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宫 > 第三百零五章 偷袭
        江朝峰往日与人接触,总是挂着那副伪善的面孔,但熟悉他的人才清楚他的强势和狠辣,而他的独子被杀,显然已经让他露出凶狠的獠牙。

    “杀了他!”

    其他几人眼底寒芒闪烁,他们曾经和江朝峰一样,都是混乱之地落雁门的小人物,就是凭借着那份冷酷和凶狠,经历过无数次的厮杀,才从大量门中弟子中脱颖而出,成为顶层强者,可以说没有一个是善茬。

    “多谢诸位了。”江朝峰透过树林缝隙,看着叶瞳居住的那栋阁楼,毫不掩饰眼中的杀机。

    阁楼内。

    叶瞳眉头紧锁,他已经可以确定,令他心神不宁的并不是景恒,换做是平时,他定会与对方探讨相术和占卜之类的内容,但此刻他却没有丝毫的兴致。

    危机,有巨大的危机即将来临!

    叶瞳没有再进行推演,因为每次针对自身推演占卜,都会令他元气受损,面对即将来临的危机,他需要保持最佳状态。

    “如若是拍卖会之前,自己结仇的除了落雁门的人,便只剩下那位千音殿的天才祝隋涛,但经过拍卖会之后,自己前两日根本没有激发隔绝神识的阵法,说不定就有人探查到自己,企图抢夺自己的宝贝。”

    叶瞳一番沉思,也不能确定敌人到底是谁,叶瞳静静盘膝坐在窗口,一边默默修炼,一边通过生死簿探查着附近百米之内出现的人。

    一个时辰后,叶瞳发现六个可疑之人,他们六人在一个时辰内,从阁楼附近经过了两次。

    两个时辰后,六个可疑之人被排除两人,其他四人则从阁楼附近经过了三次;深夜时分,剩余的四人又被排除两人,而剩下的两人则在附近经过五次,甚至生死簿上还出现了一个名字:沅崇。

    “原来是他们!”现在叶瞳已经能够确定,自己被落雁门的人盯上了。

    除了曾经与自己有过一番厮杀的沅崇之外,另外那两位可疑之人,恐怕也是落雁门的人,而且通过那两人的名字颜色,叶瞳还判断出,他们都是筑基期强者。

    “两位筑基初期,一位先天九重,恐怕这附近还有其他落雁门的高手,看来对方真的是想致自己于死地啊!”

    叶瞳眼底寒光闪烁,他不是没有想过,向师父虞清求助,哪怕不求师父庇护,也可以找师姐秋墨过来,但这些想法仅仅在他脑海中存在了片刻,便又被他否决。

    遇到危机,便求别人庇护,前世也是强者的叶瞳,却是不愿意这般做,自己的修行路,自己披荆斩棘独自走,如若每次遇到危险,都想着找别人庇护,会影响他的道心。

    深夜时分。

    叶瞳戴上百变谱,换了身黑色衣服,通过生死簿判断方圆百米内的敌人,然后悄无声息的从阁楼后窗溜下去,融入到暗夜之中后,他朝着西北方向潜行过去,然而,当生死簿上浮现出一个名字后,令他心底杀意大起。

    “俞飞!”

    之前最起码在阁楼前小道上经过五次的落雁门强者,应该是筑基初期境界,而他此刻就在叶瞳前面七八十米的地方,正沿着一条蜿蜒小道走过来。

    “杀了他!”叶瞳眼底的寒光慢慢收敛,心底的杀意也掩饰住,就像是个经过的住客,迎头朝着俞飞走过去。

    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叶瞳平静的眼神打量着对方的同时,发现对方也在打量着他,终于,两人距离只剩下四五米远。

    “敢问道友,桃苑客栈怎么走?”叶瞳停住脚步,脸庞上浮现出几分笑意。

    “桃苑客栈?”

    俞飞看清楚叶瞳的容貌,以及身上的打扮,对方并非是自己监控的目标,所以警惕性大大降低,突然听到对方询问,他的表情微微一愣,这里不就是桃苑客栈吗?

    一把黝黑的匕首,在俞飞愣神的功夫毫无征兆的刺向他的心脏。

    “什么?”

    愈飞察觉的时刻,瞳孔瞬间收缩,身躯硬生生朝着一侧移动半个拳头,尽管对方的袭击太过于突然,但他终究还是避开心脏部位,在他左侧下腋处撕开一道血淋淋的伤口,这一瞬间,俞飞暗暗侥幸。

    “噗……”

    然而在下一刻,一道寒光刺进他的喉咙,甚至从他的后脖颈处穿透。

    叶瞳突然对俞飞痛下杀手,真正的杀招并非那把匕首,而是在俞飞躲避匕首的时刻,用星梭给予对方致命的攻击。

    叶瞳成功了,凭借着毫无征兆的偷袭,再加上只有几步之遥的距离,俞飞的喉管被刺断,颈椎被粉碎,颈部血管更是撕开,鲜血如柱般喷涌。

    俞飞的双手捂住前后脖颈,眼珠瞪得滚圆,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堂堂筑基初期的强者,竟然会被一个陌生人突然袭杀,他想不明白为什么?想不明白对方是什么人?

