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310落魄废太子vs心机小宫女(3)
寒园虽然名副其实的冷清落魄,但瘦死的废太子也比胖皇子身份要高点,到底是老皇帝曾经的心头肉,虽然身份废了,人也打了,但随后还是让太监送了金创药去的。

    只是,被池芫卖给了守门的太监。

    翻箱倒柜没找到药才想起来这茬的池芫,恨不得将原身这双不安分的臭手给剁掉。

    让你爱钱,让你势利眼!

    自己身上的伤都没药了!

    没办法,池芫只能和沈昭慕说了声,“那个,殿下您稍等,奴婢这就去问守门的太监要金创药回来。”

    侧躺着和死了一样安静的沈太子,没有说话,只从鼻腔中阴冷地哼了一声。

    阴阳怪气的,掐死了再说!

    池芫憋着一口气,忽然觉得上个位面动不动哼来哼去的自己真的很讨打!

    这可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池芫一瘸一拐地走到寒园门口,两名太监正在那打盹儿。

    她咬了咬唇,从袖中拿出自己之前偷卖废太子鞋子上的珍珠啊,玉冠上的东珠换来的银子,推搡醒了太监。

    她阴阳怪气地睨着一双眼,“将金创药给我还回来,给你双倍的银子。”

    小太监昨晚才从她这买走的,打算送给他干爹做人情——

    毕竟太监这个行业,免不了受主子气,挨挨板子啥的,金创药药效好,送去当人情好处绝对跑不了。

    小太监闻言就不乐意,“我说池姑姑,我这可是真金白银地买走的,你怎么能做生意还反悔呢?”

    她阴阳怪气是装的,对方却是天生的,被小太监一脸脂粉给膈应了眼球,池芫往后退了退,忍着恶心没有将脸上的唾沫星子给擦掉。

    “你到底还不还?这可是废太子的金创药,要是叫上头知道了,我跑不掉,你也别想跑了。这会儿还我大家就都没事,一会叫里头那位知道了,他只要哼一声,就算陛下已经厌弃了他,那也是咱们的主子,他不会有事,咱们吃不了兜着走!”

    狐假虎威威胁人什么的,池芫这具身体大概做习惯了,她自然而然地耍出来了。

    小太监虽然觉得废太子这辈子都别想重新出人头地了,但池芫的话也叫他有些动摇。

    他犹豫了下,池芫不给他思考的机会,直接催促地推了下,“你赶紧去拿回来!要是办砸了大皇子交代的差事,你有几个脑袋?”

    她索性将渣哥给搬出来,她如果没猜错,这两个太监也是被男主收买了的,既是看着沈昭慕,也是提防她掉链子的。

    果然,一提大皇子名号,小太监就变了一个脸,露出一个“原来都是自己人啊”的恍然大悟眼神,立马道,“行行行,池姑姑你先耐心等会,小的这就去取!”

    然后麻溜地赶回去拿金创药了。

    池芫心里不禁冷笑,果然,整个皇宫,都在这个男主的掌握中。

    不愧是重生回来的气运之子,这本事,前世怎么就那么蠢,能被坑杀呢?

    池芫想,蠢笨了一辈子的人,带着记忆重生,也聪明不到哪里去吧?

    对不起,她不是有意diss剧情的,就是单纯吐个槽,顺带表达——希望前世坑杀过男主的沈昭慕争点气,大佬带她这个目前唯一一个拥护者杀一条血路出去。

    等小太监将金创药拿给池芫,她遵从身体本能地要转身回屋,却被小太监一把抓住袖子。

    “诶池姑姑,说好的,双倍的银子!”

    小太监见她拿了东西就要走人,不禁瞪大眼,尖着嗓子低声呼道。

    池芫黑线:“……”瞧她这原身带的毛病==

    将银子丢给小太监,池芫便进屋了。

    沈昭慕这么个大男人,其实她一个人肯定伺候得够呛,但为了让这黑化的废太子看到她的忠心和习惯她这一个奴婢侍候,池芫都不打算使唤这两个太监了。

    毕竟,男主的人,她也不放心使唤。

    池芫将手洗净后,拿了干净的过了温水的帕子,一只手去掀沈昭慕的裤子。

    “你做什么!”

    沈昭慕下意识僵住了身子,阴郁的声音带着怒气。

    池芫背对着他,所以肆无忌惮地翻了个白眼,但语气却恭恭敬敬谄媚无比,“奴婢给殿下擦下身子,然后才方便上药啊。”

    她手边凳子上还放着干净的纱布、剪子以及烛台还有刀片。

    沈昭慕似乎知道她要做什么,咬着牙,抿紧唇,既然屈辱又怨恨地闭上眼。

    “要是伤了孤,饶不了你!”

    他只能放狠话,虽然语气这般凶戾,但池芫却觉得,这孩子,凄惨到只剩下这仅存的威严可以用了。

    而当她掀开沾着血肉的裤子,看到那一片血肉模糊泛着白,还开始化脓泛着臭味的伤处时,心情就更复杂了。

    当衣裳和皮肉分开时,沈昭慕微微咬着后牙槽发出了轻微的声响。

    “殿下,会有些疼,您且忍耐。”池芫索性将他那碍事的衣裳给掀上去,裤子给他褪到腿弯处,目不斜视,心无杂念。

    见沈昭慕似是身子颤了颤,分不清是痛的还是羞的,她眉头颦了颦,然后递给他一卷纱布过去。

    “若是不想喊出来,便咬着这个吧。”

    沈昭慕看了眼伸到自己面前的纱布,再看了眼这纤纤五根手指,苦嘲讥讽地哼了声,“别啰嗦,快点。”

    别扭的家伙。

    池芫无声摇头,将纱布放回去,然后抿紧了唇线,看着面前这可怖严重的伤患处,不禁对原身都有几分埋怨了。

    再怎么,这也是曾经供养你吃喝享受的主子,你也该替他将药上了吧。

    摒弃心中杂念,池芫闭了闭眼,再睁开,微微呼出一口气给自己打气。

    然后用温软的帕子擦拭那伤患处,明显察觉沈昭慕身子颤栗了下。

    她咬咬牙,索性一鼓作气地给他一下擦拭了遍,然后将帕子扔进水盆中。

    再将刀片放在烛台上烤过,随后用绢布裹着刀片一侧,她咬咬牙,目光定在沈昭慕背和臀那大块的伤痕上。

    手放上去,顺着那些化脓的结疤又破掉的地方,狠狠一刮。

    “唔——”

    少年痛得牙齿都在打颤,却只发出低低的,像是兽鸣般的呻吟声。

    池芫一下,有些不忍,吸了吸鼻子,稳住心神和手,告诉自己,快刀斩乱麻,长痛不如短痛,然后一鼓作气,将大片的腐肉给刮下来。

    “呃——啊——”

    给读者的话:

    心疼下废太子殿下小阔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