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宫 > 第两百四十八章 主仆关系
        中柱大陆波澜壮阔,强者如云,除了本土强者之外,周围其它四座大陆的强者,也如飞蛾扑火一般涌向那里。

    传闻中柱大陆作为星辰世界的中心区域,天地灵气更加浓郁,天材地宝更是数不胜数,乃至五花八门的异宝,都令人眼花缭乱,心神摇曳。

    东睦大陆的修行之人,心怀大志者不是想着封侯拜相,被千万人敬仰,而是拥有着与天地博弈,与日月争辉,披荆斩棘冲杀到中柱大陆的勇气。

    叶瞳很是向往,即便前方还有无数的艰难险阻,甚至是敌人,他亦不会退缩。

    “老奴愿陪着小主人屠强敌,杀海兽,往那中柱大陆走一遭。”药奴静静站在叶瞳身旁,修为的突破,寿元的增加,令他心底也涌现出一股雄心壮志。

    “我希望将来在登天梯前,你也能豪言壮志的说陪着我到第二重天走一遭。”叶瞳回过神笑道。

    “第二重天?小主人的意思是,如若能够推开天门,将会进入上面的那个世界?”药奴神色一动。

    “塔的形状,你知道吧?”叶瞳做了个手势,低声说道。

    “知道!”

    “咱们所处在的星辰世界,就相当于是最下层世界,将来如若咱们将来登上天梯,推开天门,就相当于是到了塔的第二层,据我所知,还有第三层,第四层。”叶瞳思考了一下说道。

    “这怎么可能?咱们所处的星辰世界,先不说五座浩瀚的大陆和星罗棋布的岛屿,单单是茫茫大海,就已经无边无际,如此庞大的世界,怎么只会是一个层次?”药奴露出满脸的骇然,失声惊呼道。

    “事实就是如此。”叶瞳平静的说道。

    药奴忽然沉默了下来,叶瞳描述的世界,打破了他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刷新了他的世界观,一时间,他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个世界,有着太多未知的存在,咱们现在还太弱太弱,想要了解的更多,想要领略更多的精彩,就必须不断强大,唯有实力才能令咱们一层层冲上去,我倒是想看看,这个世界到底有几层?”叶瞳深深看了眼药奴。

    “老奴……”

    药奴想说陪着叶瞳一起,但他自己的情况,却是心知肚明,虽然他的修为突破,寿元也增加了数十年,但他没有丝毫把握能陪着叶瞳一层层冲上更高层次的世界。

    “我明白你的想法,认为自己年岁已高,将来不知道能走到哪一步,对吧?放心,这世界上稀奇古怪的事情太多,各种宝贝也数不胜数,那些能够洗髓伐脉,令人脱胎换骨的灵丹妙药,说不定真的存在呢!再或者,有种神奇的宝贝,就能令你返老还童呢!”叶瞳微微一笑说道。

    药奴闻言,顿时忍不住苦笑了起来,那种级别的宝贝,恐怕这星辰世界都不存在吧?至于上一层世界……药奴尽管不愿意相信,但心底还是滋生出一丝的希望。

    有希望,就能产生斗志。

    就在此刻,药奴心里的斗志被激发出来。

    修炼,修炼者们亘古不变的事情。

    叶瞳修为突破到先天九重,因为修为境界突破太快,所以没有再服用丹药,也没有服用灵果和灵液,他只是取出宝髓,默默吸收炼化,在体内积累着元气数量。

    先天境界突破到筑基期,体内的元气会发生质变,形成全新的力量……真元,液态真元的存在,也就预示着修炼者蜕变到修道者,仅此一步,便能令人脱胎换骨,实力暴增。

    叶瞳不急,当年在地球上修炼的时候,修为境界已经极其强大,纵使结丹后期的强者,都无法与他媲美,因此,叶瞳深知基础的重要性。

    万丈高楼平地起!

    地基打的越牢固,境界就会越稳固,将来突破的高度也就越高。

    另外,被叶瞳摄入体内的剑胚,经过在这几年的蕴养,也变得光泽夺目,如若加入珍贵材质炼制成飞剑,所能爆发的威力也会极强,只是在他突破到筑基期之前,是无法炼制成飞剑。

    不过令叶瞳最在意的是另外一件武器:星梭。

    这件异宝是天星城城主封岁寒送给他的礼物,以封岁寒的身份地位,赠送的宝物自然是极其珍贵,叶瞳炼化之后,曾经试过这件异宝的威力,纵使是媲美筑基初期的异类强者,都被他一击重创。

    可以说,除了识海内的生死簿,星梭也是叶瞳的杀手锏。

    蓝城,醉乐坊。

    前院庄园楼阁彩灯炫耀,歌舞升平,香烟缭绕,莺莺燕燕的青楼女子,环肥燕瘦,三五成群,流连在那些一掷千金的贵客之间;而后院则气氛肃穆,十几位魁梧大汉把守,任何人不得擅入。

    后院内,安禄宏身穿红袍,面色阴沉的坐在铁木椅上,而站在他面前的醉乐坊管事,心里暗暗发寒,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一条毒蛇盯住。

    “没找到?”

