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236反派大魔头vs魔教小妖女(28)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请记住 笔趣阁 www.biqubao.com 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已经是程清砚被赶出全清派的三日后了。

    她闻言,只是挑了下眉梢,并不在意。

    系统都对池芫这利用男主还算计男主的狠心感到五体投地了。

    ——宿主,你是想玩死男主吧:)

    史上最惨男主,点蜡。

    池芫不以为然:既然是背负位面最大气运的男主,多点磨砺,也是好的,反正死不了。

    相反是,谁碰瓷男主谁死得快。

    右护法,自求多福吧。

    ——女主她爹将男主赶出门派,她没做点什么?

    池芫在意的是有过目不忘本领的女主,她虽然给了那两口子修炼天罗心法的契机,但她可不想给她和大魔头培养个天敌来,整日提心吊胆的。

    修炼可以,不能超过她家教主。

    打不过的话还可以培养他们去树敌,若是打得过沈大魔头,池芫这不是将脑袋递上去给人摩擦?

    一开始,她培养男主这步棋,便是为了防止沈昭慕武功过高之后,滥杀无辜,无人辖制。现在……好感度终于上来了,她就没那么担心了。

    ——女主随后便偷溜出了全清派,跟在男主身后默默保护呢。

    系统语气有些幸灾乐祸地说着。

    女主这千里追夫的,还挺带感的。要不是和女主八字不对,气场不和,池芫都想上门传授她几招撩汉技巧了。

    “去,暗地里跟着程清砚和许轻灵,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切莫打草惊蛇。”

    池芫派了个得力的追踪的教徒,吩咐着。

    “跟踪他们作甚?”

    池芫回到别有洞天时,沈昭慕闻言却是挑眉看了她一眼,不理解。

    莫非……

    池芫觉得大魔头的眼神看起来有些微妙。

    看来是个送命题。

    “我担心这两人会不会背下了心法……出了全清派就开始偷偷修炼。”池芫斟酌着,面色严肃,“还是谨慎些为好。”

    “弱者才谨慎。”

    “……”

    大魔头这不屑一顾的表情真的好讨打哦:)

    行叭,强者你原本怎么死的你知道吗?就是狂妄自大碰瓷男主死的。

    “怎么不说话?”沈昭慕抬眸,见池芫一副被噎着了的表情,蹙了下眉头,冷沉的语调说着。

    池芫朝他粲然一笑,“我在想,右护法应该已经知道男……程清砚和许轻灵的下落,好戏应该快开始了。”

    “你觉得谁会赢?”沈昭慕见她露出这样玩味的表情,又想到程清砚那小子,不由心里熨帖些,语气也缓和几分地问。

    “教主您以为呢?”池芫不答反问他。

    沈昭慕手抚着一柄银白锋利的长剑,闻言,只是“刷”地将剑往前一推,剑身直直飞向墙壁的方向,精准地插入剑鞘中。

    “程清砚不是右护法的对手。”

    他只泠泠笑了声,冷傲又狂妄。

    区区正道竖子,根本不足挂齿。

    池芫却是个在脑子里过过一遍剧情的“上帝视角”,她闻言,挑了下眉梢,想和他打打赌。她猜到他会将宝押给右护法——毕竟论武功论实力和心机,明眼人都看得出右护法完败程清砚和许轻灵。

    但偏偏,这个世界,程清砚和许轻灵,是背负气运天道所宠爱的男女主,逢凶化吉、遇强则更强的存在。

    “不,右护法绝对会在这二人身上,栽个大跟头。”池芫把玩着自己纤纤手指,笑得像是一只小狐狸似的,眯着桃花眼。

    神神秘秘又笃定自信地道。

    照原剧情的套路,还一定会是个栽了就爬不起来的跟头。

    “是么?”沈昭慕觉得池芫这过分信任那正道小子的神态有些刺眼,只不感兴趣的口吻回了一句。

    “是啊,不过——他们注定两败俱伤,而赢的人嘛,只有——我们。”池芫身子往前一倾,上半身便挂在桌子上,和桌后的沈昭慕面面相觑。

    “我们?”

    沈昭慕眉梢微微一跳,不知为何,从池芫口中听到这两个字,胸腔有那么一瞬,被烫了下似的。

    他感到几分新颖似的嚼着这两个字,面容隐在阴影中,不知在想什么。

    “只要你不背叛本座,什么都会有。”

    沈昭慕手抬起握成拳头,抵着唇,咳了声,说完这话,自己都不大自在地别过了脸。

    他这是怎么了?

    难不成是走火入魔了?居然会开口说这样的话。

    什么?

    池芫眼眸瞪圆了,以为自己听错了,“你刚说什么?”

    什么叫她不背叛他,想要的就都有?

    这话怎么听着那么奇怪?

    大魔头想表达啥?

    “就是你听到的意思!”

    沈昭慕嚯地站起来,脸青郁了下来,手背在身后,虎着脸,冷森森地望着池芫。

    大有,如果她还不明白,他就一掌劈死她的架势。

    池芫:“……”我觉得这是我听到,最别出心裁和最凶狠的告白?

    是的,总算明白这家伙在说些什么的池芫,哭笑不得地拧着两道漂亮的眉,哪有人告白说这么平淡又霸道像是命令的话的?

    但凡换女主那样的,也听不明白他表达的意思好吧。

    听明白了的池妖女,别过脸,捂着嘴先偷乐了几下,随后咳了声,清了清嗓子,转过脸,伸手也顺便将某人的脸扳过来。

    “教主,你喜欢我啊?”

    她声音既软又媚,尾音带着小钩子,叫人听着像是一根羽毛拂过心头,痒痒的,说不出的滋味。

    沈昭慕脸上一热,他抿着唇,沉着呼吸,竭力不叫自己露出窘迫慌张之色来,只冷冷地拔高了音量。

    “本座是允许被你喜欢。”

    才不是喜欢她!

    他只喜欢武功心法,区区一介女子,哪里值得他费心神去喜欢的?

    嘴硬。

    嘁。

    池芫松开手,抱着手臂,不屑地哼了声,转过身,“这个回答我不高兴,教主不承认喜欢我,那就算了。”

    说完,便要走。

    “你,大胆!谁,谁喜欢你?”沈昭慕恼怒,见她说走就走,更是追出两步,又生生收住脚,“站住,你去哪!”

    “不告诉你,哼。”

    池妖女娇哼了声,给了大魔头一个漂亮潇洒的背影。

    送命题答错了,又不能要他命,就只好去寻寻其他人的晦气了:)

    于是,山下的教众,再次受到一次非人的洗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