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宫 > 第三百八十四章 休养生息
        叶天从缥缈宗逃离之后,一路不曾停歇,直至来到一处僻静的山谷方才停下来。

    结丹期的修士已然具有神识,且不说那云念烟能够御空飞行,仅仅她方才战斗中所持的长剑,一看就是神兵法宝,想要追上自己简直易如反掌。

    然而令叶天诧异的是,云念烟居然没有来追杀自己,就这么平白无故地放他离去了。不知是念在唐芸笙的情面上,还是怕中了血月教的调虎离山之计。

    叶天轻叹了口气,不曾想叶家已经被灭族了这么久,余波还是如此绵延不绝。先前在地宫中也好,血月教教主跟云念烟的出现也罢,若非自己有所依仗,又心思缜密,这条小命就要交代于此了。

    尽管他刚来到这重天,有些事情还不甚清楚,只能且行且看,但是叶家后人的这个身份极为特殊,保不齐还会招来不少祸事。故而为了稳妥起见,今后在人多眼杂之地都要通过易容伪装,隐姓埋名,才能安心行走这一重天。

    更何况,叶天还不知屠灭叶家的是何方势力,若是让这些人知晓他的身份,恐怕自己的处境会更加艰难。

    而且最近一段时日内,无日宗各种为非作恶,缥缈宗又是咄咄逼人,前有上清教陷于内乱纷纷,尔后就连当今天下第一的凌云宗也有刘子毅出山来到边境之地。

    若说天下太平,不会发生什么事,饶是三岁孩童也不会相信。叶天有种直觉,这里的每一股势力都在暗中较劲,并且彼此之间马上就要碰撞到一起。

    如今这种局势,叶天也不知最终会出现怎样的转变,现在他唯一要做的就是在山谷中找个僻静之所,调理一下伤势。

    这处山谷内,草木极为茂盛,和外面那些光秃秃的群山截然不同。

    山谷的入口盛开着黄色的小花,花朵之下生长着嫩绿的小草,小草蔓延开来,一直向里延伸,偶尔会经过几颗茂盛生长的白桦树。

    那些黄色的小花,一路随着嫩绿小草蔓延,直至白桦树阴下方才消失。

    不过黄色的小花并非只有谷口的绿荫部分,而在山谷里面悬挂的一处瀑布周围也有生长,它顺着瀑布落下的水流,一路开到下面的小水潭,最后顺着水潭的边缘流动的小溪,一直向着山谷左侧的一个洞口延伸出去。

    由于山涧的瀑布很小,仅有不足丈许高,流下的水与其说是瀑布,倒不如说是山上涌出的泉眼,潺潺流动,始终不休。待下面的小水潭满溢而出,形成一条溪水,顺着左侧的山腹流去。

    叶天走过白桦林,踏着嫩绿小草铺砌的地毯,顺着那潺潺的溪水,快步走进山谷左侧敞开的山腹之中。这山腹内空间颇大,足有方圆百丈。

    在山腹的最中央有一块凸起的巨石,占据了大半个山腹。

    而外面流进来溪水,刚好绕过这块巨石,形成一个环绕巨石的水池,最后在山腹一处开裂的山体的缝隙,溜了出去,也不知流到何处。

    叶天走到巨石中,盘膝坐下。

    他托手于丹田,镇岳龟山图登时出现在他的手中,见其上绿雾缭绕,龟壳的纹理没有任何损伤。

    这镇岳龟山图果然如叶家先祖所言,是一件不可多得的防御法宝,若非今日遇到血月教教主和云念烟,尚且还不知这镇岳龟山图的防御能力那么强,就连结丹期修为的攻击也能抵挡。

    收起镇岳龟山图,叶天静坐运转起《九转引星先天诀》的第二重炼皮淬骨,通过经脉之中的星辰之力,使其在肌肉、骨骼、皮肤和经脉缓缓流动,循环往复,逐渐恢复着体内的伤势。

    收起镇岳龟山图,叶天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关于《诛仙剑诀》的文字,这是一部极为强大的功法,只需修出剑心,就可通过剑心与法器之间的感应,同时控制多件法器,攻守自如,待练至深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饶是资质卓越的叶家先祖,仍然用了十年时间方才完全掌握《诛仙剑诀》变幻莫测的奥秘。

    不过,叶天对此持有怀疑态度。

    《诛仙剑诀》中有明确记载,修炼剑心只需高超的悟性,可是想要控制多件法器,不单需要悟性,还需要修炼之人的精神强大,或者说结丹期以后的神识足够强大。

    只有强大的精神力,才能在控制两件、乃至两件以上的法器时,做到游刃有余,而且多件法器在互相配合下,攻击才会更加出其不意。不过叶天刚修炼出剑心,想要控制多件法器还颇为困难。

    叶天双目微闭,五心朝天,脑海中全是关于控制多件法器的介绍及方式,他在脑海中一遍又一遍地尝试,暂时都以失败告终。随着日升月落,叶天已经不记得自己演示了多少遍,直至整个控制过程熟记于心,未曾出现一丝纰漏。

    “呼!”

