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宫 > 第五十三章 再见穆晓晨
        部酷图回想起叶瞳之前询问他的嘴脸,顿时苦笑道:“他问我还要不要继续购买,而且愿意给我打八折,扬言要多少有多少。”

    “哈哈哈……”穆晓晨放声大笑,大声说道:“没错,就是那个死要钱的混小子,诸位,你们慢聊,我要去见见他。”

    部酷图一愣,急忙说道:“您怎么能屈尊去见他呢?我马上去隔壁,把他叫过来。”

    穆晓晨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你如果想倒霉,那就尽管过去,那小子……可不是善茬。”

    “那,那还是穆兄您过去吧……”

    部酷图不傻,意识到穆晓晨不会大放厥词后,又想到隔壁房间里的金家二爷和东方侠,顿时便不再吭声。

    “能够轻易写出两首旷世好诗词的少年郎,我倒是也想见一见。”

    程思雅眼神里流转着异色,她了解穆晓晨的性格,骨子里流淌着的都是傲气,能够令他屈尊前去相见,那位叫叶瞳的少年绝对不一般,她心里倒是也生出了一见的心思。

    蓝卓越淡笑道:“那就一起去。”

    周围十几位青年才俊听到三人的话,嘴里纷纷迎喝着,心里震撼莫名,要知道在场的每一位,在郡城都拥有着很大的能量,现在竟然要集体屈尊见一个少年郎,恐怕天网帝国的太子来了,才有这般待遇吧?

    “你们这是干什么?”

    叶瞳面色古怪的看着涌进厅房的众人,心里暗暗苦笑,没想到为首的那人竟然是穆晓晨,倒是他旁边的金秋生和东方侠,金世学三人,看到穆晓晨和程思雅到来,脸上浮现出震惊神色。

    “叶瞳,咱们又见面了?”穆晓晨嘴角噙着一丝笑意说道。

    叶瞳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堂堂郡王之子就这般清闲吗?不帮忙整理政务,不刻苦修炼,我真为将来的紫府郡堪忧!”

    “我这也是闲暇之余来喝个酒……”穆晓晨心底升起一股无力感,这货在这么多人面前,还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啊!

    就在穆晓晨想再次说话的时候,叶瞳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传闻紫府郡民风彪悍,女子也会乔装打扮逛青楼,现在看来,好像现实比传闻更甚,逛青楼连乔装打扮都不用了,佩服,真是佩服。”

    程思雅露出错愕表情,她没想到叶瞳竟然转脸挖苦起自己。

    部酷图心里对叶瞳不喜,看到他竟然敢对穆晓晨和程思雅冷嘲热讽,顿时怒喝道:“你胡说八道什么?这位程姑娘乃是飘香楼的头牌清倌,你休得胡言乱语。”

    “喔?”

    叶瞳露出恍然神色,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站起身,对着金秋生和东方侠抱拳说道:“两位老哥,今日就到这里吧!这飘香楼的姑娘实在是太美,我年纪还小,怕等会把持不住自己,做出什么风流韵事,惹人笑话。”

    说完,叶瞳看都不看场内那些一张张变得格外精彩的表情,招呼道:“药奴,吃饱了没?要是没吃饱,等会咱们再去买几张咸饼果腹,这飘香楼的酒水不错,但菜肴却是差了些。”

    “好!”药奴闻言起身。

    主仆二人,就这般在众目睽睽之下闪身离开,搞得众人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

    半晌后,穆晓晨才如梦初醒,那张俊朗的脸庞上挂着无奈神色,对着众人抱拳说道:“诸位,你们自便,我还有事要去处理。”

    说着,他根本就不给别人说话的机会,急匆匆的朝着外面冲去。

    “……”

    众人面面相觑,被这种结局给弄得满头雾水。

    “有意思!”

    程思雅莞尔,心底对叶瞳产生了几分好奇,向着众人告罪一声,也是带着两名丫鬟离开。

    飘香楼大门外。

    穆晓晨追上来后,没好气的说道:“我说叶瞳,你不给我面子的事情,我既往不咎,但你来到郡城竟然不找我,是不是太过分了?”

    叶瞳停住脚步,直视穆晓晨,正色说道:“是我的错,我想你道歉,如果下次再来郡城,我一定第一时间去吃大户。”

    “这还差不多……”

    穆晓晨没想到,叶瞳竟然来这招,不过,他满腔的郁闷顿时化作云烟。

    不对!穆晓晨忽然心底一紧,了解叶瞳个性的他,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叶瞳再次说道:“作为赔礼,明早我请你吃药膳,但你也要帮我个一小忙,没问题吧?”

    穆晓晨警惕道:“先说何事。”

    叶瞳笑道:“我在飘香楼拿出一首诗,希望能够获得诗圣冠首的名号,因为我最近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没时间盯着这件事情,你就派人帮我盯着点,如果我那首诗最终夺冠,你记得让人帮我把一万两蓝金给取回来。”

    穆晓晨惊讶道:“就这种小事?”

    叶瞳反问道:“那你还想我有什么大事找你帮忙?”

