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4296章 再见夜莺!
    丫鬟在说谎?
    苏锐在听了兔妖的话之后,猛然一惊,手一抖,差点把这珍贵的茶水给洒了出来!
    “你的意思是,这茶里有毒?”苏锐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难道说,自己之前的阴谋论,其实是正确的判断吗?
    “咳咳……大人,您想到哪里去了……”兔妖也被苏锐的奇葩脑回路震惊了一下,随后说道:“我想说的不是有毒,而是……”
    苏锐直接打断:“你刚刚说那两个丫鬟撒谎。”
    “是的……”兔妖坐直了身体,摆出了一副某个东洋动画片中推理专家的样子,做了个虚扶眼镜的动作,清了两声嗓子,说道:“这两个丫鬟之所以撒谎,是因为这一壶花茶肯定不是那什么总厨送的。”
    军师点了点头,她抿嘴笑了笑,流露出了睿智的目光,已然看穿了所有答案:“这花茶如此珍贵,一个总厨可送不起,必然是得到了李家核心成员的授意。”
    “军师说得对,而且,这个授意送茶的李家核心成员,铁定是个女人!”
    “你们见过哪个男人会给男人送花茶?而且还心细如发的附送了四个杯子?”
    “我可以确定的是,这个送茶的女人很善良!”兔妖一副推理专家的样子,说道:“她知道我们这里有多少人,也没有任何挑起内讧的意思!名义上是送给了大人,但是实际上却照顾了我们所有人的情绪!”
    苏锐看着她,不禁问道:“这是你作为女人的直觉吗?”
    军师补了一刀:“不,这是最起码的推理。”
    “我推理不出来,说明我太笨?”苏锐摸了摸鼻子。
    “不。”军师摇了摇头:“你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我已经身在局中了吗?”苏锐有点不太明白。
    “或许,等到明天的才俊之战,一切答案便可揭晓了。”军师笑着,也不过多解释。
    等到几人吃完了早餐,翠松山的一行人便已经来到了山下了。
    果不其然,这一次带队的……是夜莺。
    张不凡并没有来。
    他的目的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想要借着这次才俊之战,把夜莺推到所有江湖门派的面前,为她未来继承掌门之位造势!
    许久未见,苏锐远远看到身穿一身黑色古典长裙的夜莺,还有点不太适应,有种恍惚的感觉。
    这一身衣服是纯黑的,极为修身,使得夜莺的流畅身材尽显无余,但是这衣裙之上却不带有任何装饰,非常的朴素,配合上夜莺那干净利落的短发,显得她英气逼人。
    跟在夜莺身后的,是二十个翠松山弟子。
    其中有两名弟子是要参加这一次的才俊之战,至于比武招亲……翠松山不感兴趣。
    “姐姐。”夜莺看到军师,快步走了过来。
    她的眸光明显有些波动。
    姐妹两个轻轻的拥抱了一下。
    “家里都还好吗?”军师问道。
    “都挺好的。”听到姐姐这么说,夜莺稍稍地有点意外。
    因为,这一次,军师说的是——家里。
    听了军师的这句话,夜莺的心里面不禁有点感动。她们之间相处多年,有些心情已不用多言。
    随后,夜莺看到了苏锐,看似很淡定地说道:“你好像变帅了一点。”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夜莺的俏脸微微地红了一分。
    那么长时间没见,有些想念确实是在心底流淌着,无法言说。
    苏锐看到夜莺浑身上下所散发出来的英气,也笑了笑:“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了。”
    每一个妹子都喜欢别的男人夸自己好看,无论是夜莺,还是军师,都不例外。
    更何况,这句夸奖的话,还是出自于他的口中。
    这小半辈子,夜莺只和一个男人有过说不清也道不明、剪不断理还乱的纠葛。
    而那个男人,此时就站在她的眼前。
    双方之间的故事,很明显,还将继续下去。
    每个人之间的追求都是不一样的,对于夜莺这样性格的姑娘来说,她不会从早到晚黏着苏锐,估计更不会主动表明自己的心迹。
    当然,在情感方面,夜莺的经验几乎是为零的。
    她现在也不知道怎么面对和苏锐之间那吵吵闹闹的冤家关系。
    不过,自从上一次在翠松山附近的酒店打穴、接连打烂了两张大床之后,这一男一女之间的关系似乎就开始突破到另外一个次元了。
    当时的夜莺觉得自己需要好好地冷静一下,或许距离拉开了,这一段关系也就能够冷处理下来了,不至于再这么让人头脑发热,日思夜想。
    可是,她是这样尝试了,距离也拉开了,但——距离产生美,这句话是绝对有道理的。
    虽然见不到,只能够听闻他的消息,偶尔还可以视频聊聊天扯扯淡,但是,那种思念并没有消失,反而像是夏天雷雨之后的杂草,开始不受控制地疯长起来。
    在这种情况下,夜莺其实很期待这一次的才俊之战。
    这样,两人就能见面了。
    当然,以她的性格,若是苏锐不主动挑明的话,夜莺可能永远也不会讲出来——或许,在她的心里面,这一段关系也仍旧是一笔糊涂账呢。
    看着自己妹妹的那张俏脸开始渐渐变红,军师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了,她抿嘴轻笑,也不出声打扰。
    就在夜莺胡思乱想的时候,苏锐已经伸出双手,一把将对方拥在怀里,两只手毫不怜香惜玉地在对方的后背上重重地拍了拍,砰砰作响。
    这家伙的手劲儿可真的不小。
    这个拥抱可没有半点男女之间的暧昧之意,反而充满了战友之间久别重逢的感觉。
    大概是传说中的——熊抱?