    叶天睁开双眸,轻轻地吐了口气,取出两柄在剑冢中捡到的失去气息的下品法器。

    旋即他在两柄剑上分别滴了一滴血,立刻感觉自己和它们之间有了感应。

    紧接着,凝聚在心口的那道杀伐之气,也就是剑心,忽然涌出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息在经脉中游走,叶天的眉宇之间霎时间散发出一股睥睨天下的杀意。

    这股充满杀意的气息,一闪而逝。

    叶天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变化,因为他已经尝试《诛仙剑诀》中所记载的,同时控制两柄法器了。叶天心念一动,右手掐诀,只见其中一柄剑瞬间飞起,在他的头顶盘旋一圈,接着化作一道流光直接冲向洞口之外。

    剑光闪过,洞口之外的溪水旁边的一块巨石,瞬间被劈开。

    叶天明显感觉到,修炼出剑心之后,自己控制的法器不仅速度更快,产生的威力也更为强大了,就连消耗的灵力也比先前减少了一半。

    “此次闭关修炼颇有成效,结丹期以下修为,几乎可以立于不败之地,哪怕再遇上云念烟,自己也有一战之力。”叶天的目光,落在了第二柄剑之上。

    他控制第一柄剑在自己的头顶上空不停盘旋,紧接着立刻催动第二柄剑。

    随着他手中的法诀变化,面前平躺着的这柄剑颤颤巍巍地浮动起来。数息之后,这柄剑缓缓地飞到叶天的头顶,连同先前那柄剑一起盘旋起来。

    不多时,叶天发现自己的灵力消耗得极为迅速,较之控制一柄法器消耗的速度快上三倍不止。

    照此情况来看,自己控制一柄法器时可以施展二十次,然而控制两柄法器,最多也就施展七次,灵力的消耗完全超乎了自己的预判。

    叶天面色变幻,甚至起了放弃修炼《诛仙剑诀》的念头,不过想到叶天先祖遗留下来的这部《诛仙剑诀》,攻击诡异莫测,威力更是非同小可,弃之又未免可惜。

    旋即叶天心念一动,手中法诀迅速变化,信手一指山腹角落处,溪水流出的缝隙。

    只见盘旋在叶天头顶的两柄剑,瞬间化作两道剑光,骤然射向缝隙之中。转眼之间,那处缝隙之上的岩石竟然从中出现一道整齐划一、极为细密的缝隙,一直自底部向上蔓延,足有数丈之高。

    而在巨石周围的小水潭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不见,最终干枯的剩下不到半尺宽的流动河床,至于两柄剑刚刚落下的缝隙处,一道深不见底的齐平切口垂直而下,一直延伸到藏在山下的一条地下暗河。

    叶天操控着两柄剑回到自己面前,将其收起,才算真正地松了口气,这《诛仙剑诀》控制两件法器的威力,竟然如此强悍?

    他看着那道几乎快把整个山腹分成两部分的整齐切线,欣慰地笑了起来,而在此时,他才发现自己的灵力已然枯竭了一半,整个脑袋也跟着头疼欲裂,眼前看到的东西都变得模糊不清。

    当初叶家先祖修炼《诛仙剑诀》用了十年,方才破碎虚空,在别人眼中看来已经是非常了得。自从叶天感受到《诛仙剑诀》的剑心修炼之艰难,心里更是佩服叶家先祖的坚韧之心。

    叶天坐在巨石上,强忍着头疼欲裂的感觉,开始运转《九转引星先天诀》来调整自己的状态。

    《九转引星先天诀》不愧是一部无上神功,银色的星辰之力顺着叶天的四肢百骸进入体内,不多一会儿,叶天头疼欲裂的感觉登时得到了缓解。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叶天的精神和灵力逐渐恢复,而他修炼的《九转引星先天诀》第二重炼皮淬骨,通过经脉之中的星辰之力,使其往复在肌肉、骨骼、皮肤和经脉的循环过程中,不断刺激整个身体、并通过这种方式增强身体的防御能力。

    不过,叶天渐渐发现自己在《九转引星先天诀》第二重遇到了瓶颈,无论自己怎么调动星辰之力炼皮淬骨,自身的皮肤、骨骼以及经脉,始终如一,没有任何进展。

    按照功法中记载,此时叶天需要调配出《九转引星先天诀》第二重炼皮淬骨第一次用的药浴,来刺激肉身的成长才行。

    而第一次药浴需要的主要材料就有月华草,星灵果,对于它们,叶天也没有多少印象,就连《五行鬼魈御罘术》的记载,也是对它们一知半解,只有一个模糊样子的描述,完全没有它们的作用和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