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467禁欲冷面捉妖师vs又美又撩小狐妖(42)
“那——可以不戴他的东西么?”

    沈昭慕抱着池芫,心里明明已经是蜜化开一般的甜,面上却不怎么显现,只咳了声,不敢看池芫的眼睛,尝试了一把“给了杆子就往上爬”的操作,趁热打铁地提道。

    虽然她额头上遮掩九尾天狐印记的红宝石很漂亮,一看便价值千金,但一想到那是萧炼送她的东西,就碍眼了。

    池芫下意识抬手摸了摸额头,没想到这人这么小心眼呢,心里好笑,面上故作为难。

    “哎,可是它很衬我呢,多好看呀。”

    她说着,微微垂了眸光,与沈昭慕对视,眼神带了点撒娇和委屈。

    沈昭慕立马被她的眼神萌到,忙道,“你喜欢就别摘了,我就是随口一说。”

    实在是拿她没辙。

    沈昭慕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中了什么毒,怎么不管她说什么做什么,他都看不够,他都觉得那么好看和可爱。

    如果她让他替她找那群狐妖报仇,他都会毫不犹豫地提着剑就上。

    这还是从小到大,第一次,有这样不计回报不需理由的去听一个人的喜怒哀乐。

    就想这么拥着她,宠着她。

    “逗你的,反正我的身份现在瞒不住了,它也没价值了。”池芫却变脸飞快,立马笑着一点都不留恋地将那红宝石链子摘了下来。

    连带着那个装了宝石的小布包,她伸出手,红宝石链子和布包轻轻飞到那边还沉睡中的萧炼身边,落在了他的手边。

    原先佩戴这宝石额饰也不过是为了再遇到男主后作为被对方认出来的契机罢了。

    如今目的达成了,剩下的,就是要虐心男女主了,不过池芫相信,女主这次受的打击不会小,心性也大变。

    萧炼又被自己的美貌蛊惑,这对cp不用她怎么费力去拆,就已经分崩离析了。

    那就让他们互相伤害去吧。

    “我给你买更好的!”

    虽然本着“池芫高兴的话戴就戴着”的心理,可见她如同扔不要的东西一般洒脱的姿态,沈昭慕心口潮热,不禁承诺道。

    池芫摸了摸自己的印记,冲沈昭慕娇娇一笑,“好啊。”

    他有心,她当然不会拒绝。

    最好是,把20好感度送我:)

    池芫内心开个小差,皮一下地想道。

    “那我们走吧。”

    “去哪?”

    “随便。”

    沈昭慕也不避讳了,抱起池芫,后者顺势搂着他脖子,轻飘飘的重量根本不会累到习武的男人,两人有说有笑的,不多时就消失在迷雾林。

    不多时,躺在地上的萧炼眉心皱了皱,醒来。

    他抬手就要按眉心,却发现手背上有什么东西掉落。

    他起身,一看,是小白的红宝石额饰,以及装了宝石的小布包。

    “小白——”

    对,他们好像被九尾狐族算计了,中了迷雾,然后晕过去了。

    萧炼进入幻境后,看到的却是一段匪夷所思的记忆。

    他看到……

    小白与现在截然不同的一段人生。

    可以说是极为惨烈绝望的。

    而他……是造成这一切的凶手之一。

    他看到小白爱而不得后一次次崩溃发狂,而他护着白灵,一次次反击,将她击垮。

    到了最后,小白死了。

    她八条命,皆因他而没了。

    根据幻境,他才发现,原来的小白还没化形,守着身负重伤快死了的他,求白灵救他,然后白灵让小白去找药草,自己则守着他,等他醒来让他误以为她就是小白。

    后来,小白血淋淋地带着草药回来了,他却不认她还伤了她。

    小白悲愤地离开了,再然后便是那惨痛的剥皮殒命的经历……

    或许是九尾狐族用来对付小白的阵法,所以他看到了这一段属于小白的记忆。

    而他最害怕的心魔,居然是娶了白灵,让狐妖入驻了皇都。

    白灵护短,族人却胡作非为,借着他的势力名声,弄得人心惶惶,他和白灵沟通,白灵却怨怼他变了不再爱她了,不能爱屋及乌的感情她不要。

    他鬼迷心窍了般,一次次妥协,一次次哄她。

    哪怕部下都在劝阻反对,他也还是一次次纵容了包庇了她的行径。

    后来呢?

    他是人类,会生老病死,可白灵是妖,长生不老。

    甚至都没有等到他白头,她便腻烦了他,和他的侄子搅在了一起。

    ——“我是真的爱过你,但也真的爱他,”

    她依旧美丽活泼,脸上挂着单纯直白的笑,对他理直气壮地说。

    然后,幻境中,他由爱生恨,打算去找沈昭慕,让他除掉白灵。

    可没想到,被白灵的族人发现了动机,换来了白灵的报复——

    “我不想杀你,可我不动手,你就会杀了我,对么?”

    白灵将匕首从他的胸膛拔出,依旧是那副理直气壮、单纯善良的表情,眼睛却一片冷淡漆黑。

    仿佛做这些,都是理所应当的。

    是啊,她是妖,能活千年万年的妖,于她们而言,人类的爱,不过是弹指一瞬间的沉溺享受,只是她们漫长生命里小小的一段插曲。

    最后,萧炼睁着眸子,看向头顶的帷幔,脑海里却浮现了另一只妖的脸——

    那张美到足以艳杀天下,眼睛里却只有他的单纯傻气的狐妖。

    他想,一切或许就是报应。

    他嫌弃小白只是只狐狸,便误打误撞将白灵当作小白。

    赶走小白,害死小白。

    最后,还让小白魂飞魄散,再也没能重生。

    但故事到了这,他就得到幸福了吗?

    不,这是小白的结束,却是他报应的开始。

    他失去了民心失去了部下,失去了一切尊严和判断力。

    却也没有拥有白灵。

    她总是善良的,只对自己的敌人狠辣,可当他也成为她的敌人后,才知道,所谓的善良在她身上是多么可笑的存在。

    她招惹的他,抛弃的他,前十年爱他爱到可以在人间陪他风花雪月,却也能在他年老伊始,转而投向年轻俊朗的新人怀抱。

    甚至最后,毫不犹豫地杀了他。

    萧炼捧着手中的红宝石和小布包,内心一阵阵撕裂的痛袭来。

    他好像明白,小白看他那看似依赖实则望过去什么都没有的眼神了。

    你看,前世他不要她,这辈子,她先撇下他了。

    男人以布包掩面,发出了低沉的呜咽哭声。

    悔恨的痛苦的泪水,可那又有什么用,他终究是一步错,步步错,永远错过了那个真心爱慕他的小白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