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533变异女博士vs怪癖丧尸皇(48)
等池芫醒来时,就觉得一边手臂很麻——

    不是受伤的那只!

    她一偏过头,就对上沈昭慕漂亮如雕塑的脸。

    睡得这么熟?

    不过,她看了眼被他抱在怀里的胳膊,再看了眼压在她腿上的大长腿……

    “……”

    这么粘人的睡姿,也是没谁了。

    池芫瞄了眼自己被丧尸咬了的那只手,发现伤口愈合了,小心地抬了抬,不痛了,便放心地伸手使劲推了一把八爪鱼一样缠着自己的沈昭慕。

    这一推吧,力道没控制好,直接给人推得滚下了床。

    重物落地的声音,叫池芫一下懵逼了,她恍惚着坐起来,揉了揉睛明穴。

    “你好狠的心——”

    “对——”后面两个字被丧尸皇忽然上身的琼瑶调给吓走了。

    池芫嘴角抽了抽,看着沈昭慕从地上爬起来,幽怨地坐在地上,控诉地瞪着自己的样子,她默默别过头去。

    没眼看。

    “对什么对?”

    沈昭慕“蹭”地一下,站起来,听到池芫前面一个字,立马眉毛一竖,脸上控诉之色更甚。

    池芫:“你能收收你怨夫的表情么?”

    “我是怨夫,那你是什么?”沈昭慕往前一步,膝盖抵着床沿,手撑着一侧,刻意地将那只为了她割腕放血的受了伤的手伸出,食指点了点池芫的鼻尖,语气带着几分调戏味道。

    池芫拿他没办法,伸手不客气地拍掉他的爪子,翻了个冷漠的白眼,“正常点行么?”

    见好就收,被池芫瞪了眼,沈昭慕立马收住调笑的神色。

    “你刚刚做梦的时候,都抱着我不肯撒手。”

    他忽然开口,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池芫黑线,要不是自己在虚空的时候看到了一切,还以为是真的呢。

    “我醒来,看到的是你抱着我不肯撒手。”

    池芫斜睨了他一眼,冷哼了声,语气充满了“你休想糊弄我”的意思。

    “我为了救你,都割腕了,你就这么狠心无情?”

    某丧尸皇转移话题飞快。

    “嗯。”池芫博士表示:别问,问就是冷酷无情自私自利的女人:)

    沈昭慕眸子暗淡下来,黏在池芫边上活像只大狗。

    池芫忍俊不禁,她抬手抵着唇,咳了声,将笑意憋下去。

    这时,沈昭慕忽然眼睛闪了闪,伸手将池芫打横抱起来,往外走。

    “你带我去哪?”

    池芫也不说让他放她下来这话了,反正说了也没用,只是淡定地问了这么一句。

    “带你去看看我的王国。”

    沈昭慕说这话时,脸上的骄傲和眼里的兴奋,不言而喻。

    就像是熊孩子急于向亲妈炫耀自己的成果一样。

    被沈昭慕抱着出去,巡视了一圈后,池芫的感悟是:真大、真壕、真牛掰。

    就是,冷冰冰的,没有一点人气。

    唔,好吧,除了她,这座王宫哪里还有人?

    一只怪癖蛇精病丧尸皇和一群呆头鹅丧尸小弟。

    这群“小弟”还都不会说话,一个个在看到沈昭慕后,都乖乖地卑躬屈膝,表达自己绝对的臣服和忠诚。

    说真的,一路上,池芫觉得自己像极了皇后娘娘,出门全是奴才。

    系统:你美得心声都被我听见了:)

    池芫:emmm这种滋味,不要太爽!

    面上淡定冷酷得一批的池芫,心里早就炸了一圈又一圈的烟花了。

    “是不是觉得无聊?”沈昭慕见她扫了眼他的属下,不是很感兴趣的样子,不禁问,“要不,让他们给你表演下?”

    表演?

    池芫眉梢一挑,丧尸还能表演?

    她脸上的惊讶太明显,沈昭慕不禁咧嘴,轻轻笑了一声。

    随后十分神秘地冲池芫眨了下眼。

    “你不是不喜欢他们么?那我让他们给你表演,手撕丧尸——如何?”

    原本还真抱有一丝丝期待的池芫:“……”不如何,完全不。

    见池芫一言难尽的表情了,沈昭慕古怪地扯了下嘴角,然后对着自己那群呆瓜属下,命令道,“你们,跳舞给她看。”

    然后,池芫就坐在沈昭慕怀里,看了一场,惨不忍睹的舞蹈……

    不是她吹,她觉得皮影戏都比这个跳得生动。

    一群僵硬的丧尸,被迫营业——

    这画面,怎么看怎么有点滑稽。

    池芫成功地,被逗乐了,咳了声,眼底都是笑意。

    见她笑了,沈昭慕也跟着嘴角翘起来了,他还担心她醒来会和他冷战,吵着要他放她回去……

    所以才一直转移她的注意力,尽力不让她对他的地下王宫感到厌恶抗拒。

    被迫营业的丧尸们:……

    最惨的一届丧尸了。

    “行了,丑死了,都滚。”

    目的达到了,丧尸皇又开始卸磨杀驴了,他微微抬了下下巴,又挥退了这些呆瓜属下。

    “等等,给你们女主人弄些吃的来。”

    他又叫住乖乖听话要走的丧尸,对一名高级的有一丝丝灵智的丧尸吩咐着。

    尽管对方看起来干干净净、斯斯文文的,可到底是丧尸,池芫目光停留在对方的指甲上,唔,还算干净的。

    但丧尸的指甲……会不会有细菌?

    光是想想,洁癖就又犯了。

    “不用了,我自己会弄。”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沈昭慕却曲解了她的意思,以为她是抗拒丧尸的服侍,不由得有些心塞,看来想要她接受这里,还需要一些时间了。

    “弄点牛奶过来——不了,奶粉就行。”

    怕池芫晚上睡不好,沈昭慕让属下拿牛奶,但一想到刚刚她的拒绝,便又补充了一句。

    果然,池芫听了后半句后,没有说话,不再拒绝了。

    沈昭慕不禁挑眉,心里美滋滋地想着,原来她想要他亲自动手啊?

    看来,在她眼里,没把他当作丧尸。

    这么想着,总觉得自己像是发现了她不为人知的心事一般。

    沈昭慕眼神温柔下来,看着池芫含情脉脉。

    ——叮,好感度+10,当前好感度75,哇宿主一路乘火箭了呀~

    系统的提示音叫池芫微微晃了下神,但对上沈昭慕这深情得能让人溺毙再他眼睛里的眼神,她就有种想扯他脸皮的冲动。

    这家伙,动不动就给她放电!

    不过,他刚刚是脑部了一出什么大戏?这奇奇怪怪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给读者的话:

    姨妈忽然造访……肚子疼整天都很困,没精神,我先睡了,醒了补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