    “咳咳……”穆晓晨干笑两声,然后不假思索的说道:“没问题,我回头就吩咐下去,保证不会出岔子。”

    叶瞳微微点头,转头瞟了眼飘香楼的招牌,感叹道:“这青楼的姑娘真不错,怪不得能成为紫府郡最火爆的青楼。”

    穆晓晨错愕,喃喃问道:“你是说程思雅?”

    叶瞳反问道:“程思雅是谁?”

    穆晓晨苦笑道:“就是刚刚我身边的那位姑娘,被你挖苦的那位。”

    叶瞳点头说道:“是啊!我说的就是她,虽然我也见过不少美女,但能够跟她相提并论的,屈指可数。”

    “我说你能不能高雅一点啊?”

    穆晓晨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自己跟这家伙的脑回路,根据就不在一个层次上面,人家程思雅可是艳冠群芳,被誉为紫府郡第一美人的绝世佳人,怎么到了叶瞳嘴里,就显得那么污啊?

    “你留在这高雅吧。”叶瞳摇了摇头,说道:“我要回去了。”

    穆晓晨一愣,一脸疑惑的问道:“回哪里?寒山城?拍卖会不是还没开始吗?你不是想要得到血魔虫吗?急着回去干嘛?”

    叶瞳说道:“我的意思是,回住处睡觉。”

    “你……”

    穆晓晨很想掉头走人,但有件事情他还没问。

    “你还有事?”叶瞳看向对方。

    穆晓晨问道:“你住在哪里?”

    “桃苑客栈。”叶瞳有些不情愿的说道,他最怕的就是麻烦。

    穆晓晨笑道:“那里不错,明日我去找你。”

    叶瞳问道:“你真的很闲?没事别来找我。”

    穆晓晨耸了耸肩膀,说道:“将来我不会继承紫府郡郡王之位,自然很清闲。”

    叶瞳眉头一扬,说道:“既然如此,那你两日后过来吧,到时送你个小物件。”

    片刻后,叶瞳站在飘香楼门外,看着穆晓晨离开的背影,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对于这位郡王之子,他心里有些好感,跟他相处起来也非常的愉悦。

    “小主!”药奴叫到。

    叶瞳转过身,询问道:“怎么?”

    药奴犹豫了一下,问道:“小主是否是想家了?”

    家?

    叶瞳眉头皱起,他知道药奴为何如此询问,自己抄袭的那首诗词《水调歌头》,就是表达的思乡之情。

    只不过,叶瞳心里虽然有些思念,却是思念地球上的亲人,自己的儿子,对于这个世界的叶瞳,以及他的家人,他获得的记忆里只有一个和他在金鸾山脉失散的哥哥,至于家在哪里,他不知道。

    “算是吧!”叶瞳没有解释,这事儿也没办法解释。

    药奴说道:“小主可还记得家在哪里?待到郡城的拍卖会结束,老奴愿意陪着小主回去一趟。”

    失去霍蓝秋的威胁和束缚,两人现在完全是自由身,如果不是心念叶瞳的恩情,药奴离开他也没有什么问题。

    叶瞳闻言摇了摇头,说道:“我当初年纪太小,很多事情已经记不清楚,还是算了吧!如果以后我能找到他,或许还有机会。”

    “你哥哥?”药奴一脸好奇的问道,他从来没听叶瞳提到过这件事情。

    叶瞳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我还能记起的往事,也只有那个带着我逃命到金鸾山脉里的哥哥了,至于他现在是生是死,或者身在何处,我完全不知晓,甚至,他现在长成什么样子,我恐怕也分辨不清了。”

    “唉,那就难办了……”药奴深深叹了口气,金鸾山脉危险重重,叶瞳的哥哥怕是早就葬身兽腹了。

    叶瞳没再继续说下去,抬腿离开,心里对实力的追求更加强烈,他还记得那晚的幻想,如若将来能够屹立在这个世界巅峰,是否能找到回家的路?是否能找到前往仙界的办法?

    回到桃苑客栈,叶瞳没有急着休息,拿着玉石继续雕刻。

    药奴抱着龙头拐杖蹲在墙角,静静端详着让他近日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叶瞳,最近叶瞳的表现,令他非常诧异,玉雕,阵法,诗词,性格……他不知道是叶瞳成熟了,还是叶瞳以前在韬光隐晦?

    “小主!”药奴忽然开口说道:“其实,您如果愿意的话,根本不用雕刻玉雕出售,有其它办法能够短时间内赚取大量金银。”

    叶瞳闻言愣了一下,转过头问道:“什么办法?”

    “卖诗,一首诗十万蓝银,这可是无本生意啊。”药奴一脸兴奋的说道。

    “得了吧,别打这主意了。”叶瞳暗暗无语,他能碰到部酷图那个冤大头,已经是非常走运,哪里还希望再遇到这种不缺钱,而且喜欢诗词的土豪啊?

    药奴询问道:“小主是觉得,您的诗词卖不出好价格?”

    “这个世界,如果是修炼功法出售,倒是能卖出好价格,但诗词……呵呵!”叶瞳摆了摆手,他肚子里的诗词倒是有不少,关键是能有几个冤大头愿意买呢。

    对于叶瞳的话,药奴倒是不怎么认可,摇头说道:“树的影,人的名,还是有人会在乎的,就比如那位叫做部酷图的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