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对鬼皮了一下就无敌了 > 第二十五章 我,许宪,绝对不曰蛇【三更】
    看在桃夭夭并非一无是处,林泉决定带上她。

    不过她白天肯定不能这么大摇大摆的跟着,需要一把伞。

    然后林泉郁闷的发现自己那把崭新的黑伞丢了。

    桃夭夭跟着疑惑,震惊的表情极为到位,好似在说:什么?居然有人连伞都偷?什么人这么缺心眼!

    所以林泉没有怀疑她。

    徐胖子在一旁想说什么,但最终选择了从心。

    林泉是人,桃夭夭可是个鬼,他最怕鬼了。

    没办法,林泉亲自去买了一把伞。

    单纯一把伞,是没有办法护住桃夭夭的,毕竟她太鸡儿弱了。

    不过只要林泉将伞放在周围,替她分担阳气,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

    一辆小货车咣当咣当的行驶在南市郊外的路上。

    徐胖子的表兄弟做大理石生意,在郊外盖了一座厂房,从云市进来的大理石,就存放在厂房中。

    为了方便,他表兄弟将住房也盖在附近。

    郊外的路虽然也是水泥路,可是年久失修,显得坑坑洼洼,小货车减震又不好,一路上颠的难受。

    大约半个小时后,经过一段土路,又爬上一座小土坡,小货车总算到了地方。

    一栋小洋楼孤零零的坐落在湖边,四周环境还不错,就是看着太寂寞了。

    “你表兄弟命挺硬的。”林泉忽然来了一句。

    徐胖子一愣,“怎么说?林哥,难道这里风水不好?”

    林泉看了他一眼,我懂个屁的风水。

    但不得不说,三年里灵异事件频繁增加,你表兄弟独自一人住在这种偏僻的地方,直到最近才遇鬼,这个命是够硬的。

    徐胖子来之前便打电话通知了他表兄弟。

    小货车停下来后,小洋房里便走出一个20岁左右的消瘦青年,身上有一股土豪的气质,在这个岁数就做出这种成绩来,这个青年的前途很广。

    只不过,这个青年显得很是忧郁,虽然着重打扮了一番,可依旧给人一种颓废感。

    看见徐胖子和拿着一把伞的林泉下车,青年脸上挤出一丝微笑,上前迎接。

    他看着外表上比他还年轻的林泉,心里犯嘀咕。

    不过他也没怀疑,对徐胖子的人品有所了解,觉得这个表兄应该不会坑他。

    “老表,这位便是你说的驱鬼大师了吧?快快请进来,我特意备了酒菜。”

    三人进入小洋楼,客厅的桌子上摆好了小菜。

    小菜都是一些家常小菜,而酒水则是一些高档的白酒。

    进入小洋楼,气温顿时就有所下降。

    确实是阴气导致。

    林泉摆摆手,“酒菜不忙吃,先带我在你这房子里转转吧。”

    青年连连点头,“好好好。”

    跟着青年走在后面,用阴阳眼四处观察的林泉漫不经心问道:“对了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青年指了指自己,笑了笑道:“我,我叫许宪。”

    “嗯?”

    林泉惊了。

    他刚刚还在看白蛇缘起,现在就冒出一个许仙?

    徐胖子看出了林泉的心思,苦笑解释:“林哥,我表弟叫许宪,宪兵的宪,不是那个敢曰蛇的许仙。”

    林泉点点头,虽然不是那个许仙,但敢取这个名字也够头铁。

    不一会,他们便将整个房间都逛了一遍。

    林泉并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

    而且系统没有发出提示,如果有鬼物在他身周,系统都会发出提示。

    可以初步判断,这件房子里并不存在鬼物。

    如果说没有鬼,可这个房子里的阴气,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林泉摇了摇头,决定还是了解完情况再说。

    等会将桃夭夭放出来,看她能不能找出一些不同寻常的地方。

    围坐在饭桌前,林泉三人喝着酒聊天。

    “大师,你说我是不是真的遇上鬼了?!”许宪给林泉倒了一杯酒,忐忑着问道。

    林泉端起酒,轻轻抿了一口,“不好说,你先给我说说你这次在云市有没有经历什么奇怪的事情?”

    听徐胖子说,他一提起许宪这次去云市的经历,许宪脸上便露出恐惧,那肯定是遇到了什么。

    原本林泉以为他是见鬼了,可现在听许宪所言,他应该是没有见过鬼,而只是怀疑自己惹上了鬼,那么他这次去云市到底经历了什么?

    “有!”

    许宪肯定的点头,深吸了一口气,将一杯酒咕嘟吞下,回忆道:“最近那个蛇盘山不是挺火的吗?这次进完货,我和几个一起去进货的朋友便约好去蛇盘山野游。”

    那一天,许宪和一群朋友,驾驶着当地一个朋友的车开往蛇盘山。

    一路上,他们聊天打屁,唱着狂放的歌,好不悠闲。

    “许宪,说起蛇盘山这个名字,蛇应该挺多的吧?遇到白蛇,哥几个给你抓来当老婆。”

    “对对,正好你小子还没有讨老婆,其实你的本命就是白素贞!”

    “哈哈哈,许宪,你爸妈给你取这个名是天意,你说不定真是那个敢曰蛇的家伙转世!”

    敞篷越野上,许宪的朋友们喝着啤酒,各个调侃年龄最小的许宪,一个个放飞自我。

    许宪无语:“滚你们丫的,阎大头,狗剩子,刘书记,你们特么天天拿我名字开玩笑,有意思吗?”

    “哈哈哈哈哈。”

    -------

    下午,他们来到蛇盘山,特意避开了有人烟的村子,在一处峡谷中搭建了帐篷,峡谷中有一处湖泊,两边是陡峭山壁。

    在其中大叫一声,回声能传很远。

    因为这一路而来,精神都有点疲惫了,大家决定明天再出去探索游玩。

    晚上,四人在帐篷外点了一堆篝火。

    吃着烧烤喝着酒。

    喝着,聊着,吃着,渐渐地,四人都有些醉了。

    四人都不觉,正值夏夜,峡谷两边的山崖上绿荫环绕,可却没有任何虫鸣叫鸟声,这本身就极为不正常,而且夜晚的峡谷中,黑的不像话,只有篝火照亮的这两米距离有光亮。

    四人在静寂的山谷中,略有醉意的脸在昏沉火光映照下,渐渐显得诡异。

    他们身后一片黑暗,给人一种有什么东西突然冒出来也不奇怪的感觉。

    这时候狗剩子突然站了起来,“我先去解个手。”

    然后摇摇晃晃的拿着手电筒走向远处。

    直到手电筒的光消失在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