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162痴情太傅vs病弱娇妻(1)
前言:痴情太傅vs病弱小姐——虚情假意,谁比谁真。

    池芫平静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粉纱软帐,OK,这是个古代位面。

    她微撑着身子起来,却发现这具身体异常虚弱,只是起个身,便有些乏力,并且一阵胸闷,感觉……

    怎么像是有心脏病似的。

    ——系统。

    ——了解!

    越来越默契了,秒懂宿主意思的001这次非常乖巧地传输剧情过来。

    这个位面是个架空的王朝——大雍王朝,女主身份尊贵,是当今皇帝的掌上明珠,一国公主。

    公主不喜琴棋书画,但骑射却非常精通,英姿飒爽,性情开朗,正义又孝顺。

    京城的贵族少爷,将军世家儿郎泰半仰慕公主……

    然而大雍王朝国力衰弱,蛮夷之国却日益强盛,皇帝昏庸无能,所以当南蛮递交和平盟约,前提是要和亲时,皇帝几乎没怎么犹豫地就同意了。

    公主原本有个青梅竹马,就是这个位面,池芫要攻略的沈昭慕本人了。然而这朵暗恋的花还没开出来,就被和亲给摧残了。

    这个位面,女主是公主,男主却不是沈昭慕,而是蛮国大王。这是个男女主相爱相杀,先婚后爱的故事。

    至于沈昭慕,是个分量很足的男二。

    总的来说他就是推动男女主最后在一起,中间制造了男女主感情进一步催化的误会的催化剂。

    他的身份其实是前朝遗孤,一心想要复国,对女主前期是利用多过真心,后期却慢慢深陷其中,以至于最后被女主拆穿真面目时,才发现自己深深爱上对方,然而也是他将深爱的女人推给了别人。

    江山丢了,美人溜了,悲怆凄凉地结束了自己短暂的一生。

    至于池芫这具身体,就是个戏份极少的女配。丞相府嫡出的三小姐,秀美温婉,体弱多病。

    她每次出现给人都是弱柳扶风,一阵风吹来就能飞的柔弱小白花形象,最初皇后听说蛮国要和亲,不舍得自己的宝贝公主受苦,便假借办宴会的由头,相看了一圈人选,最后选中了样貌出众,羸弱短命的原主。

    是的,原主被太医院判定说是弱症很严重,能不能活过成年都很难说,丞相夫妇竭尽所能地医治和呵护下,原主艰难地活到了十五岁。皇后算盘打得好啊,池家小女儿生得美给个公主封号嫁过去也合适,病弱缠身不知何时就一命呜呼,所以她觉得用一个随时会挂掉的原主和亲是两全其美的法子。

    但丞相夫妇爱女如命,哪里肯?

    丞相甚至要撞柱明志,求皇帝不要将自己的小女儿送出去和亲。

    这时候,正义善良的女主不忍心无辜的女配替她受罪,大义凛然地站了出来,表示愿意为了这个国家远赴和亲——实际上这当中也有沈昭慕的推动存在。

    女主这番举动,既解决了和亲危机,又安抚了忠臣,还感动了百姓——这也为后来男主带女主回来,女主重整山河,收服朝臣,登基为王打下了基础。

    对的,没有错,这还是个女主最后当了皇帝,和男主一起统治天下的励志故事……

    可是这和她这女配一毛钱关系也没有,因为女主和亲没多久后,女配被皇后记恨上,传入宫中,恐吓一番,回来就病倒,不治而亡。

    又一个死得挺早的配角。

    而池芫穿过来的节点非常妙,刚好是公主慷慨赴义远嫁去蛮国之后的第二天。

    大雍王朝的沈太傅年少成名,痴恋当今公主,奈何公主远嫁异国,两人被棒打了鸳鸯,如今京城里百姓们暗地里唾骂昏君无能,卖女求荣,心疼待人温润和善的太傅为情所困病倒。

    池芫穿到病弱的相府三小姐身上,接收到剧情听说沈太傅忠贞不渝要为公主守身如玉终身不娶后……呵呵哒冷笑着捏着帕子,灌了一口苦药,敲了自家老爹的书房。

    书房外的小厮只听到自家病殃殃的三小姐细声细气地说了几句,老爷敢怒不敢言地劝说未果后——

    隔日,皇帝赐婚沈太傅和池家三小姐,太傅要迎娶病秧子池三小姐!满京城的少女哭碎了芳心。

    昏君无能啊,居然为了安抚两位老臣,棒打鸳鸯之后又强扭瓜,他们能忍,月老庙的月老都忍不了。

    美滋滋地躺在罗玉床上的池芫挑着嘴角笑着想,皇帝老儿昏庸得好啊,这黑锅背得也不冤枉,甚好甚好。

    不过现在的老百姓啊,和上个位面跟风的网友何其相似?都分辨不出沈影帝在古代也炉火纯青的演技……

    什么为伊人伤心分外憔悴?他这会想必在他的太傅府里和幕僚商量着如何不娶她,又或者如何让舆论更偏向他复国大业的计策吧。

    管他呢,反正赐婚的圣旨已下,老皇帝失了个女儿后,又怕得罪两位大臣,她老爹又扛不住她假哭假闹不上吊的软磨硬施,充分展现女儿奴的特性——

    将当年科举考试的口才用来说服老皇帝赐个婚,分分钟搞定的事。

    池芫一想到沈太傅这会没准气急败坏的脸,就开心地在被子上滚了一圈,裹着小被子香甜入睡。

    和她相反,此时太傅府里,沈太傅则是微微铁青着一张脸,难以入眠。

    他坐在书桌后,看着跪着的暗卫,一张脸隐在光晕后,精致又温润,带着几分贵气又带有几分温润的书卷气,只眉眼冷凝,眼底冰泠泠的,结了一层霜。

    丝毫不似面容那般温润和善。

    “查清楚了?”

    “是,昨夜池三小姐去书房和池承不知说了些什么,今日一早,池承便进宫面见狗皇帝……大约一个时辰后,狗皇帝便颁了圣旨赐婚。”

    男子摩挲着大拇指上莹润的碧绿玉扳指,闻言,轻勾起一边嘴角,笑得有些邪肆讥冷。

    “下去吧。”

    “是。”

    待暗卫退下,沈昭慕身后书房暗门打开,一名幕僚沉着脸低声道,“主公,眼下该如何?这池承这狡猾的老家伙,与主公政见不合,怎么会主动求狗皇帝下赐婚的圣旨?”

    “不如何,既然她想嫁,娶便是。”

    回答男子的是,沈昭慕轻描淡写又暗藏几分玩味的声音。

    圣旨已下,娶也得娶,不娶还得娶。

    就是不知道娶回来的,还是不是活人了。

    暗光中,男人面容的温润渐渐被一个捉摸不定的笑取代。

    

    给读者的话:

    这是个女主看着小白花其实鬼机灵,男主看着和善实际黑心莲的故事~

    池三小姐:嘤嘤嘤太傅怎么才肯娶人家嘛QAQ

    沈太傅:去死。

    池三小姐(掩面假哭):你会真香的。

    听不懂的沈太傅:我不吃尸体:)

    感觉代沟的池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