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香火炼神道 > 第七十五章 郭姓士子
提到永安府郭家,也是赫赫有名的家族,夏京之中更有人做官,人脉甚广,年轻一辈郭鑫更是天生神童,喜好结交奇人异事,自身文名在外,得到不少大儒青睐,日后也是一个大官。

更有精通天机术算之人,早就言明郭鑫乃是一个大气运之辈,就算身死也是会被大夏祖庭吸纳进入,只要大夏不灭,死后还能得享无数的香火供奉。

趋之如骛者更不在少数,混在郭鑫的麾下,死后也能谋个出身。

郭鑫却是心不在为官之道,家人当其年幼,也未逼迫,每每有诗词歌赋流传于世,名声更是传扬越远,西北三州大多读书人都知道永安府的郭鑫。他却是对修仙之道颇为感兴趣,可是他这种出生,天生就被打了大夏王朝的标记,也没有大派会大逆不道的收他。

大夏祖庭对天下间大名声,大气运者,大功德都是有着关注,就等这等存在身死之后接纳到大夏祖庭之中,增强大夏祖庭的底蕴,每朝每代都是如此做法。

如今在永安府郭家府邸之之中,少年郭鑫倒是一脸仰慕的看着面前的老者,手持着一柄木竹就能将金铁长剑个削成两半。

西北三州修行者不多,很多手段都弱了天下几分。

“哼,这就是雕虫小技,我等剑修的手段可不是如此简单,剑修才是天下间最为强大的存在。”

老者一脸的不屑,他都展示了几番,料想着郭鑫少年心性估计也是按捺不住。

郭鑫一脸的孺慕之情说道:“封师自然厉害,我门下的食客可都不敢与您对视一眼。”

“我也知道你的心思,我东南剑宗可不是小门小派可比,你要是想拜入宗门之中,普通的宗门对你无用,大的宗门也不会因为你和大夏那边讨个人情,不过我倒是能如你所愿。”

“封师所言,郭鑫明白,考验真的如此简单。”

“自然,你不信我。”

那封姓老者一脸怒容,郭鑫立刻有些害怕,他也是普通人,见识过得罪了这位东南剑宗的高人的门客下场,那门客颇有几分手段,却是死的无声无息,凄惨无比。

封太觉心中暗道,要不是要这个小子去取剑,他才不会如此多废周折,他与无量剑性命交修,无量剑彻底被炼化之时,也就是他身陨之时,除非他肯回到东南剑宗,舍去一声修为,苟延残喘,借助着东南剑宗的灵药,或许还能多活个几十年,对他来说,丝毫没有用处。

郭鑫即使大夏祖庭命定的阴官,又是大气运之人,况且封太觉在他的身上也看到了几分剑修的资质,也是一个好苗子,他这等天师存在要是收一两个有着特殊资质的徒弟,只要不强求,也算不了什么大事。

那日他与洪修平大战,各自身受重伤,散开而去,辗转便来到永安府,见到了郭鑫,他虽是剑修,对于一些手段也是丝毫不陌生,也知道郭鑫十分有机会能取回他的无量剑,这才显摆神通,将郭鑫忽悠的不要不要。

“我明日变启程,定然完成封师交代的考验。”

“需知,只能你一人前往,不得外力相助。”

“明白。”

一番交谈,远在白云山的徐渭还不知道要来一个小偷,还是一个大气运者。

登八品以来,徐渭只迅速是用大量神力直接凝练神体之后,并没有细细的参悟其中的变化,就急匆匆出去谋划金属矿母的存在,如今正好可以慢慢的参悟一段时间,日子倒是过的也算充实,而金属矿母也慢慢的融入到白云山之中,山林之间多了一些的金属锐气,山神印的底蕴增强也随之发生一些不可明说的变化。

徐渭对金行之道的参悟也变得容易了几分,可惜的是阴冥寒铁是受到战场的煞气,杀气,血气机缘巧合之下诞生的矿母,虽属于五行金行,不过并不纯粹,至少一段时日之后,白云山的神兵就不在担忧兵器的问题。

水行之道,最为柔和,也是包容无比,一道清水河的水脉不停的融入每日被消磨底蕴的无量剑,水脉也变得越发神异,各种水生动植物都生长的生机勃勃。

白云山之中山下的村民的日子也过的更为的惬意,山中生机盎然,无论动物还是植物都生长的很好,小动物多了,猎户也是喜笑颜开,虽是春季,但是也有一些成熟的野菜,瓜果可以从山中取用,整个白云山对于山民们就像是一个大宝库一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身穿一件蓝色锦袍,腰间绑着一根石青色涡纹角带,一头如风般的长发,有着一双黑色的星眸,身材修长,当真是潇洒文雅品貌非凡,正是郭鑫,骑着高头大马,来到白云山之中。

