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308落魄废太子vs心机小宫女(1)
“滚——”

    “嘭——”

    池芫才从上个位面幸福的度假中抽离神识,系统传送到新的位面后,她才来得及睁开眼,就被一股大力给扔了出去。

    是的,扔出去的。

    男人阴郁冷漠的声音落下后,她也差不多摔断了两根骨头。

    她手撑着地爬起来,后背痛得她一下挤出两滴生理性眼泪来。

    ——什么鬼玩意儿?系统你还活着吗?出来死一死!

    系统沉默,不知道是不是心虚。

    池芫没办法了,剧情还没传送,她只能先分清这是什么类型的位面,看看自己身处的地方,以及刚刚那个该死的,将她扔出来的男人是谁了。

    飞快扫了眼自己身上的穿着,池芫一边痛得发颤一边再看四周的环境。

    恩,古代位面,她身上穿的衣服看着不是多华贵但布料也还过得去……一摸头顶的双髻,像是个丫鬟/宫女的打扮?

    她所在的地方像是个庭院,再往外,便是红墙绿瓦,巍峨的宫殿。

    只是她这个庭院一看便很萧瑟颓败,倒像是冷宫一样的地方。

    但冷宫怎么会有男人呢?

    她发现自己手上还挎着个包袱,因为摔这么一下,里面的细软都掉了出来。

    除了两件衣裳,便是些男人束发的簪子、还有一顶镶了金珠的玉冠、毛笔之类的。

    所以,她是偷了主子的东西被扔出来的?

    她爬起来,一瘸一拐地扒着门,往里偷瞄了一眼。

    只见一张躺椅上,侧躺着一名面容病态、神色憔悴又阴郁的男人,身上盖着一条毯子,被拽得往一侧掉下些。

    他扶着一旁的柜子,艰难地撑起身子来,一双眼像是淬了怨毒的蛇液的冰刀子射过来。

    “滚回去告诉沈昭晨,孤就是死,也不会让他如愿!咳咳——”

    得,这是沈昭慕本慕了,还是个病娇?

    这声“孤”叫池芫心下微揣,瞧这情形,莫不是个废王或者废太子?

    再看他看原身这怨毒憎恶的眼神,以及刚刚原身拿的包袱和里面的东西,池芫自动脑补出了狗血虐心剧情来。

    原身应该名义上是沈昭慕的婢女,但实际上是眼线或者是被收买的墙头草,大难临头了想寻高枝了,估计不仅叫这前主子知道了,还贼胆不小偷了前主子的配饰……

    然后没想到病弱落魄的狮子也还是狮子,只一下,便将她甩出去,直接死了。

    她才得以穿过来的。

    该说什么呢?

    这拿的还是个恶毒女配剧本啊,并且这个女配配置还这么低……

    药丸。

    只是剧情还没传过来,她实在不敢轻举妄动。

    于是她只好将包袱里的东西拿出来,一瘸一拐地给人放回柜子上,还不忘伸出两根手指,强迫症似的将那快要拖地的毯子给人盖回去。

    沈昭慕浑身绷紧,在池芫伸手时,他便一双眼怨毒地瞪着对方,哪知对方只是飞快将毯子给他盖好就像躲避瘟疫一样地飞快跑到了角落里。

    “……”

    他咳嗽着,浑身没力气,不禁闭上眼,重新将身子躺回去,似是牵扯了伤口,疼得他眉心微微隆起,却是没有吭一声。

    池芫闻到了淡淡的有点臭的血腥气。

    根据她穿越的经验判断,大概是伤口化脓了。

    她皱了皱眉心,这时系统总算是将剧情给传过来了。

    这里是盛世大陆中,十二国中的天铭王朝,而这个位面是个集穿越重生权谋于一体的大长篇故事。

    女主江月惜穿到了当朝异姓王独女同名同姓的江月惜——这位身长在草原和马背上的小郡主身上。

    而男主,前世是不受宠的弃妃之子,被皇帝冷待,母妃听说是与人私通抛弃了他,他从高高在上的皇长子变成冷宫人人都可以欺辱的皇子。他二十岁那年,被自己的弟弟,也就是这里面的反派一号太子沈昭慕用计坑杀在边塞回京路上,惨死不能瞑目前,知道了一切真相。

    原来母妃是被父皇强占而来,然后被沈昭慕的生母——后来的一国之母陈皇后陷害而死在乱葬岗,父皇冤枉了母妃,母妃惨死,而他深受冷遇和非议。死时怨气太重,便重生,回到了十八岁这年。

    这时候的沈昭慕才被封为太子,年仅十七,姑且还只算是个少年郎。

    男主知道前世异姓王权势滔天,手握兵权,是老皇帝最信任也最忌惮之人,他一重生,便寻法子前往草原,假借受伤,偶遇了女主江月惜,被天真仗义的小郡主所救,留在草原上当了江月惜的护卫。

