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626阴郁轮椅大佬vs伪甜美治愈师(26)
最后,池芫憋红了一张脸,像个鹌鹑似的,低着头出的洗手间。

    她瓮声瓮气地对门口脸色黑得好像是他去跑腿买了姨妈巾一样的大佬道,“对不住,现在走吧!”

    沈昭慕瞥了她一眼,看到她红红的耳朵尖,到嘴边的刻薄话就这么噎了回去。

    算了,女人就是麻烦。

    高特助手刚要伸出来搭在沈昭慕的轮椅椅背上,就被池芫抢先一步,狗腿地推着沈昭慕的轮椅,一路推倒了电梯门口。

    “池小姐,要不还是我来吧?”

    高特助不太好意思地笑笑,心里却嘀咕,他前女友以前每次来姨妈都是痛得下不来床的那种,池小姐怎么还这么有精神?

    女孩子这几天不都挺脆弱的么?

    池芫由于熬夜,又没化妆,看起来可不就是气色不太好的样子么?只是精神饱满,笑盈盈的。

    她闻言,愣了下,原身身子骨好得很呢!不像是从前一些古代位面的病弱娇小姐,来个癸水要死要活的。

    所以,她虽然没get到高特助的意思,却还是摇头,“没事,给大佬推轮椅,我心之所向!”

    “……正常说话。”

    沈昭慕额角抽了抽,不由出声提醒着某个放飞自我的女人。

    被大佬一说,池芫立马闭嘴,又恢复成一枚乖巧甜美小可爱的模样。

    回到别墅,刘阿姨又泪眼婆娑地望着沈昭慕,嘘寒问暖,左看看右看看,确定他没事了,才放心下来,去厨房继续忙活了。

    池芫跟着一起吃了午饭后,就回了房间继续补觉了。

    等再醒来就是傍晚。

    她起来跑洗手脚洗漱了下,用清水拍着脸颊,才清醒了几分。

    这时候,兜里的手机响了。

    她拿出来,发现来电的是大学关系还行的室友。

    “池芫,你看班群了么?”

    对方开口就很焦急的样子。

    池芫被问得有些懵逼,“班群?什么班群?”

    “……大学班级qq群。”

    没想到她会这么回,对方吸了口气,“你别告诉我,你都没看过那个群。”

    池芫将手机开了免提,然后打开万年不登录的qq,一堆企鹅提示音叫她差点退出去。

    从一年前她就不用qq了,所以消息很多,有高中同学的,也有那种群发的过年过节祝福的,还有便是那个被她选了免打扰的大学班群——

    显示着活跃的99+

    “看来你真的很久没上过qq了。”

    她这个室友叫方悦,为人很仗义直爽,性格不错,饶是原身那么心思重的人,也忍不住和她做了朋友。

    当然了,自打毕业后,原身就基本上不社交了,这个室友工作也忙,两人偶尔都是电话联系,互相拜个年啥的。

    突然打电话过来还问qq群,肯定不是小事情。

    池芫点进班群,果然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田欣:不是吧,池芫看着也不像是那种人啊?

    刘蓓:呵呵,谁说的准呢?她装得倒是清高,可是班级聚会一次都没来,群里也不冒泡,现在想想,就是因为被老男人包养,不敢吧。

    陈政:都是女孩子,能不能说话不要这么恶毒。只是黄依依片面之词,可信么?

    她抿着唇,抓住了关键字眼。

    “包养”、“老男人”、“黄依依”。

    就这三个词,她就能串出来整个故事的概要了。

    一条条往上刷,果然,班群是从昨晚开始活跃的。

    最初是黄依依发了一张医院受伤证明。

    说是鼻梁骨打伤之类的。

    然后她就在群里控诉,说因为她看到池芫被老男人包养了,深夜还跑出去给老男人买夜宵,劝了她几句,池芫恼羞成怒,直接动手,将她打伤。

    然后下面是几个女同学或疑惑或惊讶或关心,顺带踩一脚池芫的言论。

    当然,也有零星几个男同学觉得她们都毕业了还这么编排系花,就说了几句公道话,然后被喷做是看池芫漂亮就不用脑子思考,替她说好话。

    后来,群里就歪楼成了,在读书时候就觉得池芫怎么怎么装清高啊实际上就是个虚荣拜金女。

    男生们基本不敢说话。

    池芫的室友,方悦和另一个则是气冲冲地在群里艾特了黄依依,说她无中生有,造谣生事。

    还将大学时期黄依依的恶劣事件说出来,指黄依依就是和池芫不对付才这么污蔑人清白。

    然后群里就成了几个女人互喷撕逼的修罗场。

    方悦没再发消息了,池芫想,因为赶紧过来打电话了。

    刚刚那个刘政,是她们班长,平时就很有威信,果然,他这么一说,群里就安静了不少。

    但黄依依不怕班长啊,她就是个没脸没皮的人,撒泼起来谁都不管不顾的。

    黄依依:少给她洗白了,就是被老男人包养了,她自己打电话说的没有工作,给人买夜宵。这么久了都不吭一声,就是心虚了好吧,池芫,有本事你就出来和我对质啊!

    池芫无语。

    “看到了吧,这个恶心的女人,还在群里吠!池芫,你快吱一声啊,别闷葫芦被她欺负!”

    那边,方悦比她还要生气的样子,咬牙切齿地说着。

    池芫一边轻笑了一声,安抚她,“疯狗罢了,和她计较自降身份。”

    但手指却已经打字了。

    池芫:以为我不爱登qq就在群里咬我是么?黄依依,再乱说话,就不是打歪你假体那么简单了。

    池芫:抱歉各位,没想到群里会弄得乌烟瘴气,我目前是没工作,但绝对没有被包养,就算找人包养也是找个帅的,我何必找个老男人埋汰自己:)

    她这两段话说完,群里先是一阵死寂,然后一群人沸腾了。

    刘蓓: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黄依依:你打人还有理了?我要告你!

    方悦:哈哈哈哈牛掰,黄依依我建议你先去整形医院重整一下,别出来吓人了。池芫这个长相,她还需要找老男人包养么?从前我们系里那个高富帅追她三个月她都没搭理人的好么!

    同时,方悦大笑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来。

    “芫芫啊,你这嘴还真是,厉害!不过真的,就你这张脸,想包养你的男人多了去了,你这个颜狗连系草都看不上,怎么看得上老男人呢?我才不信你被包养了呢!”

    池芫也跟着笑,退出了qq,促狭道,“额,方悦啊,某种意义上,我现在无家可归的,貌似真的是被比我大许多的老男人包养了?”

    那边沉默许久,然后一声“卧槽”响彻云霄。

    结果,池芫拧开洗手脚的门,一出去,就对上男人阴沉沉的脸。

    “老男人?包养?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