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124毒舌影帝vs热搜女王(30)
舞会结束后,景凉带着简杳不知道跑哪去了,池芫跳了会舞觉得饥肠辘辘,饿得手脚发软,随意地吃了两口宴会厅里的甜点,便觉得胃不舒服。

    而沈昭慕,在她说了那话后,回了一句,“是你脑子不好还是我眼神不好?”。

    一副怎么可能和你有交集的模样,毒舌地毒了她两句,便不知道去哪了。

    池芫:mmp别叫我撩到你,绝对虐死你丫的!

    因为宴会上空腹喝了点酒,池芫整个胃都火辣辣的烧得难受,她捂着胃就去了洗手间。

    低着头在洗手池前洗手,捧起冷水漱了漱口。

    “唔——”

    忽然身后冒出来一人,抱着她的腰,带着酒气和口臭的嘴凑近她。

    她叫了声,下意识甩出去自己的手包,砸向身后的人。

    后面传来男人的痛呼声,池芫微微清醒了,回头对上制片人的脸,不禁脸都青了。

    “制片,你这是做什么!”她浑身没力气,这臭流氓居然趁机吃她豆腐!

    “呸,你个贱人,矫情什么?穿这么骚,不就是来勾引人的吗?”制片人吐了一口唾沫地上,捂着被包砸得生疼的嘴角,口出恶语骂起来。

    池芫冷着脸,看了眼四周,居然没人……

    “制片,你喝多了,今天的事我就当没发生过——”

    她脸色有点白,胃里难受,早知道就吃点东西再来了,现在饿成了软妹,根本不是一个成年男人的对手。

    制片人眼神露骨地盯着池芫姣好的身材,目光凝在她胸口,吞了吞唾液,“乖乖从了我,我保证你后面顺风顺水——别耍花招,不然……”

    “滚你丫的!”池芫微微弯下腰,脱下自己的高跟鞋,拿起一只恶狠狠地使出最后的力气朝制片人脸上砸去,这一下又狠又准,细细的高跟简直就是杀器,制片人捂着脸,惨叫起来。

    “贱人,我弄死你!”

    池芫刚从他身边跑过去,就被抓住了头发,盘起的头发散了,头皮一痛,她便跌坐在地上。

    ——系统,还不救我!

    ——宿主,别急。

    池芫:这都什么时候了,老娘快清白不保了你还跟我别急:)

    系统默默吃瓜:英雄救美的戏份我就不抢了。

    “臭娘们,还想跑?敢打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制片人骂骂咧咧,手拽着池芫的头发,面部狰狞,一只手拉扯着池芫的礼服,另一只咸猪手刚要伸向池芫胸时,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死死地扣住他的手腕,往后一翻,硬生生掰开,发出一声关节错位的声响。

    制片人痛得哭爹喊娘,嗷嗷嗷地叫起来。

    池芫捂着胸口,惊魂未定地抬头,映入眼帘的是沈昭慕清绝温润却此时阴沉的脸。

    制片人见沈昭慕,忙开口求饶,“沈影帝,放放,放手……”

    “滚出去,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你。”沈昭慕抬腿,毫不犹豫地朝着制片人鼓囊囊的部位一脚踹过去,眼底满是阴鸷恶心,拧着眉头,低沉冷漠地开口说着。

    他这一脚下去,池芫都跟着抖了抖,感受到生命所不能承受的痛似的咽了咽口水。

    看着制片人一脸的眼泪鼻涕,痛得脸都白了的样子,只觉得无比解气。

    沈昭慕松开手,拿出帕子狠狠地擦了擦手。

    然后看了眼跪坐在地上,披头散发,礼服后腰那都裂开了一点,他忙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她身上。

    伸手,“你胖了。”

    礼服都撑裂了。

    池芫刚要感动伸出的手恨不得缩回去。

    她瞪他,“我今天没吃饭!是礼服小了!”

    胖?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只能是礼服尺寸的问题,绝对不是身材的原因。

    沈昭慕有点佩服这个女人,都这个时候了,还要和他争口头上的输赢。

    他摇摇头,看了眼她赤着的脚,后脚跟估计是磨到了,红红的一片,破了皮,在洁白无瑕的腿上——看起来非常碍眼。

    抿了下薄唇,沈昭慕目光像是利剑望向地上捂着裤裆痛得来回打滚的制片人,眼底划过一丝阴霾。

    弯身,直接将池芫打横抱起来。

    看了眼地上的鞋子,看了眼地上的制片人,想了下,还是手指勾起来拿着了。

    “喂你——”池芫双手捏着西装外套,免得滑落下来,美目震惊地瞪着男人,想要说什么,却不知道怎么说了。

    难怪辣鸡系统不救她了。

    ——宿主,感激我吗?

    系统贱兮兮地上线送人头。

    ——你可拉倒吧:)

    池芫现在头皮还痛着,直接送系统金钟罩一夜游豪华套餐。

    看着熟悉的环境,作为一个成熟的软件,系统选择了原谅。

    被沈昭慕抱出女厕所的池芫,路上不免遇到了同行……

    好巧不巧的,就是在你拉我扯的男女主。

    景凉看见他们,挑了下眉梢,似乎对池芫这神速一样的展开感到惊讶,目光投向她时,带了几分赞赏佩服。

    池芫:……男主这家伙居然是隐藏的八卦男?

    而女主简杳则是一脸深受打击了,她想要喊人,却红着脸,不知道是被男主撩红的,还是被沈昭慕抱着池芫的画面刺激的。

    扑闪扑闪的眼里满是痛心疾首,仿佛池芫染指了不可亵玩的神圣一般……

    池芫见状,忙将原本缩在沈昭慕怀中的脑袋伸出来,冲女主招招手,“嗨”了声。

    巧笑盼兮,像个貌美的偷了腥的妖精。

    景凉咳了声,伸手摸了摸简杳的头,给了池芫一个“不要欺负我女人”的眼神。

    池芫:……

    可拉倒吧,别以为她看不出来他眼角那快要溢出来的幸灾乐祸。

    她这么一搅和,至少女主对沈昭慕是没有啥想法了。

    真好:)

    倒是沈昭慕,颇意味深长地低头看了眼眉梢似乎带着几分宣示主权和炫耀意味的小女人,意味不明地勾了勾唇,笑了。

    经过景凉和简杳时,只象征性地点了下头,丝毫没有窘迫尴尬的样子,仿佛抱的不是个女人,而是个奖杯一样,一身正气笔直地离开。

    “他真帅。”简杳扭过头,目送沈昭慕远去的背影,喃喃一句。

    “可惜有主了。”景凉眯了眯眸子,心里冒酸泡,但是面上不改颜色,神补刀了一句。

    简杳:……

    爱豆有主,她要脱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