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带着军需来大明 > 第六十一章 主仆嬉闹
     明朝的时候古风并非是极为的严格,至少没有像唐高宗颁发过“禁露”令。她们也喜欢穿裙子,花样也是繁多,如“月华裙”、“凤尾裙”、“合欢裙”以及用整幅缎料折成的“百褶裙”。这种裙前面平展无褶,周围加有装饰的花边,里面填以彩绣花纹,左右两边打细褶,最多的有一百五六十褶。
      但像是旗袍这样要露小腿的衣服还是有些不太适应。相比于现代女性的薄、透、露,那是拍马也追不上的。
      为此,杨晨东可谓是苦口婆心,劝说了很多。像是什么女人的美就是要给别人看的,女人本就是造物者手中的神奇之物,以美为天性,即然是这样,为何不想办法展露出去呢?天天裹着,孤芳自赏不成?
      女人真正属于青春的岁月就那么多年罢了,一愰眼就过去了,倘若不好好珍惜,那真是太对不起自己了。且这样的旗袍能展现女人的完美体态,穿旗袍的女人一般是要端庄的,站要直,挺胸而收腹;行要稳,如闲庭漫步;坐也应挺身,不能勾腰驼背的。时间一长,是不是也就都成大家闺秀了。
      好处还有可以提高个性修养:穿一身典雅亮丽的可体旗袍,女人心理都会受到一种感应,变得更娴静而文雅,更女性化。风风火火或者站没站相、四腿拉胯的女人是不宜穿旗袍的。 
      穿旗袍还能显示出拥有良好的营养,因为穿旗袍的女人需要皮肤有光泽,白里透红,身段丰满窈窕,皮肤细嫩。这样穿起一身旗袍,人衣合壁,完美无缺。如果面黄肌瘦的,旗袍再好也穿不起来。 
      同时回头率高:士为知己者用,女为悦己者容。穿上一身可体旗袍,自然会吸引无数异性眼球,说不定还可以一衣定终身呢。 
      总之旗袍是最能体现东方女性的曲线美的衣服。
      说了很多,四位姐姐都有些意动,但还是没有人去率先的尝试。最终杨晨东不得不拿出了杀手锏。说这本就是赚钱的一种工具,最终是要在整个京师游行起来的,倘若是四位姐姐都不肯穿的话,那别人怎么知道这个东西的好处,到时候卖不出去,岂不是要赔本,那样每个月拿什么给例银呢?
      当然,这不过就是杨厚东想要借机给四位姐姐找回自信罢了。真要推销的话,他大可以打其它性格开放的女人来穿,弄一个模特队也不是难事,那样的效果才会更好。更不要说,神仙居大火之后旗袍就会跟着火起来,这一点他是十分自信的。
      果然,在说到钱的事情上,四位姐姐终于下定了决心。六弟如此帮她们,若是连这一点小付出都不肯的话,也太说不过去了。如此四位姐姐包括巧音都红着脸入了试衣间,改穿旗袍。
      杨晨东和四哥杨阳两人就在正堂中品着茶,等着做首批的观众。
      大约是过去了两柱香的时间,终于五个女人一身旗袍的出现在了正堂之中。
      走出来的时候,因为第一次穿,自然是有些不好意思,甚至还有些扭扭捏捏的,但她们不知道,这样子越发显得她们风情万种。至少在杨晨东看来是这样。
      在看杨阳,早就不争气的瞪大着眼睛,口水顺着那嘴角就流了出来,也不知道是茶叶还是什么。总之五女换上了一身的旗袍之后,那气质 完全改变了,当真给人一种焕然一新,甚至是仙女下凡之感。
      “六弟,这样的东西应该还有吧,给四哥几件,我让你嫂子们回家穿给我看,那个时候一定是美极了。”反应过来的杨阳顾不得去擦拭着嘴角上流出的口水,抓着杨晨东的手臂就急切的说着。
      被抓的有些痛的杨晨东连忙点头,“好好,一会一个嫂子一件,就当是见面礼了。”
      这才喜的杨阳满意停了手。四位姐姐这一会也是一脸的羞怯,这旗袍一上身,给了他们一种感觉,好似又回到年轻时的那样子,是那么的美丽鲜艳。
      当然,是不是真的回到那个时候先不说,至少在心态上是回归了年轻。一时间五女都不愿意在托下旗袍,且还是一脸的阳光灿烂,那是满足的微笑。这样的笑容也不知道多久没有在她们的脸上展现了。
      ......
