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宫 > 第三百八十九章 闭关之处
        叶天瞥了一眼徐温茂,旋即手中法决变化,趁着就要消散的镜光,两柄飞剑立刻调转方向,化作虹光一闪而过,分别朝着洪昇法王和幽冥鬼王袭去。

    洪昇法王和幽冥鬼王并未惊慌,而是各自立刻祭出自己手中的金身铃铛和长杆大幡旗。

    “铃铃铃!”

    金身铃铛响个不停,只见那金身铃铛的血色痕迹中,渐渐浮现出一女子的娇容,面带痛苦之色。

    长杆大幡旗一出来就涌出大片黑雾,转眼就将幽冥鬼王和洪昇法王隐于其中。做完这一切,仿佛还有些感觉不安,那黑雾突然分出一部分,转而扑向了那些忍着痛苦,双目失明的无日宗弟子。

    金身铃铛似有所觉,那血色中的女子猛然伸出一只利爪,抓向最近的一名无日宗弟子。

    “刺啦!”

    那名弟子立刻血肉横飞,鲜血顺着利爪的指尖迅速涌入金身铃铛之中。

    眨眼间的功夫,那名弟子已经干瘪成了风干的尸体。

    而那长杆大幡旗上的黑雾,更是威猛,只见它猛地一卷,立刻就有两三人没入其中,不待一息的功夫,地上已经多出了一堆黑漆如墨的骨头。

    显然,那些人的血肉骨髓已经尽数被长杆大幡旗吞噬殆尽,随之就见黑雾变得更浓。

    而在此时,叶天控制两柄剑没入黑雾之中,就听到两声闷哼从黑雾中传来,那两柄下品法器的长剑,已经折返回到了叶天的手中。

    “叶道友,怎会是你?”申阳子发现那青年竟然就是叶天,先前因为叶天故意打扮地颇为狼狈,故而没有第一时间认出来,此时相见,脸上顿时是露出了惊喜的笑容。

    “在下得知寇斌投靠了无日宗,本想回来提醒申长老,不曾想回来时上清教已危在旦夕。”叶天深呼一口气,快步走到寇斌身边,随手拿走了他腰间的储物袋。

    即使叶天之前已经练习了多次,然而连续同时控制两件法器变化攻击,仍然有些吃不消。此时他已有筑基后期修为,却依旧脸色泛白,体内灵力虚浮,显然已经无力再战。

    “寇斌死在叶道友手中,也是天道轮回,你来上清教不过一段时日,就已经知晓寇斌跟无日宗勾结,老夫又如何不知呢?只是原本打算引诱无日宗跟缥缈宗那些窥窃我教秘宝的人自相残杀,不想布局种种,最后竟然是弄巧成拙。”申阳子看了一眼叶天,声音中大有悲凉愤慨之意,不禁暗叹一声。

    “如今上清教大势已去,老夫深受掌教真人所托,誓本教共同存亡。如今那撼灵神木已经全部被老夫砍伐一空,皆在老夫的储物袋内,叶道友切记不能让此物落入苍岳跟无日宗手里,以免生灵涂炭。”申阳子从怀中掏出了自己的储物袋,郑重地交予叶天。

    “这……申长老如此厚重大礼,在下无以言谢,定将此物保管好,不让其落入苍岳与无日宗妖人手中。”叶天接过申阳子的储物袋,眸子中满是坚决之色。

    “对了,叶道友,由于苍岳举国来犯,我派的弟子都被挡住了,故而先前叶道友所托去苍岳送信之事只好搁浅了,其信物也一同在那储物袋中。此外我派禁地,掌教真人闭关之处,有条外人不得而知的秘密通道,这里有一道令牌交于叶道友,叶道友可以凭借此令牌打开机关,直接通往山下。”申阳子背负双手,目视远方,缓缓地道。

    “这……申长老,在下愿留下来与你一同御敌。”叶天见申阳子一副视死如归的姿态,忽然间心中豪气也是油然升起。

    “叶道友,老夫早已经知晓你是叶家后人,你那剑诀定然也是叶家先祖遗藏得到的,你身负血海深仇,使命不该在此而终,如若日后叶道友大仇得报之日,不忘能来此地为老夫点燃三柱清香,祭奠一下,老夫就心满意足了。”申阳子当机立断,唯恐叶天意欲留下,当场就舍下他离去了。

    叶天见到申阳子态度如此决绝,也就只好按照申阳子所言,奔着上清教的禁地而去。

    由于叶天持有申阳子所授的令牌,所过之处全部机关阵法应声而开。不多时,叶天就找到了申阳子口中的掌教真人闭关之处。

    山中的杀喊声不觉已经近了,叶天换掉身上的八卦门衣衫,再未作停留,立刻进入上清教禁地。

    入目之处,满地尽是灰尘,而在灰尘之上隐约印出一对对细小的脚印,叶天不用猜也知道这是寻宝鼠的脚印,而且还是刚刚走过没多久。

    “寻宝鼠!”

