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136毒舌影帝vs热搜女王(42)
“进去吧,池姐有点话要问你。”

    小邓将一脸惊惶但又被高高壮壮的小邓恐吓不敢喊人的小个子男生推了进去,后者仓皇地趔趄了下,进门便听见身后门关上的声音,小邓守在门外,ken站在一侧,而池芫坐在沙发上,一双漂亮妩媚的眼直直地望向门口进退不得的男生。

    “别紧张,池姐不打人,很温柔的。”池芫拿起桌上的酒杯——哦错了,装着红糖水的保温杯,双腿并拢斜放在地上,微微摇晃着保温杯,玩出了摇红酒杯的优雅迷人感觉来。

    大概真的是长得美的人,做什么都是对的。

    而池芫,就是能将这种美发挥到极致的一个。

    池芫说完这话,也就她自己绷得住,一旁的ken怕自己破功,忙背过身去,抬手捂了捂嘴,憋笑了。

    温柔这个词,和池女士仿佛是两个世界的物种。

    “池池池姐——我,你,你找我来,有有什么事吗?”男生推了推鼻梁上笨重的黑框眼镜,吞了吞口水,脸色有些发白地望着池芫,被对方的气势威慑,结结巴巴地开口。

    啧,心理素质太差。

    池芫挑眉摇头,她还没开始发挥呢,这孩子就吓成了这模样。

    “你说,你为什么要在我的威亚上动手脚?”

    池芫喝着红糖水,吐出一口温热的气息,抬起被热气熏染得水雾朦胧的眸子,唇一启一合,淡淡地问道。

    她说完,眼镜男身子哆嗦了下,看得出来他很紧张,额头都冒汗了。

    池芫想,陈璐是傻子吗,找了这么个新手小菜鸟做坏事,不明摆着给她降低难度吗。

    “池姐,我,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不是负责威亚的工作人员……”

    男生结结巴巴的解释让Ken都听不下去了,他替池芫打断对方拙劣的解释,“行了行了,赶紧坦白,不然我们将视频交给警察,以故意伤人罪抓你信不信!”

    视频!警察?

    男生一下子懵了,脸都吓白了。

    他做这事的时候真不知道现场还会有摄像头啊?不对,怎么会有摄像头……

    “你也知道,好不容易和沈影帝搭上戏,为了巩固我的热度,旁边安排个人全程偷拍点物料,也是常有的事……”池芫一本正经地开始忽悠,面上一副轻慢的样子,说着还冷哼笑了声,“不然我怎么知道是你动了我的威亚,而不是负责我威亚的工作人员?”

    前面的话已经具有说服力了,毕竟池芫在圈内圈外人的眼里都是爱炒作的人设,而后面那句,无疑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眼镜男几乎双腿一软就要给这位女王跪下了。

    “我我鬼迷心窍,池姐我,你就饶了我这次吧!”

    池芫充分表现出一个恶毒冷血无情的角色,她将保温杯放下来,似笑非笑地望着惨兮兮的青年,“饶了你?可以啊,告诉我是谁指使的你。”

    眼镜男忙哭腔说着,“没人,是我,我是你的黑粉!对,我只是想捉弄下你,没想过害你的!”

    池芫呵呵了,“我这张脸,隔着屏幕都没几个男黑粉,你天天盯着我,舍得黑?我不信。”

    眼镜男:……

    这个女人怎么那么厚脸皮!

    他红着脸,一口气上不来,但就是抵死不供出是谁指使的。

    Ken咳嗽了好几声,才从一脸淡定自信地说着自恋至极话的池芫给他的暴击中回过神来。

    虽说姑奶奶你的确是美得让男人们无法不心动,可是这种话你自己心里知道就好了,为什么这么一本正经地说出来!

    “没关系,既然不想说,就送警察局解决好了,回国后好好在牢里改造下。”池芫把玩着自己袖子上的扣子,语调轻飘飘地说着,“至于幕后人,查下银行卡来往记录,想必就知道了。”

    意思就是说,你不坦白我也能查得到,但是不坦白的话他就要背锅进牢房吃点苦头。

    坦白……至少她是冲着幕后黑手去,不会和他一个炮灰多计较。

    几乎是一下子就懂了池芫话里的意思,眼镜男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将陈璐的助理给供了出来。

    池芫呵了声,只是供出来一个助理有什么用,娱乐圈嘛,到时候陈璐抵死不认,再放出来一条轻飘飘的“助理私人恩怨与陈璐无关,现已开除”之类的声明,将助理当做替死鬼……

    这种事,屡见不鲜了。

    “所以,是陈姐的助理还是她本人的意思呢?”池芫手指点了点眉尾,嘴角勾起的弧度有些恶劣的笑划过。

    被她的眼神盯得不住冒汗,眼镜男索性就什么都供出来了,甚至为了表示诚心,主动提供证据。

    “我,我有陈璐姐转账信息!那笔钱,不可能是助理能拿得出来的!”

    一个小小的助理,就算做个十年也不可能一出手就是三十万这么阔绰。

    池芫看了眼转账记录,无声笑了,同理,如果不是巨额吸引,这个男生也不敢做这种冒险甚至违法的事情来。

    当时她拍的是高空戏,如果不是沈昭慕,她就要脸着地,后果轻则摔伤,重则毁容。

    对于艺人来说,这张脸有多宝贵不用说,更莫说池芫这种爱美如命的大美人了。

    “行了,你回去吧,今天的事如果你告诉陈璐,后果你可以想一下——相反,只要你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还可以再找她们要一笔跑路费,你说呢?”

    池芫嘴微微咧开,露出几颗小虎牙,看起来就像是伸出爪子的狐狸,非常的不好惹。

    都败露了,眼镜男不傻,肯定是要溜的,但是池芫这个话却叫贪得无厌的人再次起了贪念。

    等眼镜男心事重重,面色几变地离开,池芫方哼了声。

    人性啊,为了财铤而走险过一回的人,放着冤大头会不动心?

    怎么可能呢。

    “Ken,录好了吗。”

    她起身,揉了揉酸酸的后腰,伸了个懒腰。

    Ken走到池芫身后沙发背处,摸了一个摄像机出来,查看了下,比了个“OK”给池芫,“完美完成。”

    “什么时候公布?”Ken喜滋滋地看着录像,眼里闪着恶意。

    近墨者黑,他现在对曝光圈内人非常来劲儿了!

    池芫挑眉,“谁说要公布了?留着吧,等用得上的时候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