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农医悍媳:傲娇夫君宠入骨 > 第1773章 处变不惊
    楚帝字字诛心,穆衍已出了一身冷汗,却是处变不惊,俯身叩首:“陛下,”

    “你给朕住口!”

    然而,楚帝声色俱厉地怒喝,并不给他开口的机会。

    太极殿上暗流涌动,能站在这里的,又有几人是蠢货。

    朝臣从一开始的震惊,到慢慢地深敛沉稳,已然猜出了楚帝的意图。

    穆家屡次对付小青萝和容九,楚帝隐而不发,不过是时机不成熟而已。

    这时,有朝臣走了出来。

    “陛下,厌胜之术,此乃大逆不道之罪,罪同谋逆,请陛下严惩!”

    “穆家恃功跋扈,妄图谋害九公主,颠覆我南楚社稷,请陛下严惩!”

    “穆王勾结逆贼,残害顾将军在先,穆妃联手穆家谋害九公主在后,穆家狼子野心,还请陛下严惩!”

    “历来哪个逆臣反贼,不说自己冤枉?恳请陛下严惩!”

    “请陛下严惩!”

    大殿上,乌压压地跪了半数的朝臣,一字一句,皆要楚帝处置穆家。

    穆衍手脚冰冷,沉然道:“众口铄金,未必就是真相事实,那侍女虽是穆妃娘娘身边的人,可她进了慎刑司,又岂知是不是屈打成招?君要臣死,臣不敢违逆,但陛下若以此判定穆家有罪,如何堵天下悠悠众口?”

    不愧是一朝丞相,每一句话都击中要穴。

    那侍女被用刑,是事实。

    穆家放低姿态,却斥皇族仗势欺人。

    楚帝不恼反笑,语气格外的森然:“君要臣死,你若当真不敢违逆,又何来心存不服,陷朕于不义?穆爱卿啊,朕今日才知道,你这个天子近臣,有多不把朕放在眼里。”

    “臣惶恐。”穆衍嘴上说着惶恐,面上却无半点惊慌之色。

    楚帝目光极冷,直刺穆衍心肺,幽寒地缓声道:“该惶恐的人是朕才对,你们穆家谋害朕的公主,被当场撞破,穆爱卿你还能拿百姓来逼朕,难道朕今日处置了你,处置你穆家,朕就是昏君了?那朕这个皇位,不如就让于你来坐如何?”

    穆衍仍然是那一句:“臣惶恐。”

    “朕告诉你,朕是不是昏君,不是由你说了算,是由天下万民,是由后来史书说了算!”

    穆家一党见楚帝铁了心要处置穆衍,纷纷劝谏。

    “此案尚有不明之处,各中隐情还未可知,恳请陛下三思!”

    “穆家世代忠心耿耿,恳请陛下三思!”

    “恳请陛下三思!”

    穆家一党,也黑压压地跪了一地。

    若穆家倒了,他们也完了,哪怕知道楚帝雷霆震怒,也得硬着头皮为穆家求情。

    楚帝可以直接将穆家定罪,却不能不顾忌穆家一党。

    这便是帝王的无奈,哪怕权倾九五,却也得受朝臣的掣肘。

    楚帝看着跪了一殿的大臣,神情深沉莫测。

    大殿上寂静一片,一抹凛然浮上心头,朝臣们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许久,楚帝开口了:“禁卫统领何在?”

    “臣在,”

    楚帝的声音里,却再也听不出喜怒,只有无尽的森寒:“将穆清歌押入天牢,穆家上下,暂且囚禁于府中,若无朕的旨意,擅自出府半步者,杀无赦!”

    禁卫统领拱手:“臣领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