    安禄宏攥紧拳头,随着戾气出现,森然问到。

    “是没找到,我派人快要把整个蓝城翻过来了,却依旧没发现那个女子的踪迹。”余管事一脸苦涩的说道。

    “废物!”

    安禄宏身形一闪,一脚踹在余管事胸口,直接把他踹出门外后。

    “再给你三日,如若三日之内还找不到她,你就准备等死吧!”看着余管事又挣扎着爬起来,胆战心惊的回到面前,这才冷冷说道。

    “噗通……”

    余管事双膝一弯,直挺挺的跪在安禄宏面前。

    “小主人,您就饶了我吧!属下一定全力以赴派人寻找,如若她还在蓝城,找到她自然没问题,但她万一离开了蓝城,就算我又通天的本事,也找不到她啊!”余管事声嘶泪下的说道。

    “砰…给我滚,就给你三日期限。”安禄宏再次一脚把他踹出去,厉声喝道。

    余管事喷出一口鲜血,再次挣扎着爬起来,这次他没有返回到安禄宏面前,而是躬着身倒退几步,然后转身朝着院门外走去,在他背对着安禄宏的时刻,眼底则闪过一道怨毒神色。

    本来他忠心耿耿,但被安禄宏虐待几年后,终于获得来到蓝城做事的机会,这几年天高皇帝远,身边没有安禄宏,他过的倒是非常滋润,但安禄宏此番到来,却又让他陷入水生火热之中,甚至连性命都要不保。

    “不能说!”

    “他待我如狗,我管他的死活?”

    “与其被他杀了,不如让他早点去死,这些年自己积累了大量财富,纵然本家会怪罪下来,自己也能抽身躲到其它帝国,过完滋润的后半生。”

    “希望,那伙寻找安禄宏的人很强,能轻易把安禄宏那个混蛋给千刀万剐。”

    余管事的身影,消失在院门外。

    “给我查查他这几年,到底贪下多少财富,养不熟的狗崽子,留着只会添堵。”安禄宏微微侧脸,沉声说道。

    “是!”角落里闪出一人,应声而去。

    “虹梅,你进来。”安禄宏揉了揉眉心,唤了一声。

    片刻后,一位婀娜多姿,模样秀美,身穿白色长裙的女子走到他面前。

    “少主何须为了一条狗奴生气呢!至于那个女子,怕是身受重伤,远远逃命去了吧!”白色长裙的女子轻声说道。

    “那女子的美貌,纵使整个天澜帝国都找不出几个,再加上她年纪轻轻便已经突破到筑基期,如若能弄到手中,将来不但多尤物陪在身边,还能成为我的左膀右臂。”安禄宏搂住她纤细的腰肢,直接把她拽到怀里。

    “模样再美,如若是个毒妇,亦不能留,此前我就警告过你,蓝城是个凶地,有可能会令你葬身于此,可你偏偏不信,我现在仿佛已经看到祸根的来源,咱们接下来,可要谨慎一些。”虹梅心底一叹,幽幽说道。

    “如若我没发现她脸上的奴隶印记,当时倒不会直接对她出手,但她一个奴隶,能翻出什么浪花?如若能找到她,大不了高价从她的主人那里,把她给买回来。”安禄宏冷冷一笑,开口说道。

    “虹梅,我知道你的天赋能力,预测的事情有很大几率发生,但你别忘了,我此番出来,可是把星战给带了出来。”

    虹梅闻言,沉默不语。

    她推测到的那一缕天机,安禄宏能否活着离开蓝城,就在星战身上,她只希望,星战是个忠心耿耿的奴才,否则自己也要另做打算了。

    百宝楼。

    金掌柜正在热情的招呼着客人,忽然察觉一个穿着黑衣,戴着面罩的消瘦青年走进来,他神色微微一动,招来一位店里的伙计招呼身边贵客,径直朝着那个消瘦青年走去。

    “欢迎贵客,请问您是购物还是售物?”

    “我需要一万颗金晶,我想这个消息值这个价钱。”消瘦青年从怀中取出一个竹筒,塞进金掌柜手里,然后用那嘶哑的声音说道。

    “哦?”

    金掌柜从竹筒里抽出纸条,打开快速扫视几眼,顿时面色一变,眼神也变得凌厉起来,沉声说道:“你是谁?为何要提供给我这条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