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宫 > 第两百七十八章 评价
        “运气?”昊沧想起叶瞳参加三宗两殿时的事情,顿时觉得很符合,心中不由得生出一丝优越感,运气只能好一时,未必能好一辈子的。

    “那你,现在是什么修为境界了?”

    “已经突破到先天境界了。”

    “嗯!”昊沧见叶瞳没有具体说出是先天哪一重,还以为叶瞳只是先天境界很低的层次,现在最多也就先天三四重,当下没有再追问。

    “你现在有没有时间?我正要去参加一个聚会,是咱们年轻一辈的天之骄子们的聚会,不管是三宗两殿的天才,还是来自其它大势力的天才,都会参加,对了,穆晓晨也会参加。”

    “聚会?好吧,一起去看看。”

    叶瞳对这种所谓天才聚会没什么兴趣,但听到穆晓晨参加,他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几年未见,既然都已经来到梦幻城,与穆晓晨见一面也是应该的。

    看到叶瞳一脸勉强的样子,昊沧心中微微有些不快,他邀请叶瞳一来是看在当年参加考核的情分,二来是看在穆晓晨的面子上,否则以叶瞳初入先天的修为,怎么可能值得他出言邀请。

    昊沧转过身,眼底闪过一道厌恶神色,心中已然是有些后悔不该邀请叶瞳,但话已出口,他也不好再出尔反尔,只能背对着叶瞳丢下一句“跟我来吧”便朝前走去。

    叶瞳不清楚昊沧的心思,就算知道也懒得理会,他和昊沧没什么交情,顶多只算是一起参加过三宗两殿的考核,都是来自紫府郡罢了。

    碧水阁。

    梦幻城档次挺高的庄园,虽然占地面积不大,但里面雕梁画栋,精致而典雅,几进几出的院落里假山小湖,绿树红花,风景很是优美。

    叶瞳跟着昊沧来到大门外时,便被几位魁梧守卫拦住,待到昊沧禀明身份后,那几位守卫打量了叶瞳几眼,见叶瞳默不作声,还以为是昊沧带来的随从,因此被放行入内。

    “进去后,不要乱闯,里面都是有身份的人。”昊沧看了叶瞳一眼,径直朝着里面走去,口中淡淡说道。

    “嗯!”叶瞳察觉到昊沧的冷淡语气,只是淡笑着应了声。

    此时。

    上百位来自三宗两殿,八大家族,以及各方大势力的年轻一辈天才们,三五成群,散布在里面的各处,彩灯照耀,把里面照耀的如梦如幻,随处摆放的桌上,是各种奇珍异果,美味佳肴。

    叶瞳跟着进去后,便听到有人叫昊沧的名字,而昊沧也仿佛将叶瞳忘掉,堆起满脸笑容迎了过去。

    叶瞳没有凑过去,也没那份兴致,他四处观望几眼,甚至没发现任何熟人,想到自己这几年的经历,叶瞳忍不住有些感慨,别说是其它宗门,其它势力的人,就算是法蓝宗的弟子,他认识的都不多。

    这几年,融合的少年叶瞳的思想,对他影响越来越少,尤其是小世界里的经历,让他渐渐又恢复成以前那个杀伐果断,成熟睿智的叶天了。有时候叶瞳真的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身为叶天还是这个少年叶瞳。

    湖畔凉亭,叶瞳走过去后,从桌上挑选了种水果,吃了几口,便随意找个石椅坐下,这个位置不算很好,相对其它地方来说甚至有些偏僻,周围更是没几个人,叶瞳四处观望一番后,便收回目光,看向斜对面角落,一个抱着长剑,怔怔发呆的少年。

    “狼孩?怎么叫这么个名字?“叶瞳通过生死簿探查到对方的姓名,字体颜色的深浅,显示出对方应该是个先天八重境界的高手。

    “这人比自己还年轻?”坐在凉亭里闲来无事的叶瞳,仔细观察着对方的面相,叶瞳发现,对方的面相真不咋地,之前的命运坎坷,已经经历过几次大灾大难,最近更是会有血光之灾。

    “倒霉孩子!”叶瞳在心里嘀咕一句,左右也是无事,当下开口问道:“你是哪里人?”

    狼孩缓缓抬头,冷冷瞥了眼叶瞳,随即又低头不语。

    叶瞳自讨没趣,也懒得再搭理对方,他希望穆晓晨早点出现,然后自己也早点离开这个没趣的地方,然而,足足等待了半个时辰,也没见到穆晓晨的影子,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看到两道熟悉的身影。

    “穆千岚?秦剑?这俩人怎么走到一起去了?”

