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宫 > 第三百九十一章 北方之地
        世俗之人都已年为限,修道之人动辄十年百年为限,世俗之人惦记或记挂一段情事或是仇恨,不过数年或是十年之久,少有穷尽一生之人。

    而修道之人惦念的事情则是十年为始,长至千年。叶天刚在上清教打劫了天下各大宗门,怕是这段怨恨百年千年都难消。

    叶天心中自是清楚,不光是他得罪天下各大宗门的消息,还有他身为叶家人的身份的,也会被那些各大宗门的修士们所得知,届时那些宗门的长老跟掌门也是完全知晓。

    距离叶天离开上清教已经有数日之久,那些宗门恐怕已经得知了消息,当下他也只能暂避锋芒。

    向南而去,尽皆都是燕国之境,各大宗门林立,放眼天下间之大,却难以有叶天他的容身之处。

    虽然北方之地是苍岳的领土,更是无日宗的总坛所在,燕国修士甚少有人靠近那里。

    但是据说整个苍岳之地却是地广人稀,而且也并非只有苍岳一国,无数大小不一的部落散步在北方,天时地利对叶天来说都是最好的藏匿之地。

    况且叶天到北方来还有一件必须要完成之事,那张元对叶家尽忠尽义,弥留之际托付给他的信件,他于情于理都要去将其遗愿完成的。

    叶天一路向北,路上不曾停歇,在路过一处荒村时,一个坐在村口的老者跟他攀谈过几句,见叶天向北而行,那老者不免多言了几句。

    那老者对叶天提醒了一番,马上北方要变化天气,此时无论是苍岳还是燕国的商队,都不会前往北方了。

    叶天只是在心中记了一下此事,不过对于一个筑基期的修士来说,天气变幻,酷暑风雪,这种对于世俗之人影响颇多的事情,在他眼中都是无足重轻之事。

    从炼气期开始,但凡修士每提升一层修为境界,整个人的体魄跟根骨都会提升,对于周围环境的忍耐力都会上升。

    也就是说,以叶天目前的肉身强度,他自觉在冬天里洗冷水澡,都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叶天没有再多想此事,而是在储物袋中好好翻了一遍,先前在上清教打劫来的物品太多了,他一时间还未能顾得上整理,故而浪费不少时间,才找寻到一柄适合他的剑类法器

    眼前是一处一线天,两边山势险峻,狭长绵延,出了峡谷就是苍岳的土地。

    叶天此时剑心已成,他将那柄剑的法器置于空中,就如水到渠成般踏在了剑上。

    御物飞行,对于大部分修道之人来说,若非有极大机缘得到飞行法器,很可能穷尽一生都无法实现。

    不过这天地之堑。在叶天的眼中,不过一道矮矮的门槛。

    叶天御剑飞行,很快出了着一线天,眼前豁然一片开朗,远处山峦平地起,包裹着广袤无垠的平原。北方之地,秋风散尽,草木苍黄。

    正在叶天四处相望之时,一道素白色的雪花从灰蒙蒙的天空上悠然飘落。

    叶天似乎来恰是时候,这正是北方入冬的第一场雪。

    叶天有些心驰神往的摊开了手掌,接下了这一瓣雪花,那一瓣雪花落在掌心,转瞬消逝,他合上十指握住了余下的雪水,感受着其还夹带着凉意的温度。

    越来越多的雪花纷纷落下,渐迷人眼,簌簌的飘向层层山峦之间。

    叶天有些出神的望着悠悠扬扬的漫天飞雪,沉默不言,他似乎在来到这重天的时候,记忆恍惚之时,也是在北方,也是这般的景象。

    如今故地重游,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让叶天好似陷入了一种世事轮回的感觉。

    算起来叶天的前世今生已经一百多年了,看着满天纷纷扬扬的落雪,满目山河空念远,他忽然想念自己的妻子了……

    雪越下越大,似乎没有止住的意思,叶天开始理解那老者为何对自己好言相劝了,这种天气,世俗之人出门无异于送死,即便是一些修士,也会因为自身的修为不够,难以抵御寒冷,而死在这风雪之中。

