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298温柔总裁vs精分未婚妻(41)
池芫喝完这杯,没什么反应,但她看着那副导演浑浑噩噩坐回位子上,一直坐立难安时不时拿眼神瞟她的样子,就知道这药效估计也快了。

    就是不知道是迷药还是春、药了。

    不过她想了下,迷药的话大概满足不了老家伙的恶趣味?

    那就只能是后者了。

    啧,真带劲,这时候她是不是要学总裁文里的男主,对快感过来的沈昭慕说一句中二的霸总台词?

    ——男人,快来给我降火。

    噗。

    “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池芫兀自低低笑了一声,肩膀轻颤了下,一旁的纪流光看似在给她剥虾和夹菜,实际上眼角余光一直有些紧张地留意池芫的动向。见状立马将手套取下,紧张地询问她。

    对面的副导演更是额头冒冷汗,很想跑了。

    “……”

    池芫很想回纪流光一句:你怎么那么急?

    但对方台词都说了,她得配合。

    于是她便故作头晕地按了按太阳穴,看了眼一旁正被几个人缠着敬酒无暇顾及自己的傻大哥,心道:很好,谢谢哥哥再次助攻。

    然后她起身,低低地对池放说了声,“池……哥哥,我去下洗手间。”

    忽然听到动听的萌妹妹式的一声“哥哥”,池放手里的酒差点激动得给他洒出来,他立马回头,找不着北地点头,“好的好的,你去吧。小心点,要不要我陪你?”

    池芫忙摆手,“额别了。”

    纪流光故作关切地也问一句,“我看你脸有些红,是不是喝多了,要不还是我陪你去吧?”

    池芫抿着唇,小脸绯红,有些害羞地摇头,“真不用,我还好,可能是包间内空调开得高了,我有些热,刚好出去吹吹风。”

    有些热……

    纪流光喉头上下滚动了下,不可抑制的,血液都跟着兴奋澎湃起来。

    他手微微在一侧握了握,故作淡定如常地点着头,“那你先去,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不宜操之过急。

    他想,药效开始发作了,一会还怕自己没机会下手么?

    想着,他端起酒杯,浅浅抿了一口,面上笑意加深,眼角余光扫了眼对面那个紧张地一直擦汗的副导,嘴角微不可闻地勾了下,冷笑。

    愚蠢的家伙,不过算是借他之手给自己一个大好的机会。

    那么姑且就先饶了他好了。

    纪流光坐了两分钟,然后演出一副不胜酒力要去洗手间解手的模样,起身说了声“失陪”,然后出去。

    池芫在洗手间前,还不忘拿出包包里的口红和粉饼,补了妆和口红,对着镜子微微勾唇,恩,美貌持续加分。

    身体已经开始燥热,但她穿梭那么多个位面,对于药效这东西,已经产生了抗体,那是源于她强大的精神源的抗体。

    哪怕这具身体已经可以说是火焚身一样的难受,饥渴得很,可她却能冷静地压制着,靠着冰冷的墙壁,物理降温。

    忽然,她耳朵动了动,有脚步声,她辨别了一下,是纪流光的脚步声。

    微微眯了下眼角,嘴角无声地勾了个讥诮的冷笑弧度。

    然而下一瞬,她便瞬间入戏,将真实的身体的那种渴求迷离表现得淋漓尽致。

    她摩挲着冰凉的墙壁,手却伸到包里,指纹解锁手机,再按了个快捷拨号键“1”,将音量调成静音,垂眸看了眼,确定操作无误了便将手从包里伸出来,将包包拉链给拉上。

    沈昭慕,你可给力点,要是敢给姑奶奶关键时候掉链子,你就等着我给你这个世界的感情线走个be吧:)

    “唔……”

    “芫芫?芫芫你还好么?”纪流光脚步放轻,走到洗手间门口,试探性地唤了声,听到里面女孩子像是小猫似的一声呻吟,喉头滚动更快,微微僵了下身子,然后一步跨进去。

    见池芫已经顺着墙壁,意识迷离地往下滑,嘴里哼哼唧唧的,脸红得像是天边的云霞。

    他眼神飞快亮了下,然后故作担忧地上前扶着她即将坐地上的身子,手触及到的皮肤烫得吓人,他轻柔地试探地询问着,“芫芫,你还清醒着么?是不是醉了?”

    但话音刚落,面前的女孩忽然将两只柔弱无骨的手搭上他的脖子,柔软滚烫的身子落入怀,馨香满怀,叫纪流光可耻地起了反应。

    “呜呜,我好难受……好热呀……”

    她一声声像是猫儿一样的叫唤,带着哭腔,令人心痒难耐。

    纪流光不敢节外生枝,直接将人打横抱起,忍着快要炸掉的想法,大步流星地抱着人往事先主办方开好的酒店房间走。

    而另一头,沈昭慕正堵在路口,前面塞车了。

    此时,手机恰好响了。

    他一看,是池芫打来的,有些诧异,忙戴上蓝牙耳机,接听。

    “唔……”

    “芫芫?芫芫你还好么?”

    “芫芫,你还清醒着么?是不是醉了?”

    “呜呜,我好难受……好热呀……”

    ……

    他前面还有些懵,但听到后面池芫醉酒一样的话,再听男人那喘息声,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眸子一瞪,捶了下方向盘,恰好前面路顺畅了,他猛踩油门,心急如焚地朝着酒店赶去。

    最后一个路口的时候,他听到那边刷门卡的声音,急得心下一咯噔,立马将车子停在路边,直接推开车门下车,飞奔在马路上,也不管红绿灯了,直接跑到酒店门口。

    问前台要纪流光的房间号,前台不给,他直接出示了自己的名片,难得地凶了一回,“快点!再耽搁一秒,你就不用干了!”

    这家酒店有他们沈氏的股份在,前台一看这还是大老板,立马白着脸查了纪流光的房间号,并给了沈昭慕一张房卡。

    沈昭慕手机放口袋里,蓝牙耳机还戴着。

    听着那边纪流光哼着曲儿进了浴室,那小白脸进浴室前似乎还亲了池芫一下,轻柔又令人恶心地对着池芫说,“乖乖等我会,小野猫,一会才有你哭的……”

    沈昭慕低低咒骂了一句,看着上升的电梯,眉头都要打结了。

    该死的纪流光,下三滥的东西,他恨不得飞上去揍这渣滓一顿!

    

    给读者的话:

    池芫:求你赶紧来吧:)

    沈昭慕:好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