    叶天环顾四周,快步走向前方一具坐化的尸骨。

    而在那尸骨的脚边,一个破败的储物袋放在地上,叶天立刻探手抓去,就听里面突然传来“叽叽叽”的声音,叶天的脸色登时有些难看,直接将藏在储物袋里的寻宝鼠一把抓了出来。

    “好你个寻宝鼠,竟敢偷偷潜入这里偷东西。”叶天用手握紧寻宝鼠,冷冷地道。

    先前这寻宝鼠就是趁着自己不备,三下五除二就偷吃了那天青花,如今抓住了这寻宝鼠,叶天自然是要新仇旧账一起算。

    “叽叽叽!”

    寻宝鼠立即发出一阵急叫。

    叶天才不管它如何反抗,立刻查看上清教掌教真人坐化遗留下来的储物袋,发现里面有一张法宝的炼制方式,唤为青诀冲云剑,是由一百零八柄小剑组合而成的一柄飞剑。

    而且想要炼制这青诀冲云剑,必须要选用同根同源的材料一起炼制,然而想要炼制出一件法宝品阶的青诀冲云剑,几乎很难收集齐全所需材料。

    不过炼制青诀冲云剑并非不可实现,在那储物袋中还遗留一张残留一半的遗言,其中上段嘱咐申阳子,若是自己不能闭关突破,就要他继任掌门之位,誓要守住上清教基业,帮助燕国击败苍岳与无日宗,下段就是关于青诀冲云剑的介绍。

    原本,上清教掌教真人得到青诀冲云剑的炼制方式,第一想到的就是以撼灵神木炼制青诀冲云剑,只不过他在得到此炼制之法时,自己只剩下不足五十年的寿元。

    为了破丹成婴,上清教的掌教真人决定闭死关,又因他清楚申阳子和寇斌两位师兄弟的为人,只好隐瞒了青诀冲云剑的炼制方式。

    他比谁都知道,只要青诀冲云剑炼制出来,哪怕只是一件普通的上品攻击法器,上清教也会因它受到天下人的讨伐,故而他才隐瞒了青诀冲云剑之事。

    其实隐瞒青诀冲云剑的目的,也是为了将青诀冲云剑留给申阳子,只是上清教的掌教真人或许并没想到,上清教最终会走到如今的地步。

    储物袋中,除了青诀冲云剑的炼制方式,还有一些散发强烈灵力的木头,叶天不用猜也知道这就是无日宗与天下修士争相抢夺的撼灵神木。

    这憾灵神木号称天下至宝,外面众人争得你死我活,不死不休,今日叶天却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待叶天收好储物袋,不禁看到地面上散落的玉瓶,立即想到了什么。目光最终落在了寻宝鼠高高凸起的肚子。

    原本叶天还期待这闭关之处能有什么神兵宝甲或者是灵丹妙药,毕竟那上清教的掌教真人乃是结丹巅峰的强者,除了藏在储物袋中的憾灵神木跟青诀冲云剑炼制图谱,定然会有一些自身存留的灵丹妙药。

    不想却是被这寻宝鼠给捷足先登了,所有丹药早已经被这家伙给吃了个一二干净。

    “是不是你偷吃了所有玉瓶内的丹药?”叶天用力捏着寻宝鼠,用威胁的语气说道。

    寻宝鼠这次完全不作回应,也丝毫没有先前的惧怕之色,一副死猪任由开水烫的样子。

    叶天看见那寻宝鼠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但还是心存理智,只好无奈的叹了口气。

    叶天将那寻宝鼠用灵力制住,将其揣入怀中,目光再次环绕在整个洞府之内。

    只见这洞府的陈设十分简单,整体构造不过是个用来休息的石室罢了,除此之外竟然别无他物。

    清教掌教真人这般清贫的坐化,叶天也觉得意外,不过想来也是为了一心一意突破,才会将这洞府之中设计的如此简陋。

    想来那结丹到元婴难度,定是如同跨越天堑,叶天不知自己到了那时,会不会如同这上清教掌教真人这般艰难。

    山间的护山大阵此时突然停止了响动,先前整个山间的剧烈颤动感顿时消散。

    叶天此时想到方才苍岳大军跟无日宗那般山呼海啸般阵势,想来这边燕国各大宗门的联军怕是已经被逼上绝路了。

    忽然间,叶天眼光闪烁起来,心中有了一个十分大胆的想法,他又细细思索了一番盘,毅然决然的放弃了从这洞府逃离下山想法。

    那无日宗来者甚多,不过修为高深的却是不多,除了那血月教教主外,余下的法王都是筑基期,而燕国这边除了云念烟之外,还有好几名结丹期的长老。

    那无日宗仗着人多势众,却只能在山下靠着苍岳大军逞凶,但是在众人都逃到这上清教内,无日宗再想要以多取胜却是难上加难。

    虽然无日宗的赢面更大,但是燕国这边的修士断然不会坐以待毙,两方相争,即使无日宗侥幸得胜,实力也是要大为受损。

    先前叶天就有着想要坐收渔翁之利的想法,如此此景,正巧应和了他先前所想,如若能够趁着此机会,出掉血月教教主这个隐患,更是一举两得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