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307温柔总裁vs精分未婚妻(完)
怀孕了,婚事就提前再提前了,池家人的态度:立马回家!待嫁!

    未婚先孕也不是什么值得宣扬的事,趁现在还没显怀,两家人直接定下婚期……

    然后,沈昭慕就顶着两家人外带无敌难搞的准娇妻的压力,带着池芫回A市。

    池芫这几天,自从知道自己从花季少女晋级到未婚妈妈的这个事实,她就将作发挥到了极致。

    “我想吃酸的。”怀孕两个月就孕吐过那一次的池女士,在线作妖奴役未来丈夫。

    沈昭慕便半夜给她买橘子,橙子还有话梅。

    “太酸了,我想喝甜的。”

    吃完橘子又嫌酸,沈总便又爬起来给她买甜品。

    好了,等吃完甜品,池芫又说腿麻了。

    后来是池母视频电话的时候忍不住戳破:哪有怀孕两个月就这么大反应的?上次孕吐没准只是吃多了骑马颠的。

    池芫:……

    好吧,亲妈,人艰不拆啊。

    等她走的那天,沈父和沈母还不忘千叮万嘱沈昭慕:你现在是要照顾一大一小两个宝贝,一定要千依百顺啊。

    沈昭慕:……

    行叭,谁叫我理亏:)

    等下了飞机,池芫在地下停车场等沈昭慕取助理一早开过来的车,低头玩着手机。

    这时,忽然听到一阵急促跑来的脚步声,池芫一开始没注意,但当一道阴影落下,她下意识往后倒退,抬起手便是一拳头。

    “唔——”

    来人墨镜和帽子被池芫一拳头打掉,露出憔悴的脸。

    “纪流光?”

    池芫抱着手机,警惕地靠着石柱子,眯着眼胶,看着眼前整个人神态都不对头的纪流光。

    她还是光鲜亮丽,高高在上的大小姐。

    纪流光忽然就红了眼角,抓着池芫的胳膊,语气阴柔,“芫芫,我好想你啊,你帮帮我,帮帮我好么?”

    池芫使劲试图甩开纪流光的大手,但对方死死地抓着她不放,她忍不住冷下脸来,“你说什么,我帮你什么啊!”

    最初三天,池芫的确不知道,但后来她网瘾少年怎么可能不上网?

    一上网,得,纪流光这滑铁卢滑的,有够厉害的。

    再然后,她纳闷怎么这人居然能不求助她,这么有骨气的?

    一打开微信和通讯录,就都明白了,一看就是池老哥的手笔。

    不过这些都是纪流光咎由自取,她哥没那么无聊犯着和一个小明星过不去,所以后面那些爆料和实锤,只能说,人在做天在看,自己埋下的雷自己踩。

    池芫的冷漠,像是压垮纪流光最后的那根稻草,他忍不住猩红着眼睛,抓着池芫的手臂,神情激烈地质问她,“果然,什么迷妹什么爱恋,你不过是拿我当幌子——对,我就说,你高高在上的池大小姐犯着那么有钱的未婚夫不要,怎么就看中我了……

    原来从头到尾,你都是利用我,你想利用我去刺激沈昭慕,对不对!”

    他声嘶力竭的质问,叫池芫忍不住嗤笑出声来。

    她眉眼淡漠,神情刻薄地开口,“别把话说那么难听,你我互相利用不都心知肚明么?再说了,你靠着我拿的那些代言、通告也不少了,怎么,现在反过来卖惨觉得自己被欺骗了感情?”

    池芫讥讽着,伸手点了点纪流光的心脏处,眼里一片清明冷漠。

    “别装得一副情深的样子,纪流光,你的心那么黑了,就别来出演粉红少男心的戏码了吧。毁掉你的不是我,而是你自己。”

    说完,池芫甩掉一脸茫然和被戳穿心事面色僵硬的纪流光的手,她不想和这人纠缠,便去找取车取了半天还没回的沈昭慕。

    哪成想,身后,纪流光眼里一片狠毒,淬了毒的眼神注视着池芫,咬牙切齿地道,“贱人,那就一起下地狱吧!”

    “芫芫!”

    沈昭慕远远地见池芫和一个男人拉拉扯扯,忙下了车,走近一看,认出来这人是纪流光,更不放心了,大步朝她走来。

    池芫刚好转身,也瞧见了他,还不满地嘟囔着,“你怎么这么慢啊……”

    却不知危险就在背后。

    纪流光阴鸷狠毒的话落下时,池芫若有所觉,心中警铃大作。

    下意识回头,只见纪流光从怀中掏出一把水果刀,猩红的眼仇恨地朝她狠狠刺过来。

    她懵了下,下一瞬,却被一只强有力的手搂过,被抱在怀里。

    “唔——”

    沈昭慕抱着池芫一转,用自己的后背挡了一下,闷痛呻吟了一声。

    然后赶在纪流光发狂继续行凶前,一脚踢开了对方,将水果刀抢过来,扔老远。

    “沈昭慕!沈昭慕你怎么样,你别吓我啊……”池芫被突生的变故吓懵了,反手抱着沈昭慕的手臂,看到他后背白衬衫一条长长的口子,在往外冒着血,她眼睛瞪得圆圆的。

    嗓音都不由得颤了颤。

    保安听到动静赶过来将纪流光抓起来控制住要押送警察局。

    沈昭慕抱了抱池芫,脸色苍白,额角沁着汗。

    “有事……”

    池芫嗓音都带了哭腔,打了120后,手想要摸一下但又怕碰到他伤处,“呜,好多血……”

    “恩,真疼啊。所以……芫芫亲我一下吧,亲我一下,我就不疼了。”

    沈昭慕微微松开池芫,指了指自己的脸,眼神温柔又带着几分小促狭。

    都什么时候了!

    池芫又好气又心疼,但她红着鼻子,直接捧着他的脸,给了他一个长长的吻。

    “好了你别哭啊,坏丫头现在都会心疼人了,我真开心。”

    救护车到了,沈昭慕摸了摸池芫的眼睛,轻轻抹了下,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脑袋。

    “沈昭慕。”医护人员扶着沈昭慕要上车,池芫忽然拉住他手指,冲他笑了笑,“等你好了,就结婚吧。”

    沈昭慕一愣,瞳孔微微缩了缩,很久,才回过神来。

    然后,唇角勾起来,一个温柔又喜悦的笑容展露。

    “好。”

    ……

    “好什么好,妈妈你这段都说了五年了,我耳朵都起茧子啦。”

    池芫精致成熟的面上闪过一丝恼火,看着面前坐在垫子上玩乐高的儿子,她抬手拍了拍他的小屁屁。

    “好呀你,小小木你才几岁就开始嫌弃妈妈了!”

    小小木一张脸和妈妈像足了,眨着黑葡萄似的大眼睛,摸了下自己的小屁股,冲正下楼的爸爸沈昭慕抱怨,“爸爸,你管管你老婆,她又非礼我!”

    池芫:“……”

    沈昭慕啼笑皆非地下楼,走到母子俩面前,伸手,当儿子伸出自己的小爪子时,却发现,爸爸直接从妈妈身后,将妈妈给抱了起来。

    而他……

    直接无视了。

    池芫才憋闷的心情一下就晴朗了,哼,臭小子,和你妈斗,也不看看几斤几两。

    小小木老成地叹着气,继续寂寞如雪地玩着自己的乐高。

    习惯就好。

    爸妈是真爱,宝宝他只是意外。

    

    给读者的话:

    昂感觉没写好…见谅

    下一个故事:落魄阴郁废太子vs拜金心机小宫女

    阔以期待下,芫芫要被小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