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隋末之大夏龙雀 > 第八百九十章 人口
    李煜看着对方一眼,身着白衣,外罩红色大氅,身后跟着两个侍女,只见那女郎明眸善睐,眼横秋水,皮肤白皙,十分美貌,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望着李煜的时候,双目中带有一丝恨意。

    “你是什么人?”李煜淡淡的询问道。

    “民女罗蒋氏见过陛下。”美貌女子银牙轻咬,却是盈盈下拜。

    “陛下,此女乃是罗成之妻蒋氏,其父乃是幽州户曹蒋正。”赵慈皓赶紧在一边解释道:“此女善琴,大概看今日景色不错,故而在阁楼中弹琴。”

    “嗯,不错。这个罗成啊!可惜了。”李煜摇摇头,如此美貌的女子,从此只能是守寡,罗成家有美妻,却不识天时,让人惋惜。

    “陛下,罗成,真的死了吗?”罗蒋氏美目望着李煜,好像生怕从李煜口中听到结果一样。

    李煜沉吟了片刻,才说道:“罗成武艺不俗,朕想招揽他,可惜的是,他不愿意。在临渝关被古神通射杀。不过,罗蒋氏,将军战死疆场是幸事,或许这就是罗成的夙愿,你,还是要保重自己的身体。”乱世就是如此,父母死了儿子,妻子死了丈夫,儿子死了父亲,自古都是如此,死了丈夫的不仅仅是罗蒋氏一个人。

    罗蒋氏听了身形颤抖,粉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哀伤,俏罗成乃是罗艺之子,武艺高强,相貌俊秀,符合许多女子心中人选,和罗蒋氏感情还不错。

    “小娘子,小娘子。”身边传来侍女惊慌的声音,等到罗蒋氏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周围的李煜等人早就消失了,只有两个侍女还站在自己身后,一时间悲从心中来。

    “走吧!”蒋罗氏粉脸上露出悲伤,连行动都变的迟缓起来。

    回到行在房间,房间内很暖和,温霞赶紧迎上来,帮李煜解下大氅,江影和江燕奉上热水和毛巾,帮助李煜擦手。

    “传旨,让幽州户曹蒋正来见驾。”李煜脑海中想到那个白色身影,对外喊道。

    蒋正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读书人,唯一的优势就是生的俊秀,也娶了一个漂亮的女人,生的女儿更是不俗了,被罗艺看中,做了罗成的妻子,蒋正也是一步登天,成为幽州户曹,在幽州官僚中,也是属于上层人物。不过,这一切,随着李煜的进城,所有的东西都改变了。

    “哎!”蒋正想到未来,顿时叹了口气。

    “老爷,你说琴儿?”蒋张氏走了进来,脸上露出一丝惶恐。这些天,她可是看到了幽州的变化,也能看出蒋正的变化,她更加担心的是自己女儿蒋琴的事情。

    “哎,罗艺父子现在还在负隅顽抗,不是我们能改变的,他父子两人是生是死,与我们没关系。”蒋正淡淡的说道:“至于琴儿,陛下圣明,应该不会牵连妇孺的,而且,罗艺反抗,罗寿不照样好的很吗?不过是军权没有了而已。”

    “大人,宫里面来人了,召大人进宫。”蒋张氏还准备说什么,外面有下人在外面禀报道。

    “陛下要见我?”蒋正面色一变,心中一乱,他只是在入城的时候,远远的见了李煜一面,幽州户曹听上去位置很重要,但实际上,在李煜面前,根本不算什么,也没有机会单独见驾,没想到,李煜居然单独见自己,这是他没有想到的。

    他出了大门,看见赵慈皓站在府外,一队士兵护卫着马车站在一边,他心中一惊,赶紧上前拱手说道:“劳烦大人等候,是下官之罪。”

    “哈哈,蒋大人,你我通殿为臣,不必如此,走吧!陛下已经等候多时了,我等不能让陛下久等啊!上车吧!”赵慈皓用羡慕的眼神看着蒋正一眼,到底是有福气之人,生了一个好女儿,合该有这样的运道。他很快就静下心来,拉着蒋正上了马车,笑呵呵说道:“蒋大人,请。”

    “大人先请。”蒋正心中忐忑不安,赵慈皓现在可是幽州第一人啊!自己这个户曹哪里能比得上对方。

    赵慈皓却是拉着蒋正上了马车,在马车上坐了下来,两人聊了一阵之后,赵慈皓忽然说道:“蒋大人,罗成死了,被古神通将军射杀于临渝关。”

    “啊!”蒋正面色一变,顿时面色有些不好看了,他还想着罗成日后若是能归顺李煜的话,自己也能跟着后面走运,最起码能保住一定的富贵,没想到罗成居然死了,这下可就不好了。

    “罗成是死了,令嫒不知道以后可有什么想法?”赵慈皓忽然笑道:“今日下官与陛下在王府中赏雪,令嫒的弹了一手的好琴啊!”

    “啊!”蒋正面色一变,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件事情,瞬间他就明白这里面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自己女儿的姿色他是知道的,想来是皇帝见到自家女儿的姿色,这才有了今日的见面,一时间,他不知道如何是好了。他看了一眼赵慈皓,见赵慈皓再也没有说什么了,而是静静的坐在那里,好像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心中却是复杂的很。

    蒋正虽然是一个读书人,但绝对不是傻子,反而还很聪明,否则的话,也不可能坐稳户曹这么长时间,赵慈皓的言语就已经说明这一切了,大夏皇帝看上自家女儿了,而且还需要自己去做说客。

    马车静悄悄的进了行宫,赵慈皓带着蒋正进了书房,见李煜手执朱笔,正在书写着什么,手边还放了不少的文书,蒋正偷偷的扫了一眼,只见上面的封面很熟悉。

    “渔阳郡户三千九百二十五,北平郡户二千二百六十九,安乐郡户七千五百九十九,涿郡户三万八千九百五十三户,蒋卿,是这样的吗?”李煜将手中的白纸递了过去,淡淡的说道:“幽州也就是涿郡最为富饶,但人口也只有三万多户,相比较中原差的太多,但这些数字是正确的吗?朕看过江都的数据,在大业五年的时候,前朝武皇帝曾经下令整顿户籍,查看国中人口,应该九百多万户,对吗?那现在幽州应该有多少户?蒋卿能说说看吗?”

    蒋正听了面色一变,做了这么多年的户曹,他自然知道这里面的道理,偌大的幽州不过五万户左右,虽然幽州处在边塞之地,可是人口绝对不止这么多。剩下的人口都去哪里?蒋正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