    是的,男主一心复仇,甚至不惜隐姓埋名假死去寻求江月惜父王支持,刻意接近也顺利让天真的女主可怜孤苦无依的他,并渐渐喜欢上他。

    然后,女主知道了男主的身世,心疼他的遭遇,便请求她父王帮助男主回到皇宫,去替他母妃平冤昭雪,夺回本该属于他的一切。

    江月惜的父王自然不肯,他跑到草原便是怕功高震主,为了带着女儿安生活命才来的。

    但男主沈昭晨却带着重生这个挂啊,他知道江月惜的父王生平最大恨事便是原配早亡。而沈昭慕的母后陈皇后又是个手上过了不少人命的,他便顺水推舟的,来了一出栽赃陷害,找了个什么先前给王妃接生的稳婆过来,稳婆说受了皇后身边的嬷嬷给的银钱,便在王妃生产时做了手脚,导致王妃难产而亡。

    理由也编得好好的,皇帝忌惮异姓王权势滔天怕诞下继承人助长异姓王对权势的追逐,所以才动了手脚。

    若非江月惜是个女孩,只怕也会死在产房中。

    稳婆说完便畏罪自尽了。

    然后剧情就进入高能了,女主和女主父王为报仇更加坚定地站了男主这边,一同回京。

    再然后便是风光无限的皇后和太子沈昭慕的噩梦。

    这个时候,是皇后被查出毒杀后宫子嗣,陷害大皇子生母玉贵妃害其和腹中公主性命,以及贿赂朝臣各种罪名,皇后为了保全沈昭慕,将所有罪名担了下来,然后,撞柱而亡。

    沈昭慕从高高在上的太子一举变成废太子,他还未满十八,年轻气盛之下便冲撞老皇帝,为其母后开脱。

    老皇帝得知正妻如此恶毒,还害死了他的白月光,一气之下,将陈家发配边疆,本就对这个从前他宠爱有加的儿子也有了嫌隙,沈昭慕又偏偏要往枪口上撞。

    这不,立马被废了太子之位不说,还打了五十大板,皮开肉绽,晕过去被抬到了废弃的宫殿中关禁闭。

    至于原身,是这里的反派女二,前期凭借一张过于貌美的脸从市井平民混进了皇宫当了太子的宫婢,只是好日子不长,太子被废,她想另寻高枝,恰好男主这个心机男又递来橄榄枝。

    她想都不想,接下,成了男主的眼线,目的,就是要从沈昭慕这拿到陈母后那枚可调动暗军八千的令牌。

    男主承诺原身良多不说,还给从小漂泊的原身编造了一个感天动地的身世。

    说她就是当年他母妃那个差点胎死腹中的公主,说玉贵妃被扔到乱葬岗时尚存一口气,求助了路过打猎的好心人,拼尽最后的力气生下了她而亡。

    她本是金枝玉叶却流落在外,而身为兄长的他却被太子一党打压,直到仇人死了才知道妹妹尚且活在人世。

    三言两语下,原身就信了,主要是这故事编得有鼻子有眼的,原身又没什么文化,不得不信啊。

    就这么忽然认了一个储君做哥哥,还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当了细作。

    只是可惜,演技太蹩脚,手脚又不干净,还贪财,被男主甩出去,晕死过去。

    她忽然想到交代原身的那段结局,就忍不住毛骨悚然:池芫记恨着沈昭慕摔她那一仇,上蹿下跳地报复,沈昭晨看似宠溺实则冷漠地任由她胡来,甚至在登基后促成她与一名诸侯的婚事,让池芫成为他权力的踏脚板。

    池芫到死才知道,自己只是孤女,根本不是什么公主,一切都是沈昭晨在利用她,而她想要报复沈昭慕,顺利害得对方造反失利死在沈昭晨的埋伏中。她自己,也被沈昭晨一剑刺死。

    她这一生,不知是爱沈昭慕多一点还是恨他多一点。如果最初的时候,他能伸手救她于泥沼中,或许,她是愿意陪他一起落魄的。

    可惜,回不去了。

    池芫被刺了一剑后,在战场中,被乱马踩死,尸骨无存。

    可以说,她的悲剧是自己造成的,也是男主沈昭晨一手促成的。更多的还是她想攀龙附凤,心思不正酿成的苦果。

    之所以是女配,是因为她前期替男主做事,中期被封公主远嫁诸侯替男主巩固了势力,后期成功坑死了沈昭慕,完成了一个愚蠢又可悲可恨的女配该完成的使命。

    ——这也太惨了。系统,你是故意的吧,上个位面我的哥哥多沙雕,这个位面就多黑心肝,上个位面我老公多温柔,这个位面就多手辣……

    池女士扯了扯自己身上的宫女装,最后才恨恨地想:上个位面她是货真价实的千金公主,这个位面却是个冒牌货!

    系统:天道有轮回,宿主节哀:)

    给读者的话:

    个人比较喜欢这个故事,可能写得会长那么一丢丢

    男女主都是心机小可爱啊

    原男女主……恩估计打不了酱油

    上个位面的男女主直接酱油了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