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611阴郁轮椅大佬vs伪甜美治愈师(11)
“沈哥哥,你不能让她这么欺负我们……”

    这一声“沈哥哥”,从小到大,都是免死令牌和圣旨一样的存在。

    只要陈雅雅一哭,或者她可怜兮兮地喊他“沈哥哥”,沈昭慕总是尽自己全力去满足她想要的一切。

    可也是这份无休止的单方面的付出,让他的好成了理所当然,让她的错成了习以为常。

    你先抛弃我们的青梅竹马的感情,逼死我母亲,害我没了双腿,现在你和你喜欢的人顺利在一起了,你觉得委屈了却还来让我给你出头?

    沈昭慕心里一股怨气挥之不去,眼底都氤氲了一层阴鸷的恨意。

    他看着陈雅雅,像是看什么肮脏的过去一般,“我说过,别这么喊我。”

    然后在陈雅雅雪白的脸色中,补了一刀,“我嫌恶心。”

    我嫌恶心。

    短短的四个字,简直就是杀人利器,捅进陈雅雅本就愧疚的心里。

    她眼眶中蓄满了眼泪,沈非遇忙拿出帕子给她擦眼泪,眼里却满是阴沉沉的乌云。

    “雅雅,别对着他哭。”

    池芫看着女主这厚脸皮的操作,再想到她和沈昭慕青梅竹马到甚至差点就成夫妻的曾经,就一股子酸水。

    说话也不由得刻薄了几分,“陈小姐,杀人犯就算流下鳄鱼的眼泪,也改变不了她杀了人的事实。你要是真的悔恨,就不该和沈非遇在一起,更不该出现在沈总面前。”

    既然为了你伟大的爱情害得别人家破人亡了,就不要再假惺惺地出现膈应人,提醒别人这一段屈辱的经历。

    凭什么沈昭慕要为她的爱情她的错误买单?

    要不是陈雅雅,她男人的腿能没了么!

    系统:给护夫狂魔的宿主起立鼓掌!

    沈昭慕侧目,有些意外,又有些奇怪地看了眼身侧义愤填膺的女人。

    她好像是在因为他而生气?

    不是同情,不是可怜,而是——

    那种为自己人生气,护短的神情。

    他微微失神,为他生气?为什么呢?

    他和她无亲无故,最多是现在,她想要留在他身边,受他的庇护。

    如果是为了表忠心,这女人的演技未免也太好了。

    陈雅雅说不过池芫,沈非遇却是阴恻恻地瞪着池芫,说了句,“装什么温柔涵养,原来你嘴巴这么恶毒,是我看错你了。”

    说着,他搂着委屈伤心的陈雅雅就要离开。

    “等等。”

    池芫忽然叫住了两人,面上笑意重新甜美可人起来。

    却是望着陈雅雅,语气轻描淡写地说着,“陈小姐,你母亲蓄意谋害和威胁我,这件事我不会这么算了的,要么她给我当众道歉,要么,我会起诉她。”

    陈雅雅闻言,眸子一震,起诉?

    她不禁咬着唇,看着池芫,她很不喜欢池芫这个女人,但对方的话叫她不得不相信母亲是真的去找了她麻烦的。

    “我……如果我母亲真的做了这样的事,那我向你道歉。”

    话是这么说的,但干巴巴的,一点歉疚都没。

    池芫嘴角抽了抽,呵呵一声,“也是,我怎么能指望陈小姐道歉呢?毕竟你害死人都能心安理得地谈恋爱,区区一件小事,怎么会让你心存愧疚?”

    “池芫,你别太过分了!”

    沈非遇咬牙,眼神冷厉,声音低沉。

    但沈昭慕给了保镖一个眼神,保镖身材魁梧健硕,直接将池芫挡住了。

    隔着一堵大肉墙,池芫继续道,“沈先生也别急,你还欠我一笔尾款呢,别病好了就不给钱啊,这是什么道理?还是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的?”

    她说着,从手包里拿了两张纸出来,上面是她事先打印的关于治疗费之类的明细,还有就是陈母派人砸的那些东西的价格清单。

    细致到一把扫帚都明确标注了。

    看着这两张纸,沈非遇的脸色肉眼可见地沉了下来。

    他下意识就要撕了,池芫却“唰”地一下,从包里拿出了一沓,隔着保镖魁梧的身躯,看不见她的脸,但也能想象得到她此时得意的神情。

    “没事,沈先生如果撕了那一份,我这还有很多备份的。今天这里人多,我就是个普通小老百姓正常维权也不丢人,就是沈先生自己掂量下,要不要因为这些应该支付的款项做这么丢人现眼的事了。”

    沈昭慕不禁对这个看起来像是小鹿一样漂亮无害,声音甜美得没有一丝杀伤力的女人刮目相看。

    谁说她好欺负的?

    他很好奇,之前陈母怎么能将她逼到走投无路的境地的?

    光靠她这张嘴,能将狡猾诡辩的沈非遇和口齿伶俐的陈雅雅两个人气得冒青烟,他完全相信她如果愿意,也能将陈母气得住院的。

    但见对面两人吃瘪的脸色,他心情大好。也不在意池芫耽误了他回去的时间了。

    “你,好,算你狠!”

    注意到周围人的注目,沈非遇听到有人说他和陈雅雅狼狈为奸不愧是一丘之貉,居然砸了人医生的店不道歉也不赔偿还想撕了证明的话,不禁面上火辣辣的疼。

    他好久没有体验这种被人指指点点的感受了,从他回到沈家,一步步瓦解沈家开始,他都顺风顺水,听到的都是赞美奉承,哪能像今天这样,被一个女人算计得这么颜面扫地!

    像是怕多呆一秒更丢人一样,沈非遇让特助赶紧将池芫要的钱都打给了她,包括陈母那份,然后恶狠狠地剜了一眼池芫和沈昭慕,这才拉着低头丧气的陈雅雅灰溜溜地走了。

    池芫看着自己账户里多出来的几万块钱,笑得比花儿还灿烂。

    叫一旁的高特助见了,还以为她是赚了几个亿呢:)

    “没出息。”

    沈昭慕心情好,语气没那么冷地嗤笑了一声,被池芫这为了几万块钱兴高采烈的样子取悦到了。

    嗯,看她嘴巴利索能帮他气沈非遇和陈雅雅的份上,暂时就养着吧。

    “大佬你不懂啊,我太穷了,我不想天天吃泡面的,而且今天的礼服高特助说您要记我账上的,我得赚钱还债啊……”

    池芫也心情大好,推开高特助,抢了他的活儿,推着沈昭慕的轮椅,往电梯口走,一边可怜兮兮地卖惨。

    希望大佬看在今天她这么给力的份上,免下她的债务吧,阿门。

    可惜,上帝没有听见她的祈求。

    “嗯,早点还钱。”

    沈昭慕看着电梯门折射的女人眼珠子滴溜溜转的灵活样子,就不想如她的意,语气轻飘飘地接了句。

    “……”

    wtm,池芫笑容从脸上立马消失,低头看了眼轮椅。

    她现在将人推下去来得及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