      与杨家四位姐姐一样,脸上同样展现着笑容的还有胡嫣。
      祖父和父亲午时回到了府中之后就都是脸带笑容。随后管家来传话,说是今天晚上全家聚餐。
      聚餐!
     这样的事情在大家族中是常有之事,但基本上都有定例。比如说只有过年过节等重大节日和喜事的时候才会出现。可今天即不是年,也不是节,却是要聚餐,那只能说明一点,便是有什么好事情发生了。
      好奇是人的天性,尤其对于女人而言更是如此。胡嫣让小青去打听,还给了半两的岁银子。
      大家族也是如此,想要拉拢人心,让更多人喜欢你,直到为你所用,好处是必须要给的。下人们都要过日子,都要生活缺了银钱怎么能行。
      有了半两碎银子去打通关节,很快就从胡长宁身边的长随身上打听到了事情的始末。
      原来是胡长宁今天做事情引得了皇上的高兴,被赏了一把绣春刀。
      此刀非是尚方宝剑,但一样也显示出了皇上对胡长宁的看重,心中有了好印像,以后加官进爵就会变得顺理成章起来。
      而说起赏刀的原因,那自然是绕不开杨晨东的,当丫环小青说,这一切都是因为杨家六少爷敲了登闻鼓的原因之后,这时的胡嫣小姐才知道,原来她心中早就藏着的那个才子竟然到了京师。
      最为关键的是小青还打听到了今天正是这位六少爷献上了大吉之物,竟然是亩产可以达到二十石以上的粮食,这可是解决天下百姓肚子的大问题呀,当场就被封为了太子洗马,官至从五品。
      “小姐呀,杨家六少爷不过才十八岁,但就已经是从五品的官员了,这样的事情似乎只有开国时洪武年间才有的事情吧。啧!这个六少爷真是厉害,小青还真想去见见这个人呢。”
      看着丫环小青露出了一幅花痴般的样子,胡嫣就是抿嘴一笑,“怎么了,小青又动了春、心吗?那要不要小姐我给你当媒人,去给说说呀?”
      原本是想开小青的玩笑,谁想到她竟然脸都不红的就答应了下来,“好呀,好呀,小青去说媒,到时候小青就可以和小姐一起嫁过去了。”
      “啊!什么呀。”听到事情最后绕到自己头上,胡嫣哪里肯依,当即两人就笑闹成了一团。
      过了好一会,两人疯够了,小青喘平了气又说着,“小姐你不知道呢?这个六少爷不仅有才,还是真性情呢。”
      “什么叫真性情,你连人都没有见过,怎么就敢下这样的结论?”胡嫣有些不相信的摇了摇头。她只当是小青因为崇拜所以认为杨晨东什么都好。可事实证明,沽名钓誉的人多的是,往往坊间传的这个人多好多好,可是只有真正的接触了,才知道此人不过就是一个衣冠禽、兽罢了,那些优点都是故意表露出来的,是经不起长时间考验的。
      “不是的小姐,这位六少爷是真性情呢?你不知道,就在今天早上,他先去了琉璃厂附近,打了他的七姐夫。”小青想起听那长随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不由就是脸上一乐,脑海中想像着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杨晨东会有着什么样的风范。
      胡嫣原以为小青就是因为崇拜,一听还有这个故事,当即就叽叽喳喳的问着:“等等,你说六少爷打了他的七姐夫,这是怎么回事?”
      “事情我也是听老爷身边的长随说起的,是这样的...”接下来,小青就把自己知道的一五一十的说给了胡嫣听,听的她先是双眼愤怒,接着由忧变喜,随后还挥了一下胳膊说着,“好,打的好,这样对妻子不好的男人就是该打。哦,对了,那个王苟可是翰林院的学正,是有官身的,这样就把人打了不会有事吗?”
      “不会,不会。这就是六少爷聪明的地方,他竟然说是因为他想把土豆的大吉之事告诉皇上,可苦于无门,就不巧的来到了王宅,想着是自家的七姐夫,应该有办法,谁知道就误打了人呢。”小青说起这些的时候还咯咯的直乐,心中赞扬着六少爷的机变力果然厉害。
      “有这样的事情。”胡嫣听到之后也乐了,随后就喜道:“好,打了这样的混蛋还不用背官司,当真是在好不过了。”
      这一刻,胡嫣显然是与杨晨东站到了一起。当真是爱一个人的时候,这个人做的一切都是对的。可是很快,她就重新变得不高兴起来。
      一旁还一脸幻想面容的小青突然见到小姐的面色一变,不由也是一脸的担心,“小姐,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说着话,她还伸出手来向胡嫣的额头之上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