    那申阳子给过叶天天青部落的方位,虽然视线受风雪所阻,但是凭借远处山峦的轮廓,他还是能分辨出方位的。

    当叶天飞至那天青山时,他瞬间都觉得自己是否走错了方向,那天青山下脚下,原本应该是天青部落所在,他却感觉不到周围有任何生息。

    脚下是一片银装素裹之色,积雪显然已经很深了,如若不是叶天修炼了《九转引星先天诀》,五感远超常人,他根本难以看清楚那些被积雪盖住的白色帐篷。

    密密麻麻的帐篷之外,整个天青部落都被木围栏围了起来,虽然积雪已经半人之深,但还是未能将那些围栏完全掩埋住,依稀能看见那些木围栏上的尖刺。

    天青部落的门头挂着两根精雕细琢的图腾柱,门前倒着一名满面白须的老者,着装跟打扮都跟叶天见过的燕国人差异很大,眼口都张着,已经是死去多时了。

    那老人胸前挂着一张大鼓,手中握着一根雕刻着精致图腾的木槌,那大鼓跟木槌看上去应该是个上品法器。

    如此情景,那死去老者的身份显然是一名修士,应该是这个天晴部落的长老祭祀之类的人。

    那老者死状怪异,身上没有任何创伤,但是面容跟身子都是干瘪枯槁,好似精魄被人吸食了一样。

    叶天想起先前自己刚刚意识觉醒之时,就遇上了修炼邪功的无日宗门徒,不过从这老者的死状来看,下杀手的人实力要远远超过了先前他所遇上的那两名修炼邪功的修士。

    这般一想,叶天不禁警觉起来,那老者的尸体已经被冻了有一段时间了,身体表面之上结出了一层薄冰来。

    那修炼邪功之人很可能已经离去,但叶天仍是不敢掉以轻心,因为这袭击天青部落之人的实力不俗,很可能是个结丹期高手。

    况且那些邪功的修士,都是各类手段层出不穷,在修为境界压制对方的时候,往往能发挥强大的实力。

    叶天一连搜寻了好几个帐篷,里面情况都是如出一辙,所有人都被杀,全部被那修炼邪功的修士吞食了精魄。

    外面的风雪愈发的大了,叶天在天青部落继续搜寻着蛛丝马迹,他能感觉到周围气温一直不停的下降着。

    莫说是世俗之人,就是一些妖兽都难以在这样的环境下行动了。

    忽然叶天感到自己身后传来一股压力,显然是一名结丹期的强者在用神识扫视自己,叶天心头一紧,当即提剑准备应战。

    “叶道友,是我,你不必多疑。”

    正当叶天的飞剑准备出手之时,那名结丹期的强者开口了,正是那凌天宗的刘子毅,那刘子毅似乎是察觉到了叶天的杀气,才立刻出言提醒道。

    “原来是刘道友,那日在缥缈宗在下身受重伤,刘道友的灵丹妙药,助我快速恢复伤势,还未言谢。”叶天向刘子毅奉剑作揖谢道,但心中警惕却是丝毫不减。

    这天青部落的众人尽数被屠,而这刘子毅突然出现,恐怕并非巧合,叶天也是不得不防。

    “叶道友,你莫要客气,那日因为我跟那千足地龙相斗,无法分心来相助你脱困,才致你虚脱重伤,我本就有些愧疚,你又何必言谢。”刘子毅摆了摆手了,淡淡的说道。

    “对了,刘道友,那千足地龙可是被你斩杀掉了?叶天继续问道。

    “惭愧的很,我自负降妖除魔的口号,却是让那千足地龙又潜回了地下了,不过那千足地龙潜入地下后并没有休眠,却是在最近跑到了这极北之地,我一路追踪,不想那千足地龙居然来到这天青山附近,也是恰好遇上了叶道友。”刘子毅面露欣喜的说道。

    “那千足地龙本就不是凡物,刘道友不必因此自责。”叶天出言安慰道。

    “叶道友,此地不宜久留,我方才用神识扫过,怕是有不下百人跟在你身后。”刘子毅忽然话锋一转,一脸正色的说道。

    “也好,还请刘道友带路。”叶天稍作沉思,就开口应道。

    叶天思前想后,觉得这刘子毅所言非虚,当下也只能与其一同离去。

    “叶天跟刘子毅二人立刻离开了天青部落,在远处的一处荒山中,寻了一间已经荒废许久的小屋。

    “刘道友,还请为在下解惑。”叶天刚一进屋,就开口向刘子毅问道。

    “方才我刚赶到天青山后,就用神识向周围探查过,你身后所跟之人,全是血月教的教徒,看来那日从地宫离去之后,叶道友又跟那血月教教主起了不少冲突,才会招来如此多的血月教教徒的追杀。”刘子毅说完之后,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下,随后他手掌一张,屋内的中央之处就扬起了一团火焰,整个屋子的顿时暖和了少许。

    “先前听刘道友所说,那些血月教教徒遍布天下,行踪飘忽诡秘,不想果真如此!”叶天点头说道。

    “不过那血月教教主实力本就不俗,教徒党羽又是甚多,几次跟其遇上,其野心极不可谓不大,为何会连带整个血月教都投入无日宗门下?”叶天想到那血月教教主如此野心和心机,为何会甘于屈居人下,心中很是不解,当下开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