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492变异女博士vs怪癖丧尸皇(7)
兴许是池芫过于自信的口气,叫周桀也不得不相信她貌似真的能研制出丧尸病毒的解药。

    尤其是在池芫说了一堆他听不懂的名词,但summer却越听越激动兴奋,到最后直接拍着周桀的手臂,“老大老大老大!有希望啊,不,我相信她能结束这场末世了!”

    看他像个狂热的脑残粉一样,瞬间切换了崇拜模式,黑转粉的又粉了回去,周桀“没出息”的嫌弃眼神。

    他只犹豫了一瞬,就妥协了。

    “虽然我很想杀了你替我爸报仇,但——我分得清公私哪个要紧,如果你能研究出解药……”

    周桀没继续说下去了,池芫如果能研制出解药,那他不能在对方解救了全人类之后卸磨杀驴……

    可对于自己的杀父仇人,周桀做不到说放下恩怨。

    池芫对着周桀嘲讽地笑了声,“不会有如果——还有,迟早有一天,你要为你的偏听偏信,向我赔罪。”

    她说着,伸手从口袋里拿出干净的手帕,擦了擦刚刚碰过周桀手中的枪的手。

    黑皮靴踩在地上发出有规律节奏的声音,就好像踩在了人心上。

    周桀微微出神地站在原地,不知道眼神里浮浮沉沉的,想些什么。

    summer却是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他和周桀才认识三个月不到,虽说是一个基地的伙伴,但末世当前,池芫只要能制造出解药来,他就无条件地站她这边!

    万一人品不好?他可以稍微放低标准的,毕竟人无完人,只要她不过分!

    summer这么想着,立马殷勤地问池芫,“女神,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你还不熟悉基地吧,我带你逛逛熟悉下路?”

    呵,狗腿子。

    池芫冷淡地冲他抬了抬下巴,示意车的方向,“车上有个包裹替我拿一下,对了,我可以先去选下房间么?”

    狗腿子summer丝毫不觉得池芫这么吩咐这么说话的口吻有什么不对——

    这可是未来的救世主啊!女神总是有些包袱和个性的!

    周桀却是挑着眉梢,语气转了个弯地表达了自己的疑惑和不满,“池芫,这里是我的基地,你也太自来熟了些。”

    使唤他的伙伴,还提要求选房间?

    同意她留下就已经破天荒了好么?

    池芫直接忽视了男主的意见,她将帕子放进口袋里,对着笑得一脸灿烂崇拜的summer说,“我,洁癖,喜静,房间最好是有个大桌子我要研究——还有,我要有单独的浴室,房间朝阳。”

    周桀冷笑得嘴角都抽了抽,“池芫,你当这是你的皇宫?”

    这是末世了,她还这么多要求,以为都是她的侍卫么?

    summer记性好,一一复述了池芫的要求,末了,还反过来对着一脸不爽的周桀说,“老大,科研人员,理解下理解下。”

    理解?

    周桀冷哼了一声,抱着枪走远,巡逻去了。

    他一走,summer立马松口气,提着池芫的包,做个尽职尽责的小跟班,一路上叽叽喳喳地问池芫问题。

    池芫不厌其烦,选了一圈房间后,找了个最角落安静又宽敞的房间门口停下。

    “shutup。”

    她抱着手臂,微微一拧眉,整个人就透露着一股女王陛下直视你的压迫感来。

    summer用空余的那只手在嘴巴上比了个拉链的动作,瞬间消音。

    池芫指着眼前这间,“这个。”

    “额,我还以为你会想选温文姐那间呢……”summer乖乖将池芫的行礼放到房间内的大桌子上,挠了挠后脑勺,说了句不经意就搞事的话。

    说完,他就后悔,忙闭上嘴,懊恼地敲了自己一个暴栗。

    池芫见状,心底好笑,面上愈发没有表情。

    好一会,唇才启了说,“我嫌脏。”

    “……”

    summer露出一个尴尬又尴尬的苦笑,不知道该怎么接这个话了?

    难道要问,是嫌温文睡过的房间脏,还是嫌她这个人?

    他觉得自己如果问了,就在女神面前显得有些不太聪明的亚子。

    毕竟,答案是什么,不要太明显了。

    温文姐说池芫为了逃亡害死了老大的爸爸,而池芫斩钉截铁地说没有。

    两人的话是矛盾对立的,其中一定有一个说谎……

    说实话,summer想到温文那张漂亮温柔的脸,就接受不了那样的人说谎耍心机……所以,比起来,他更愿意接受是池芫说谎。

    毕竟……如果她真的那么做了,老大是不会原谅她,不过,summer想,他是会护着她的,只要她改过自新,好好科研。

    他真,事业粉本粉了。

    这个基地是周桀外公的别墅,被改造了下,就成了他们的基地。

    所以,池芫选的房间还是有独卫淋浴的——

    毕竟男主的身份摆在那,富家公子哥,天之骄子。

    如果没有丧尸这一茬,估计这就是个拿着霸总剧本的男主了。

    池芫将东西简单地收拾了下,没打算常住,也就不需要都拿出来,只拿了电脑和换洗的衣物。

    她将房间门反锁,然后进了卫生间洗澡。

    原身的洁癖……有些过了。

    她竭力去压制,才不至于像个神经病,碰什么东西都下意识想拿消毒水出来。

    洗过澡后,池芫裹着浴袍,对着镜子吹头发,短发吹起来很方便,几分钟就干了。

    这时,敲门声响了。

    没有危险警告下,池芫抓了两下头发,然后走出去,开了门。

    “当当当——女神你一定饿了吧,我给你煮了点面……面面面……”

    summer捧着个碗就出现了,所以,池芫打开门就看到个碗和一个黑乎乎的脑袋,面瘫的脸下面是一个吓一跳的灵魂。

    而summer呢,在门开后,就将碗往下举,说着说着,就看到面前,池芫只裹着个浴袍,领口有些深,微微露出……沟来。

    他眼珠子瞪直了,随后忙转过身去,脸红得不行。

    “女神你,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什么都没看到!”

    池芫:这孩子,怎么有些不太聪明的亚子==

    她无语地看了眼自己的浴袍,该遮的都遮了,他有什么可害羞的?

    “东西放下吧,我要休息了。”

    潜台词:没什么事就不要找她了。

    summer也上道,躲闪着眼神不敢去看池芫,忙将面放桌上,然后溜了,还贴心地带上了房门。

    “女神你好好休息,我不吵你了!”

    池芫不由嗤地声,低低笑了。

    小屁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