    “唰……”

    长剑出鞘,剑芒扫过。

    俞飞的头颅瞬间飞起,身躯则被叶瞳一脚揣进附近的草丛中,而飞起的头颅,也被剑尖挑住,丢向不远处隐蔽的角落。

    这一切。

    前后只有几秒钟的时间,昏暗的小道上除了留下不少血迹,行人却少了一位。

    不远处。

    一座阁楼的窗口,蓝天瑜戴着面纱,静静观看着昏暗小道上瞬间袭杀的那一幕,蓝天瑜的眉头皱起,眼底隐隐还有寒光闪烁,这里是桃苑客栈,是她们蓝家的客栈,在这里厮杀,更是挑衅她们蓝家的威严。

    不过蓝天瑜心里还有一丝疑惑,因为那位穿着黑色衣服,片刻间便袭杀一人的男子,身影看着有些熟悉,但容貌她却没有见过。

    忽然,蓝天瑜看到那位杀人者,慢慢转身,朝自己看来,目光对视,那种熟悉的感觉变得更加强烈,几乎是一瞬间,她的身影飘然而出,几个起落便出现在对方面前。

    “你是谁?”蓝天瑜的手,慢慢握住剑柄。

    “你很不错,这么快就突破到筑基初期,但现在情况特殊,别挡我的道。”叶瞳察觉到蓝天瑜的敌意,想到这里是蓝家的桃苑客栈,而自己杀人又被她看到,心中不由苦笑了起来。

    这声音……蓝天瑜露出错愕神色,看着叶瞳的眼神更加的疑惑。

    “你到底是……”蓝天瑜的话戛然而止,她眼神中爆射出一道骇然神色,失声惊呼道:“你是叶瞳?”

    坏了!

    叶瞳面色一变,身影朝着远处窜去,他识海中的生死簿上,已经浮现沅崇的名字,也就说明对方距离自己剩下不足百米距离,而以蓝天瑜的声音,百米外的修炼者绝对可以听到。

    “你别跑!”

    蓝天瑜没有想到,因为自己一句询问,对方竟然朝着远处飞奔而去,她仅仅是愣了个神,便朝着叶瞳追去。

    不足百米的地方,沅崇听到声音,脚步骤然加快,当他出现在叶瞳偷袭俞飞的地方后,顿时面色一变,地上的鲜血,还有空气里飘着的血腥味,都令他意识到,这里刚刚经历过厮杀。

    “俞执事?”沅崇循着血迹探寻,很快便发现了俞飞的尸体和头颅,这一刻,他脑海中再次浮现鲁长老被杀的画面,顿时大声吼道:“副门主,俞执事被人杀了。”

    滚滚声浪,瞬间传遍整个桃苑客栈。

    一时间!

    一栋栋楼阁里变得通亮,一道道身影出现在窗口。

    林地之内,盘膝而坐正在修炼的江朝峰,以及他身边的几位落雁门高手,清晰的听到沅崇的嘶吼声,顿时,他们面色一变,纷纷朝着声源方向扑去。

    “是谁?”江朝峰出现在俞飞尸体前,怒不可恕的暴喝道。

    “刚刚有人说话,应该是一男一女,朝着那个方向去了,应该是他们做的。”沅崇指向叶瞳和蓝天瑜消失的方向。

    “你们追上去,我去看看那小子还在不在,记得留下暗记。”江朝峰快速吩咐道。

    叶瞳在奔逃,几乎已经爆发出最快的速度,但依旧甩不掉身后的蓝天瑜,他心底暗暗恼怒的同时,身影快速钻进一条小巷里。

    “你怎么不跑了?”蓝天瑜还无法确定,眼前之人到底是不是叶瞳,但她想弄明白,对方今晚的表现是何意思。

    “蓝天瑜,你有完没完了?刚刚我杀死那人,是在你们蓝家的桃苑客栈,也被你看到了,但咱们之间还算是有几分交情吧?”叶瞳声音不大,恼怒说道:“那是我的敌人,企图要我性命的敌人,除了他之外,我居住的那栋阁楼周围,还有很多潜伏的敌人,我戴着面具袭杀一人,本来能无声无息的逃走,你那一句呼喊,恐怕已经把他们惊动了。”

    “真的是你?”蓝天瑜闻言愣了一下,急忙说道:“对不起,我之前无法判断你的身份,发生在桃苑客栈的事情,我自然要弄清楚。”

    “既然已经发生,我不会怪你,但你别跟着我了。”叶瞳取下脸上的百变谱,露出本来的模样,在蓝天瑜的注视下,说道:“我的敌人很强,单单是我杀死的筑基期强者,就已经有两位了,而且应该还有不少筑基期的强者,甚至是筑基后期的强者,你立即绕行回去,别掺和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