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135毒舌影帝vs热搜女王(41)
池芫听到外面两经纪人的声音时,就立马将手给抽了回来。

    沈昭慕黑着脸,“进来!”

    他的经纪人居然还有偷听的怪癖?扣工资!

    被沈影帝这么一呵,外面两人面如蜡色。

    “你进去。”

    “不不不你才是影帝经纪人,你进去!”

    “……”

    “都进来!”

    沈昭慕额角黑线。

    两人虎躯一震,忙乖乖进来了,还捂着眼,“我们什么都没听到什么也没看到!”

    池芫:……

    沈昭慕:……

    你们搞基好了,傻得这么默契:)

    “咳,你们聊,Ken,跟我出来。”池芫握着拳抵着唇边忍笑,叫了声Ken,将涂药酒的任务交给了王哥,“他后背估计撞青了,你给他涂点药酒揉一下。”

    沈昭慕立即怨念地看向池芫,眼神仿佛在说“你放心把我交给别的男人?”。

    噗……

    池芫忍俊不禁,忙拉着Ken就出去了。

    “人都走了,别看了。”王哥觉得自己被喂了狗粮,酸不拉几地打破恋爱中的男人散发出来的酸臭味。

    沈昭慕抬起手,嗅了嗅指腹上残留的香气,眼睛愉悦地眯了起来。

    “让你问的问了么?”见王哥自觉地接过药酒就要给他擦药酒,沈昭慕立即伸手挡住他的手腕,夺过他手里的药酒,决定还是自己来。

    王哥摸了摸鼻子,小声嘟囔,“这后背你自己能行……哎,果然啊,还是池小姐厉害,什么药酒都比不上她笑一笑来得管用。”

    说完,立马拔高音量,“问了,负责池小姐威亚的工作人员说池小姐去休息室时他还检查过一次威亚,说是绝对没有问题……后来他走开了会,再回来池小姐就回了,他也没多想,哪知道这么会功夫,威压钢丝就断了。”

    走开了会?

    沈昭慕手指曲起,轻敲了敲自己的膝盖,表情很是微妙低沉。

    半晌,他朝王哥勾了勾手指,“去查。”

    顺带加了句,“顺便,将陈璐的黑历史给我搜集一份。”

    “什么?”王哥瞪着眼,以为自己听错了,“陈璐的黑历史?”

    被他一惊一乍的反应弄得无语,沈昭慕压低声音,睨了他一眼,“小点声,生怕别人听不到?”

    王哥忙捂住嘴,点头,眼神询问:陈璐怎么得罪你了?

    不就是之前暗示过几次?也不至于要搜集别人黑料这么狠吧?

    沈昭慕指骨轻轻动了动,唇角微勾,“照做就是了。”

    “……”

    池芫带着ken回了自己的休息室,后者一进门立马小心翼翼地看了眼旁边,然后将门关上。

    压着嗓子,拿出手机,一边打开微信一边问池芫,“老实交代,小祖宗你和沈影帝怎么回事?这神展开,真叫人措手不及啊!”

    先前沈影帝明显就是不愿意和他家艺人有交集的,现在那个眼神都快黏在他艺人身上了,要说他们没点啥,他将自己的狗头拿下来!

    池芫漫不经心地盯着ken的手机,看到那张小邓偷拍的,沈昭慕将外套披在她身上,两人脑袋偏着抵在一起,她睡得很熟,下巴都埋进外套中了,额前一缕调皮的小碎发搭在唇边,看起来有些傻……

    但旁边的男人呢,面带清浅笑容,唇角微微上扬,脸上感觉都会发光一样,棱角分明,大手掩在外套下,还好照片只拍了两人上半身的特写……

    不然他手明显是在外套下,搁在池芫小腹上的。

    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在做什么少儿不宜的事。

    但就冲沈影帝这张温润淡欲的脸,就算看到完整的照片,也不会想歪了去吧:)

    池芫忽然有些嫉妒,为什么她睡觉就是睡觉,这男人还能睡得像是在拍海报?

    她面上嫌弃着,但手却很诚实地将这张照片传到了自己微信上,然后删除了小邓给ken发这张照片的聊天记录,以及用ken的微信发自己微信上的记录——

    就是这么自信傻子ken肯定还没有点保存:)

    “你你你你删了做什么我还没点保存!”

    ken气急败坏地伸手要抢回手机。

    池芫冲他吐了吐舌头,很是欠揍,而后转过身来,避开ken抢手机的动作,按了语音,“小邓,你被扣工资了。”

    说完,还得意地挑了下眉梢,转过身来看着ken笑。

    ken:……

    那头小邓求生欲非常强,飞快就回了她——

    “池姐池姐,我错了,我再也不敢偷拍你和沈影帝了……我错了,能不扣工资吗呜!”

    末尾还故作可爱地加了个“呜”声,池芫抖了抖胳膊上的鸡皮疙瘩,她实在是无法想象,她那个一米八高高微胖的助理,发出这么娘的声音……

    她看着ken,摇头叹息,“你自己娘就算了,还带着小邓一起,ken你这人良心太坏了。”

    ken:“……”

    他还能说什么,当然是选择原谅小祖宗。

    池芫又按了语音,“不,拍可以,但是你照片发错人了知道吗?”

    她说着,发出一声似有若无的意味深长笑声。

    那头,沉默半晌,小邓的求生欲使他脑子都变灵光了。

    “池姐我明白了,我以后拍好了只发给您!”

    池芫唇角飞扬,“上道,行了,工资先不扣了,照片拍好了下次涨工资。”

    “yes,sir!保证完成组织交代的任务!”

    将手机还给ken,池芫坐在沙发上,撩了下头发,睨了眼呆若木鸡的ken,笑,“怎么,傻了?”

    ken摇头,又点头,“你对沈影帝的图谋这么明显了!所以你快说,你们是不是已经——”

    他说着,表情猥琐了起来,两根手指对着,嘴巴嘟嘟,做出亲亲的表情。

    池芫被恶心得不行,摸了摸胳膊,将上面又起来的鸡皮疙瘩给拍走。

    “恶熏!我和他之间冰清玉洁,才不是你想得这么龌龊!”

    冰清玉洁……

    ken嘴角疯狂抽搐,他差点就真信了。

    小祖宗你和冰清玉洁,清清白白这样的字眼都不太搭的好吗:)

    池芫吹了下自己的指甲,突然一秒钟恢复了正经,“甭废话了,做点正经事吧。”

    ken一头雾水,静待池芫的下文。

    池芫翘着二郎腿,手撑着太阳穴,“我的威亚被人动了手脚,我有点线索,等今天下班后你去将一个人给我带来。”

    “我要亲自问。”

    她笑意一敛,指尖划了划自己的眼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