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612阴郁轮椅大佬vs伪甜美治愈师(12)
“总裁,总裁,我知道错了,你……求你网开一面!”

    池芫和沈昭慕刚到了地下停车场,就见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冲了过来,直接跪在沈昭慕面前,满头大汗,狼狈无比地向沈昭慕求饶。

    他声音里都是恐慌害怕,叫池芫有些怀疑,沈昭慕是不是真有这么吓人的。

    当然有。

    唐宋也是刚刚接到了沈非遇那边的电话,对方咬牙切齿地骂他两面三刀,说后续不会再给他钱了,并且要求他将前面的钱还回去。

    可唐宋怎么还?

    那些钱他全都用来支付母亲住院手术费了。哪里还有钱还?

    他在听说沈昭慕成功竞标后,便浑身冰凉,忙赶了过来。

    他知道,如果等沈昭慕回去,等待他的将是永远失去工作并在同行中再也无法被录用。

    沈昭慕瑕疵必报,根本不会容忍他这样的叛徒……

    可他有什么办法?

    “敢做不敢承担?”

    沈昭慕冷淡地看着傲骨不再,跪在地上摇尾乞怜的男人,眉眼分毫不动,讥诮开口。

    唐宋双眼通红,不知道是怕的还是愧的,“求求您,我妈还在医院,她的病很需要这笔钱,如果我不答应的话……她就没有办法手术,求求你,至少,至少不要业内封杀我……我真的知道错了。”

    他说着,直接给沈昭慕磕了个头。

    “既然知道后果,为何还要当间谍?你明明可以选择求助公司。”高特助瞥见沈昭慕冷淡不语的神色后,皱着眉,质问唐宋。

    唐宋背脊僵了僵,没说话。

    沈昭慕冷笑了声,“怎么,不敢说?”

    他大概猜到唐宋的想法。

    而池芫微微疑惑地看着他们,乖乖没有说话。

    “总裁……我知道,说什么都晚了,可我……您有钱,不缺这一块地皮,可我只有一个妈,她急需手术,根本等不及。可我没办法了,我如果求助您,您贵人事忙,不会管我一个小员工的死活……”

    唐宋抿着唇,好一会,才道。

    池芫心中叹气,这还是委婉的了,想必在这个叫唐宋的男人心里面,沈昭慕就是不近人情的商人,不会管这些,而沈非遇刚好这个时候出现,给了足够叫人心动的诱惑,他便妥协了。

    说白了,是唐宋自己想不劳而获,靠出卖自己公司的重要情报去换取不义之财。

    怪得了谁呢?

    “咎由自取。”

    沈昭慕阴郁地呵了下,眼神都不想给一个的,抬手示意池芫推着他赶紧走。

    池芫看了眼还跪在地上,背脊弯曲,低声啜泣的男人,听着那人嘴里不止地说着“我妈怎么办啊沈非遇也不会放过我的”,不由叹了口气。

    “你的叹气声吵到我了。”

    沈大佬十分不满地侧了侧脸,冷飕飕地吐出一句。

    池芫:“……”

    这狗男人!

    “骂我?”

    偏偏池芫心里才骂完,男人就跟后脑勺长了眼睛一样,冷沉沉地又来了一句。

    池芫立马抿着唇,不说话了,嗯,心里也不敢了。

    这怕是个成精的妖怪吧。

    “你在同情他?”

    上了车后,高特助开车,池芫乖乖坐副驾驶座,刚系上安全带,就听见车后座某人阴冷得像是寒冬冷冽的风的声音响起。

    “额,没有没有!”

    池芫立马坐直身子,摇头。

    沈昭慕呵了声,表示不太相信。

    “我同情他还躺医院的母亲。”池芫开口,想了想,解释着说道,“但是他是罪有应得,活该。”

    明明是沈氏集团的工作人员,却跑去给死对头雅遇公司当商业间谍,这么做活该失业。

    听见池芫这么说,沈昭慕稍微意外,随后却没说什么,只眉骨微弓,忽然话音一转。

    “你之前怎么会被陈雅雅的妈威胁成这个样子?”

    他想着刚刚她那利索的嘴皮子,便觉得瞠目结舌。

    池芫心里:完了完了,不是我崩人设了吧!

    她心里活动无数,面上只甜美依旧,“哎,这叫能屈能伸,之前她找人威胁我,我一个弱女子,嘴皮子再厉害也不能当拳头使,和恶势力斗啊。”

    沈昭慕:“……”

    他噎了下,“呵呵。”

    “准你留下了。”

    好一会,池芫听到五个字,从对方薄唇中吐出来。

    像是圣旨一样,宣出来。

    池芫嘴角微不可闻地抽搐了下,好一会才语调高昂,竭力做出感激涕零的模样地回着,“谢主隆恩!”

    沈大佬微微抬了下下巴,矜冷,“嗯。”

    一副受用的模样。

    高特助:“……”

    某种程度上,他居然看出这两个人诡异的cp感。

    一个敢接,一个敢应。

    “刘阿姨!”

    下了车,到了别墅,池芫立马飞奔下车,朝着门口的刘阿姨奔去,“哇我好想您啊,才十个小时不见我就想您了!”

    刘阿姨被她甜丝丝的笑容感染,又被她热情的一个拥抱给弄得猝不及防,也跟着笑呵呵起来。

    “是想我还是想你那些菜啊?”

    很奇怪,才几天就和池芫关系热络了这么多。

    池芫笑弯弯眼,“都想都想!那,我的菜已经回来了吗?”

    刘阿姨闻言笑得嘴角更是上扬,忙不迭点头,“当然买回来了,都给你放厨房呢!”

    “哇,好爱你啊刘阿姨!”

    池芫又抱了抱一下她,然后欢快地进门了。

    缓缓坐着轮椅往前的沈昭慕,看见这其乐融融的一幕,不禁眉骨抬了抬,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这不是他家么?

    怎么搞的,她比他这个主人还适应这,适应他家的佣人?

    刘阿姨上前迎沈昭慕进门,嘴角的笑意没有和池芫说话时的那么热络,但眉眼都是慈爱。

    有些谨慎地开口,“少爷,累了吧?”

    沈昭慕不禁沉默,他的脸很吓人?

    不过他还是沉着脸,淡淡地回了声,“没有,进去吧。”

    刘阿姨忙点头,等他的轮椅走了,才跟上。

    “你很开心?”

    沈昭慕进门,先去客厅,看了眼厨房那看着一堆菜就乐开花的池芫,很不理解地冷声问道。

    不就是一堆……菜么?

    池芫撇过来一眼,小声道,“不让吃泡面,我只好自力更生了——”

    然后声音忽然大起来,“说好的不赶人了的哈!不许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