立马给池芫松绑,然后按着她的肩膀,防止她逃跑,带着她下了吱吱呀呀的破楼梯。

    沈非遇刚从酒会出来,心情还不错,一上车就听到助理接了个电话,“什么?被人包围了?!”

    他笑容一僵,盯着助理的后脑勺,后者转过头,捂着手机,对沈非遇说,“沈总,人被发现了……”

    “好他个沈昭慕!”

    沈非遇拽了拽领结,拽下来,咬咬牙,眼里凶光毕现。

    “让他们打电话给沈昭慕,就说既然不守信用,就撕——”

    他话还没说,电话响了。

    皱了下眉头,沈非遇一低头,见是陈雅雅的妈打来的,微微一愣,不好得罪这个不好惹的丈母娘,便接了。

    “非遇啊怎么办啊,雅雅,雅雅她不见了!她,她被绑架了!”

    陈母一开口就是哭腔,间或的,沈非遇听到陈父深沉的叹息声。

    他短暂地卡壳后,便是震惊。

    雅雅怎么会被绑架呢!

    “妈,妈你别急,怎么回事你慢慢说,雅雅怎么不见的?”

    那头陈母断断续续的说不清楚,陈父抢过手机。

    “我还要问你呢!她回来路上被劫走的,对方留了纸条,指明是冲你来的!”

    沈非遇大脑一瞬空荡荡的,懵得很。

    冲着他来的?

    “沈总,是,是沈昭慕的电话!”

    助理将沈非遇另一部,用来联络客户的手机递给他,上面显示着来电人,赫然是沈昭慕。

    沈非遇直觉不妙,对着那边暴跳如雷的陈父安抚道,“爸,你们先别急,等我查一下怎么回事,放心,我不会让雅雅受到伤害的。我先挂了,一会回拨。”

    说完立马挂断电话,然后接通了沈昭慕的。

    “怎么样,满意收到我送你的回礼么?私生子。”

    那头,男人低沉的声音里带着几分讥诮的冷笑,末了还嫌不够刺激沈非遇似的,加了沈非遇最厌恶的三个字称呼他。

    沈非遇胸口剧烈起伏,面上铁青一片,“沈昭慕,你什么意思!是不是你绑架了雅雅!”

    他怎么都想不到沈昭慕会这么快就查到了他身上来不说,还直接这么极端的方式报复他!

    更可恶的是,现在雅雅在对方手里,而池芫这个筹码,岌岌可危。

    沈非遇眼前一阵阵的黑,他按了按太阳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你想怎么样!”

    “我?我想你一败涂地啊,私生子。”

    男人的声音又轻又低,却带着地狱来的寒凉和阴郁。

    

    给读者的话:

    微博群:本宫无耻的小可爱们

    qq群:同上

    欢迎大噶来玩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