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起风云 > 第三百零三章 太师车建白,入狱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百零三章太师车建白,入狱



    余大家口中的车大人,便是游楚国的一品太师,车建白。



    曾经,车建白自告奋勇的前往温行镇,希望能够将顾恒生请回都城,坐镇朝堂。



    “公主,老臣无话可说,甘愿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应有的代价。”



    车建白缓缓地从文官首列站了出来,不卑不亢的对着余大家鞠了一躬,坦然而道。



    “带下去!”



    余大家合了合眼眸,冷声道。



    随后,车建白没有任何反抗之意的自愿踏入到了天牢中,只留下了一抹长长的背影,深邃而又飘渺。



    临走时,顾恒生还同车建白对视了一眼,皆是沉默不语。



    随后,在余大家的铁血手段之下,整个朝堂直接少了一大半的官员,堪称悲戚不已。



    皇宫大殿之上,显得空落落的,让人感到悲凉之意充满到了心头深处。



    很多被带入天牢的官员欲要反抗,甚至是破口大骂,但是终究没有任何用处,掀不起半点儿的波澜。



    “将禁军统领押入重型天牢,日夜派人看管。”



    然后,余大家将眉眼转到了玉华泽和何阳旭的身上,沉吟道:“将殿下修为封禁,请入御书房,派人严加看管。”



    对于玉华泽,余大家终究是不能够动手,一来会引得仅剩的朝臣反对,二来他毕竟是游楚国的储君殿下。



    玉华泽没有说半句话,眼中满是闪烁着一层层的恐惧之色,像是害怕着什么似的。



    “哈哈哈……”何阳旭突然仰头大笑,丝毫不惧的大吼道:“游楚国完了!即便再怎么挣扎也是没有用!他日我如离国大军而至,必将踏平游楚国的每一寸土地。”



    “押下去!”



    余大家紧了紧贝齿,抿着朱唇而斥道。



    紧接着便有人将何阳旭和玉华泽带离了皇宫大殿,按照余大家的吩咐执行关押。



    大殿之上,所剩之人已经不多了,余大家看着这一幕,心中不免有些悲意。但是,她早已想到了这个结果,沉住心神说道:“现如今乃是多事之秋,紧急之时,本宫暂且听政处理国事,由宰相傅大人和大将军辅佐。”



    “谨遵公主之令!”



    众官员没有多想,纷纷行礼齐声道。



    随后,余大家便开始处理后续的事情,办理这些叛国通敌的官员。



    至于顾恒生,他则是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游楚国的皇宫,随意走到了街道上的一个小酒楼饮酒静坐。



    在顾恒生的身后,沐澜风紧跟着。因为按照余大家的吩咐,沐澜风要时时刻刻守护顾恒生的安稳,不能够让任何人惊扰到顾恒生。



    对此,顾恒生也没有赶走沐澜风,任其跟在自己的背后。



    沐澜风站在顾恒生的身后,看着其背影有些恍惚。在沐澜风的脑海中,一直浮现出刚刚顾恒生挥出“封”字帖的场景,心中难以平静。



    顾恒生则是如无事人一般,静静的坐在小酒楼的一个角落处,抿着浊酒。



    “她倒是还知道收敛一些,一步一步的来。不然的话,可能一切都会付诸东流。”



    余大家的听政政策,倒是让顾恒生有些欣慰。



    现在若是要宣布她的野心,那么就太早了,可能会让整个游楚国都走向覆灭。听政的话,虽然有些逾越了,但是也还能够让人接受。



    …………



    这几天,整个皇城都被一层阴霾给遮掩住了。



    很多朝中官员都被抄家,因为犯了叛国通敌之罪,不可饶恕。



    常言道,祸不及家人,某些官员的一家老小并未知晓多少,而且平日里作风正直的人,则是免去一死,流放边疆。



    今日,顾恒生在皇宫深处,和余大家两人并行而立。



    余大家换上了一件琉璃玉纱裙,同漫天飘雪在争艳,芳华倾城,堪称绝色。



    “先生,如今的局势,梦华当如何做?”



    余大家请教的问道。



    “朝中失去了这么多重臣,需得赶紧补回来。这便是看你自己的选人能力了,百官之下还是有很多侍郎大夫,你可尽心挑选,以作心腹。”



    顾恒生沉吟道:“待到你将朝堂换洗了一遍后,百官都是你的心腹,至少在游楚国你不会遇到阻碍了。”



    “先生所言甚是,梦华懂了。”余大家轻点颔首,眉眼中闪过一缕涟漪,欲言又止的问道:“只是……先生,小泽该怎么处理呢?他毕竟是我父皇的血脉,而且是储君。”



    “有时候,不要想太多了,先稳住朝堂之势,将整个游楚国给安定下来才是。”



    顾恒生轻淡的回应一声。



    “是,先生。”余大家连忙欠身行礼。



    “去忙吧!真正的路,才刚刚开始。”顾恒生深意而语。



    “先生,梦华先行告退了。”



    余大家郑重的点了点头,穿着拖曳的琉璃玉纱裙,离开了皇宫深院。



    望着余大家的倩影渐行渐远,顾恒生沉沉的呼出一口气,感受着自己紊乱的灵魂道伤,抬头望向了苍穹之巅。



    顾恒生,很想回去。可是,他却不能够回去。



    若是他暴露身份,将会把整个天风国和顾家都推到风浪尖头。因此,在没有恢复一些修为实力之前,顾恒生只能够暗暗的蛰伏着。



    余大家早就为顾恒生安排了一个住所,在皇宫内的东舍院。



    东舍院内,许多的宫女和太监静候在各个角落,不敢有半分松懈。他们可是知道住在这里的可是大人物,就连宰相大人和长公主都要称呼一声“先生”的大儒存在。



    咚咚咚……



    东舍院的大门突然一震,传来了一阵阵的敲门声。



    “谁啊!”



    一个宫女慢慢的将大门打开,问道。



    “天牢狱卒陈然,有事求见先生,还请通报。”



    一个穿着狱卒服饰的男子出现在了东舍院的门口,他很客气的对着宫女抱拳说道。



    “天牢?”宫女一愣,疑声问道:“天牢的人怎么来东舍院了?这里可是先生的静休之所,公主曾说不准任何人打扰先生休息的,你赶紧走吧!”



    狱卒陈然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偷偷摸到了东舍院,他怎么能够就此离开呢?



    “还请通报,真有急事通禀报先生,耽误不得。”



    陈然很是焦急的郑重恳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