    叶瞳看到,两人与七八个青年男女,从那栋阁楼内走出来,就在对岸宽阔的凉亭里入座。

    因为视角问题,叶瞳能轻易看到对面的人,而对面的人却是只能看到他半个身子,叶瞳回过头,目光不经意间从对面的狼孩脸上扫过,忽然发现狼孩正盯着对岸那些青年男女,眼神里……少了些冷漠,多了几分神采。

    “对面有你认识的人?”叶瞳随口又问了一句。

    “嗯!”这一次,狼孩倒是给了他点回应,伸手从石桌上拿起一个水果,犹豫了一下,直接丢向叶瞳,然后又拿起一个,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你近期,注意点安全吧!这梦幻城强者太多,别轻易招惹到别人。”叶瞳接住那颗水果,站起身准备离开,但看在这颗水果的份上,他还是提醒了对方一句,至于对方听不听,那就跟他没半毛钱关系了。

    然而,叶瞳刚迈出几步,便听到有人提起法蓝宗的几位熟人,甚至还提到了他的名字,声音来自小湖对面。

    “可惜啊!法蓝宗的那几位天才没来,否则今日就更热闹了,传闻法蓝宗的霞舞霜,还有康廉,以及蓝天瑜三人,已经突破到了筑基期,不知是真是假?”

    “霞舞霜几年前就是法蓝宗筑基以下第一人,突破到筑基期倒是没什么,但那康廉和蓝天瑜,倒是横空出世,以前都没听说过他们的名字。”

    “蓝天瑜是蓝家大小姐,身份地位极高……”

    “……”

    “对了,你们听说过没有,几年前法蓝宗还有一位奇才,好像是叫叶瞳,传闻他在后天八重境界的时候,就闯到了登天塔第三层,先天一重境界的时候,就闯到了登天塔第五层,传闻他好像打破了法蓝宗的闯塔记录。”

    “好像是有这么一个人,但这两年却突然销声匿迹了,恐怕也就是昙花一现,是天才是庸才真不好说,这种人没必要提及!”

    “师兄说的是,这样的人多了……”

    叶瞳听着那些人的评价,尤其是对他的评价,心里暗暗觉得好笑,宗主破苍天让他暂时不要去闯登天塔,而他也愿意韬光隐晦,结果就成了那些人口中昙花一现的人。

    小湖对岸的凉亭里。

    穆千岚听到对有人提起叶瞳,心中微微有些小小的期许,她这二十多年来,带给她印象最深的一个年轻人,便是叶瞳,每每想到之前与他的相处,还有不断被他怼的恼怒不已,穆千岚便觉得暗暗好笑,也很想再见见那个少年。

    “叶瞳是天才还是庸才,现在下定论还为时过早,我曾听他说过这么一句话: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再过几年你们便清楚了。”穆千岚替叶瞳辩解了一句,不知道为何,她就是不想被人轻看叶瞳。

    “如若是天才,早就应该一鸣惊人,何必需要再等几年?就算再给他几年,修为境界突破到咱们现在这种地步,那时候说不定咱们都已经突破到筑基期了呢!”那位谈及叶瞳是昙花一现的青年,乃是千音殿修炼天才祝隋涛,听闻穆千岚的话,他撇了撇嘴,脸上露出不屑神色。

    “叶瞳,现在也很强。”始终跟在穆千岚身边的秦剑,忽然冷冷瞟了眼祝隋涛说道。

    “他怎么强了?你很了解他吗?”祝隋涛知道秦剑喜欢穆千岚,其实他也对穆千岚有意,如今听到穆千岚反驳自己的话,而这秦剑又跟着附和,顿时让他心底暗怒。

    “不了解!”

    秦剑只是淡淡说了一句,便不再言语。

    “不了解跟着胡言乱语什么?我看那叶瞳,根本就不值一提,咱们就别说那种庸才了。”祝隋涛呛了秦剑一句,便准备把话题岔开。

    此时,这些人所在的凉亭周围,已经围聚过来不少人,也都听到了针对法蓝宗弟子的议论声。

    忽然,一道声音传出:

    “法蓝宗的叶瞳,今日也来到这里,碰巧遇到,就随意把他带过来见见世面了。”

    一瞬间。

    众人的目光纷纷落在昊沧身上,这令昊沧心底暗喜,要知道,他虽然也算是出类拔萃,但和凉亭里的这些天才相比,却依旧有些差距,平时想让所有人把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根本就不可能。

    “叶瞳真的来了?”穆千岚直接站起来,眼神里流露出一抹惊喜,别人没有察觉,但注意力始终在穆千岚身上的秦剑,却敏锐的捕捉到了。

    秦剑有些意外,他没想到穆千岚刚刚不但为叶瞳辩解,现在竟然流露出一抹惊喜神色,这说明什么?说明那个叶瞳在穆千岚心里,有着几分地位。

    他们有何关系?

    以穆千岚的性格,怎么会对一个年轻男性产生这种情绪?

    秦剑若有所思,目光也开始朝着周围移动。

    这一刻。

    所有人都在四处观看,哪怕昊沧有何不例外,昊沧由于之前悄悄关注过叶瞳去的方向,所以很轻易的便看到小湖对面,已经准备离开的叶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