略微耗费了十两银子就得到一个猎户道路,白马也是神骏,马蹄生风,行走在山路之中也是如履平地。

昔日玉阶千道,已经成为过往,白云道观深深地藏于山林之中,要是没有一点毅力,根本无法前往,而平日的供奉祭拜,几乎附近的每家的祖庙之中都有白云山神的神像。

徐渭如今并不缺少香火,倒是不太需要山民每日前来白云山之中祭拜,山变之后,路段更是难走。

“公子,顺着这条路径,一路向上就能看到白云道观,到时候就能去祭拜白云山神了。”壮年猎户一脸谄媚的介绍着。

这位公子一看就是家底丰厚,要是再打赏一些那就更好。

“白云山神,名声在外,本公子自然回去祭拜,不过白云山也是一处风水胜地,景色优美,你且去吧,已经无需你带路。还有这里是十两银子,算是赏赐与你。”

猎户再次得了一笔收入,也是欣喜无比,告谢之后,便也乖巧的离开。

郭鑫的记忆力很好,猎户也在山林之中摸索了一条道路,他也不害怕自身会迷路,白风马更是一批有着灵性的马,认路的能力也强。

他从身后的剑匣之中,拿出一柄寒光闪闪的宝剑,细细的感应着,这把剑被封太觉做了手脚,能感应到无量剑的位置所在。

而他郭鑫更是要一路前往,无论是遇到什么野兽毒蛇都要独自面对,另外一方面封太觉也不想中途发生变故,才这么强烈的要求。

林中之路复杂,郭鑫离开了小径大道,披荆斩棘之下,身上的蓝色锦袍早已经被划出几道口子,长发也都被一根带子束缚在身后,完全没有之前的风度翩翩,而是有些狼狈。

每隔一段时间,他都要停下确定方向,不过他不知道无量剑也不是固定不动,被镇压在水脉之中,随着水脉的游走,也会发生一些细微的变动。

好在他的运气不错,很快听到了水声,感应用的宝剑发出的迹象变得更为的清晰,能够察觉到无量剑就在其中。

封太觉也隐约知道徐渭是不会在身边镇压无量剑,必然将其放置在一处,不然剑生锐气,杀伐煞气对任何修行者来说都是有碍的存在。

“你是什么人?”

“你又是什么人?”

一人身穿道袍,一人身穿锦袍,两人都是十六七岁的少年,更是手中都持有一柄利剑,纷纷对视看来,虎视眈眈。

“白云道观周观是也。”

“永安府郭鑫。”

两人自报家门,也都是好奇,同辈之人未见过如此特殊的人,便攀谈起来。

“你也是学剑的吗?”郭鑫好奇问道。

周围的树木到处都是剑痕,看来这个少年练了有一段时间。

“十八般武艺,剑为我最挚爱。”周观也是老实,如实回答,他所用利剑,还是当日斗剑失败的士子留下。

“为何在此练剑。”

周观犹豫了一番还是回答道;“长辈告知,每日午时在此练剑大有裨益,便选择在此。”

徐渭镇压无量剑对于白云山之中的神兵神将来说也不是什么秘密,刘璋更是将周观当做弟子一般,无量剑意对他无用,不过对于周观还是有些用处,自然告知了一些信息。

郭鑫也能察觉到手中的配剑震动的越发的厉害,朝着不远处的清澈水流看去,在阳光的照耀下,隐约能看到一柄剑在其中游走,被困在方寸之地一般,他顿时对此行的目的有些怀疑,封太觉可是告诉他不要理会白云山的人,可是白云山的人明明知道无量剑再次,自然哟有着蹊跷。

“我也爱好剑法,不如我们比一比。”

少年心气皆高,尤其是两者同为爱好剑法,郭鑫知道周观在此,也将取剑之事抛诸脑后。

“好。”

周观练剑也有一段时日,武道修为更是到达后天巅峰,不过却在临门一脚卡主,刘璋身前也是这般修为,对于后来的境界也只能提点一二,倒是没有情圣经验可以传授。

白云道观之中,白云七子转换门庭,开始炼气,参悟六丁六甲神咒的也不在少数,周观虽然也得到传承,依旧是不喜,倒是没有多做研究。

两人对立,剑指着对方胸口。

周观看出郭鑫毫无修为,只是有着少年的灵动敏捷,也就没有选择仗着力量欺负人,而是单纯的比较剑法。

两者也算是同出一门,封太觉传授的一些基础剑法也是无量剑的简化,而周观除了基础剑式是得到刘璋传授,其余全都是参悟无量剑。

一招一式,郭鑫使来是一板一眼,充满着*法度,纵横之间,皆为有迹象可循,而周观却是每一剑如同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两者不分高下。

郭鑫也是嫉妒了,他对剑法了解不多,也知剑意为重,他是落在了下乘,没想到一个山民的资质比他还高,凭借着他的眼光自然明白周观练剑不久,也没有名师指导。

“不打了。”

索性直接退后三步,不管不顾。

“这?”

周观还觉得学到不少,顿时有些傻了,呆若木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