    反正,夜莺是被苏锐拍懵逼了,甚至还控制不住的咳嗽了好几声。
    周围的几个妹子简直看呆了。
    兔妖的神情之上全然都是艰难:“我的天啊,大人这样子,也能撩到妹子?人家怎么不打死他啊……”
    “你有病啊,拍那么重。”夜莺斥责了一句。
    不过,虽是斥责,声音之中却充满了柔和的味道。
    显然,夜莺太知道苏锐是个什么德行了,她当然也不会因此觉得自己被浇了一盆凉水。
    “走吧,咱们去房里聊天。”苏锐说着,大大咧咧的揽着夜莺的肩膀就进院子去了。
    剩下的二十个翠松山弟子,一个个都懵逼了,他们平日里可绝对是怕极了夜莺师姐,怎么今天,在那个男人面前,冷面师姐乖得跟小绵羊似的?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这些弟子们互相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在燃烧着的熊熊的八卦之火。
    …………
    “那个搂着白莺进院子的男人是谁?”
    这时候,一队身穿白衣的男人正从山路上走上来,大概有三十人左右,站在最前方的是一个高大的青年,他留着平头,剑眉星目,整个人透出了一股英武的气息。
    这是白君山的队伍。
    他们也是前来参加才俊之战,而这个高大青年,则是名叫白城壁,是白君山掌门的大弟子。
    “大师兄,那个男人应该是白莺的旧友,看起来很亲密,至于他们之间到底是有着什么关系,那就不得而知了……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哪个门派的。”
    这白城壁的面色不变,但是眼神却一下子便阴沉了许多。
    “又是拥抱又是搂住肩膀的,他们这关系看起来可真的非同一般呢。”白城壁说道。
    这句话里面似乎带有淡淡的酸味。
    “大师兄,你不必在意,毕竟,咱们这次的目标是李秦千月。”一旁的师弟看似安慰着说道:“虽然白莺很不错,但是李秦千月应该更胜一筹,而且据说这位叶普岛二小姐的性格极为的温柔,远不像翠松山白莺这般冷冰冰的。”
    这白城壁看了看夜莺所进入的那间小院,又低头看了看腰间的佩剑,眼眸微微透出了一股凛冽的味道,自言自语地说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吗?”
    一边是夜莺,一边是李秦千月——这两个姑娘都是名动华夏江湖世界的大美女,若是能娶其中一人回家,祖上都烧高香了!
    可是,对于这白城壁而言——小孩子才做选择,成年人全都要!
    他的自言自语,让一旁的师弟们有些稍稍的意外,毕竟,在他们看来,大师兄对夜莺的心思应该早就已经熄灭了。
    确切的说……是被扼杀在了萌芽的状态之中了。
    早在四个月之前,白君山的掌门便带着门下弟子去翠松山交流了一番,当时,白城壁见到了夜莺,惊为天人,回头便托自己的师父前来提亲。
    毕竟是男未婚,女未嫁,而且郎才女貌,珠联璧合,不管是从容貌、身份、抑或是武学天赋来看,双方之间都非常的般配!简直像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挑不出任何的毛病来!
    并且,如果白君山和翠松山能够完成联姻的话,那么也同样是强强联合,可以横扫其他各大门派了!
    可是,张不凡对此并不感冒,甚至连一丁点的热切感觉都没有表现出来。
    他只是说了一句:“婚姻大事,要征求我弟子本人的意见。”
    张不凡这表现,简直和这叶普岛上的李龙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两个掌门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过巨大了,而这种差距,大部分是和野心有关!
    ——————
    PS:第七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