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起风云 > 第三百零四章 来到大理寺天牢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百零四章来到大理寺天牢



    “好吧!”



    宫女斟酌了一下,生怕真的耽误了什么事情,回应道:“那我前去通报,看先生答不答应让你进来了。”



    “多谢。”狱卒陈然拱了拱手。



    随后,宫女便立刻迈着急促的步伐,朝着东舍院的深处而行。



    深院内,顾恒生正坐在一个石凳上闭目养神,在其身旁则是余大家安排的贴身护卫沐澜风。



    “先生,一位天牢的狱卒前来请见,说有要事禀报。”



    宫女走到了深院的门口时,不敢抬头的对着顾恒生请示道,有些惶恐的屏住了呼吸。



    顾恒生慢慢睁开了双眸,有些疑声的喃喃自语道:“天牢?”



    沉吟了片刻后,顾恒生发出一道沙哑声:“让他进来吧!”



    “是,先生。”宫女如蒙大赦的立刻行礼,急急忙忙的便朝着东舍院的大门口而去。



    半晌之后,天牢的狱卒陈然便踏到了深院。



    他陈然一眼便凝聚在了顾恒生的身影上,立即恭敬不已的鞠躬大拜:“天牢狱卒陈然,拜见先生。”



    “有何事?”顾恒生直言问道。



    “回禀先生,原一品太师车建白,请求一见先生。车大人说,他有要事告知先生,希望能够请先生移步。”



    陈然略微有些惶恐的低下了头,害怕顾恒生发怒的牵连到自己。因为车建白苦口婆心的求自己,陈然便心一软的答应了下来,为其传话。



    “车建白?”顾恒生的眉头轻轻一挑,沉吟了良久后,从石凳上起身的凝视着依旧躬身不敢抬头的陈然:“我知道了。”



    “带上两壶美酒。”顾恒生转头对着身侧的沐澜风说道。



    “是。”



    沐澜风领命,立刻便快步走到东舍院的深处。



    很快,沐澜风便取出了两壶美酒,紧跟在顾恒生的旁边。



    “带路吧!”



    顾恒生看了一眼狱卒陈然,沉声道。



    “是!”陈然暗暗的松了一口气,索性自己运气好没有受到责罚,不然他的肠子恐怕都要悔青了。



    于是,在陈然的带路下,顾恒生和沐澜风两人便朝着天牢的位置快速行去。



    天牢乃是关押重犯的地方,位于大理寺的地底。



    大理寺则是在皇宫以外西南十里处的位置,方圆不准任何人靠近,乃是重中之重。



    因为有着陈然的领路,顾恒生和沐澜风两人便直接跳过了繁琐的手续,踏进了大理寺内。



    “先生,前面就是天牢了,环境有些潮湿粗鄙,请误责怪。”



    陈然对着顾恒生鞠了一躬,敬重道。



    “带路便是。”顾恒生淡漠说道。



    “是,先生。”陈然不再废话,而是领着顾恒生朝着前面的一扇大门而行。



    大理寺内深处的这扇大门,便是通往天牢的位置,门口把守了几十个怀有修为的将士,以防不测。



    “止步!何人?”



    镇守在天牢大门口的一众士卒,连忙喝停了顾恒生等人,紧绷起了心神。



    如今是多事之秋,天牢中关押了很多原本是朝中重臣的犯人,可能会有人预谋不轨。因此,整个天牢内外都设有重兵,就是为了防止出现意外。



    “放肆!先生驾到,还不赶紧行礼!”



    陈然急急忙忙的冲到前头,生怕顾恒生一个不开心的迁怒到了众人,大声呵斥了一声,点醒了镇守在门口的众将士。



    “先生!”



    众人纷纷瞪了瞪眼睛,看向了顾恒生,却是如同传闻中的穿着一样。可是,他们身为士卒,毕竟没有亲眼见到过传说中的先生,依旧不敢擅自将其放进去,面面相觑的为难至极。



    此时,沐澜风从顾恒生的身侧踏出,从胸口衣囊中掏出了一块令牌,这是余大家特意准备的,就是为了防止有些不开眼的东西招惹到了顾恒生。



    “金玉令牌!当真是先生!”



    众护卫惊呼一声,而后立刻俯身的拜道:“拜见先生!”



    先生如此尊贵,怎么会来天牢?



    众人的心中都好奇不已,不知顾恒生来天牢作甚。只是,他们也只能够在心里嘟囔自问着,可没有胆子说一些废话。



    “开门,我要进去。”顾恒生直接下令道。



    “是!”



    随即,众将士便让开了一条道,把天牢大门给打开了。



    咔——



    当天牢大门敞开后,顾恒生便在陈然的领路下,朝着车建白被关押的牢房行去。



    天牢内,满是污秽之气,各种沉闷的气息压得人心神不宁,尤其是那暗无天日的阴郁气氛,更是显得压抑不已。



    这里的每一个房房都是分开了的,谁也无法见到其他的同犯,避免了交头接耳的杂事。只不过,若是有人被关押久了的话,难眠会陷入疯癫。



    “先生,就是这里了。”陈然将顾恒生带到了一座牢房的门口。



    “开门!”顾恒生瞥了一眼牢房紧闭的铁门。



    随即,陈然便二话不说的把牢房的铁门打开了。



    叮咚咚咚……



    铁门和铁锁的嘈杂声惊扰到了牢房中的车建白,他连忙从铺满了枯黄稻草的地板上站了起来,双眸充满了希冀的盯着缓缓打开的铁门。



    “罪臣车建白,见过先生!”



    当看到顾恒生的修长身姿时,车建白略显激动的连忙躬身大拜,大声的敬语喊道。



    “车大人,可还好?”顾恒生随意扫视了一眼不大不小的牢房,语气平淡如水的问道。



    “承蒙先生问候,罪臣一切都好。”



    车建白鼻尖微微一酸的再次一拜,终于将顾恒生给盼来了。



    顾恒生将手伸到沐澜风的身前:“把酒给我,你们都出去吧!”



    “先生。”沐澜风深深的看了一眼穿着囚服的车建白,担心其对顾恒生有什么迫害的心思,忍不住唤了一声。



    “好了,我自有分寸,出去吧!莫要让他人靠近。”



    顾恒生摆了摆手,再次说道。



    “是!”



    没办法,沐澜风只能够按照顾恒生的吩咐,将手中的两壶美酒递给了顾恒生,然后把铁门带上了。



    而后,整个牢房便只剩下顾恒生和车建白两人了。



    牢房暗沉,幸亏有着铁栏杆缝隙中透来的火光照亮,这才能够让牢房中还有一丝光明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