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390呆冷学霸少年vs奶凶校霸少女(17)
同桌嫉妒心理作祟说的黑料,池芫看起来好像很生气凶了人,事实上,就没往心里去。

    她现在,一心想着借学习的桥梁,接近学霸沈昭慕,培养和增进下感情。

    为了表示对这厮补课的尊重和重视,她下课还跑去小卖部,给各科都配了一个漂亮的笔记本,临时买了个书包回来,将课本和笔记本还有新买的文具塞进去。

    装得满满的,放抽屉里,等明天晚自习的三节课去找沈昭慕补课的时候用。

    目睹池芫这一系列诡异的操作的同桌,快哭出来了,她内心不禁猜测着,池芫是不是想用课本玩死她……

    她就不该不分场合地就开始八卦池芫,明知对方不好惹,还要去惹,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抱着这种忐忑心理,同桌女生主动找班主任申请换座位,池芫旁边,直接空着了——

    班上谁还敢跟校霸做同桌啊,这最扛得住的都吓走了。

    没有同桌的池芫觉得更清净了不说,位置也宽敞了,一个人占两个位置,舒服。

    一点失落啊、生气的情绪都木得。

    “好学生,我来找你补课啦!”

    池芫背着个炸药包一样重的书包,直奔三楼沈昭慕在图书馆的老巢,从口袋里拿出一盒巧克力放沈昭慕面前,又拧开了一瓶冰咖啡递了过去。

    表现得非常“尊师重道”和热爱学习了。

    沈昭慕不禁看着她,目光落在她吊牌都没撕的崭新的书包上,嘴角抽了下,“书、笔、纸都带齐了?”

    “都带了都带了,齐得不能再齐。”

    池芫连连点头,一边将书包里的东西往外拿,不一会就将书桌一半的位置给堆满了。

    沈昭慕:“……”

    这准备工作,充足得他有些意外了。

    “好了,开始吧!”

    池芫将一撮翘起来不听话的呆毛给按了下去,拍拍桌上新到书皮都反光的课本,笑嘻嘻地露出小虎牙。

    默默看了眼她那一摞书,沈昭慕嘴角抽了抽,抬手轻轻按了按太阳穴。

    “从哪科开始?”

    池芫扫了一眼课本,随手抄起数学,“这个吧!”

    “……”沈昭慕将手从语文课本上收回,他就怕她选数学,你说气人不。

    “这里,画一条辅助线,列个方程就行了。”池芫翻了一道题,沈昭慕只随便扫了眼,就指着上面的图,轻松淡定地说着。

    池芫看着他,眼神幽幽的,“啥辅助线,画哪?”

    “……”

    很好,他大概需要将课本从头到尾讲一遍顺带把初中的基本知识也过一下?

    想想就头疼了,他直接抽出池芫夹在书里的一张试卷,“一个小时,做完,你不会的我再讲。”

    池芫咬着笔杆子,脸都皱了起来,“一个小时?太短了吧,高考都有俩小时呢!”

    她夸张地叫了声。

    沈昭慕将手上的天文书给放下,无语地扶了扶眼镜框,“选择填空不用做,就做大题。”

    他想说,这么简单的卷子,他高二的时候,一个小时可以做完两张来着:)

    算了,不能要求太高:)

    就当教了个文盲好了。

    他心里这么催眠着想到。

    池芫刚想张嘴说不会,就见沈昭慕没什么表情地盯着她,一副没得商量的表情。

    捧着书开始看自己的了。

    行吧,做题就做题,瞎写就是。

    半个小时后,池校霸提前交卷了。

    “做完了。”她小手一挥,将卷子摊在沈昭慕面前,表情吊儿郎当的。

    微微扫了一眼,沈昭慕额角就微微抽了抽,抿着薄唇忍不住反问她,“做完了?”

    半个小时就写了这么几道公式?

    还没一个是对的。

    “不会啊,我已经尽力了,会的全在卷子上了。”池芫一手转着笔,一手撑着额头,坦诚得让人想揍她。

    揍不过。

    沈昭慕深深吐了一口气,指着其中一道题,不禁用一种怀疑人生的口吻问她,“三角函数公式也不会?”

    池芫诚实摇头,“不会。”

    “……打开课本,”沈昭慕放弃挣扎,“不了,我从初中数学开始给你简单梳理一遍。”

    惨不忍睹的试卷告诉沈昭慕一个血淋淋的现实:校霸果然只会打架。

    这么简单的数学题,送分题!题目认识她了她都不认识题。

    他小侄子才上五年级,数学题都比她会得多吧。

    一个小时后,沈昭慕口干舌燥地拿过一旁的冰咖啡喝了口,润了润喉咙,问,“听懂了么?”

    池芫手捧着脸,笑着点头,又缓慢摇摇头,“声音太好听了,光听声音了,没听懂内容。”

    那还怪他声音不够难听了?

    他眼睛眯了下,手中的笔在卷子上写写画画,最后笔一搁,连同卷子给了池芫,“代用公式,再做一遍。”

    池芫“啊”了下,散漫地拿过笔,揉了揉脑袋,“还做啊……”

    见她这烂泥扶不上墙的模样,沈昭慕脾气都快没有了。

    作势拿起书包要走。

    “行行行,我做,我做还不成吗!”

    池芫立马乖乖配合,将试卷往自己面前拽,提笔认认真真地开始做题了。

    说实在的,她一会古代一会现代的,之前那个学霸位面……不知道过去几个世纪了,她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公式啊题目啊,就头疼。

    为什么这么变态,要她反反复复经历高考这么恐怖的事情?

    池芫安分下来后,用沈昭慕给的公式,代入已知的数字,写了两三行,算是有头有尾的解答了,才将卷子又交给此时担当大任的沈老师。

    沈老师推了推自己的眼镜,皱着眉头做好隐忍怒气的准备了。

    不过看完后,他表情和缓了些。

    还不算笨得无可救药。

    “小聪明还是有的,就是马虎。最后一步这个答案,再算一遍。”

    代入公式,套也套得出来答案,就是粗心没算对数值。

    池芫一听,半喜半忧,不敢皮,重新在草稿纸上算了一遍。

    “呐,行了吧?”

    “嗯。”

    “哈哈,我就说我只是不认真学,不然,难不倒我的!”

    “呵呵,把这张卷子的题做完再说吧。”

    沈昭慕完全不能理解池芫对了个送分题的喜悦在哪里,尽情泼冷水道。

    “……”系统,不能切换一年后吗!直接高考结束行不行!

    系统: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