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 第226章 我很快会死,你还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白娇娇羞红脸的看着萧书景。

    她……望着他一时说不出话来。

    他要和她一起洗澡,她能拒绝吗?她完全说不出口。

    此时,萧书景抱着白娇娇来到浴室。

    这一刻,白娇娇身体都绷紧的看着萧书景。

    萧书景动作轻柔的将白娇娇放在浴室内的沙发上。

    “我回房洗澡,你洗好就先躺下休息。”他宠溺的看着紧张的白娇娇,他嗓音轻柔对她说:“今晚,我有事和你说。”

    语罢,他俯身在白娇娇额心落下一吻,他转身离开。

    白娇娇惊了,这次不是她羞的说不出话。

    她对于萧书景的行为举动给震惊的舌头打了结,完全想说却说不出。

    这怎么回事?

    他先对她说今晚一起睡,然后他又说和她一起洗澡。

    她被他给撩的不行,然后他轻飘飘的对她说他回房洗澡?

    就这样?

    他就这样?

    撩完她就跑,他可真是刺激!

    气死她了。

    “啊……萧书景你这个混蛋……”她气结的大吼一声。

    白娇娇很生气,非常生气,她自己随意冲个澡就吃完药就直接躺床,但她越想越气。

    他说:今晚我和你睡!

    他说:我和你一起洗澡!

    她……

    气死她了,她每次都被他给撩出内伤,可他最后都走了,从来他都负责放火不给她灭火。

    下刻,她气势汹汹的从床上起来然后走到门口,当即把门给从里面反锁。

    “我让你和我睡!”她气结的还踢了一脚门,“我让你和我一起洗澡!今晚我不和你睡,我也不和你洗澡,你自己在你卧室睡觉去!”

    说完,她转身关灯躺床。

    “睡觉,睡觉。”她连手机都没开机也没打算玩手机,“睡着就什么都不想,免得想到萧书景就来气。”

    这一刻,萧书景洗好澡,他换了一件白色浴袍,个性短发下容颜俊美非凡,领口微敞露出结实的胸肌,颀长身躯散发着高雅的贵气。

    他抬手拉了拉领口,因为心脏处的伤口露了出来,要是被白娇娇看到,她肯定会很心疼。

    只是……

    他眉头一拧,手放在白娇娇卧室门柄上却发现拧不动。

    显而易见,白娇娇把门给反锁了。

    他看了看这门,然后转身离开。

    屋内的白娇娇越想睡着,却怎么都睡不着,因为心里烦闷的不行。

    但她就是不睁眼,否则一睁开眼她就更加不想睡。

    此时,离开了没多久的萧书景回到白娇娇的卧室门口,在他修长的右手中拿着一把钥匙。

    他把钥匙插在门孔内轻轻一拧,门轻松被打开。

    下刻,他慢慢推开门,发现房间内连灯都没开。

    他将手中的钥匙放在门口的桌上,然后反手关上门没有立刻走向内卧白娇娇处。

    白娇娇把灯都关了,门也锁了,显然不愿意他进来,所以他要是开灯会让她更加不高兴,还会生气。

    他站在门口一会适应了房间内的昏暗的光线,所幸娇娇的窗帘没拉,外面的亮光给卧室内带来了光线。

    下一刻,他才慢慢轻手轻脚走到白娇娇床边,他一眼看到白娇娇侧躺在床上,因为她侧腰被扎伤过,所以她侧躺的面相正好朝着自己。

    她的床很宽很大,当初她来居住特意为她换的大床,所以她就算躺在还算靠在床边,床沿的距离也够他侧躺在她身边。

    小心翼翼,他侧躺在她床边,手轻轻放在她的腰上,当即他就感到白娇娇身体一僵。

    白娇娇鼻息间是属于萧书景清清冷冷的雪冷香,睁开眼却因为没开灯房间光线很暗,让她看不真切他。

    但他微凉的手放在自己腰上,他掌心的凉意让她隔着一件单薄的睡裙感受的清楚。

    “你……怎么进来的?”她惊了,这一晚上她惊了太多,但更多的是他到来让她顿时火气十足。

    萧书景伸出一手让白娇娇小脑袋枕在自己手臂上,他声音轻柔回应她:“钥匙。”

    白娇娇:“……”

    萧书景低头在白娇娇额心落下轻柔的一吻,“为什么锁门?”

    “我生气。”白娇娇语气狠狠的出声。

    萧书景:“……”

    他想了想似乎自己没有做错吧?

    但是白娇娇不高兴,那就说明他做错了。

    “对不起。”他嗓音满是歉意的给白娇娇道歉。

    白娇娇:“……”

    这……

    本来她非常气恼萧书景,结果他的一句“对不起”,一瞬间将她所有对他的怒火给消灭。

    他,有毒!

    “你……”她张嘴却说不出话来,她的火气都被他给灭了,但她实在心里不好受。

    他让她内伤,结果他走了,她这口气咽不下。

    下一刻,她转头一口咬住他的手臂。

    萧书景当即喉间发出一声闷哼声,他眼中带着隐忍安静的任由白娇娇咬着他。

    白娇娇狠狠咬着萧书景的胳膊,但她听见他轻微的声音后也没有见他有半点反应,他就这么让自己咬他。

    这反倒让她咬着他手臂的嘴一点点松开,最后哼了一声忍着腰痛翻个身,往床里面挪过去,不愿意面对他。

    萧书景当即怀里空荡荡的,这种感觉不好受。

    “你侧腰受过伤,不要这么躺。”他再次靠近她声音满是疼惜,“面朝我躺着。”

    “不要。”白娇娇冷着脸不悦的回应。

    萧书景将手轻轻地放在白娇娇身上,“我错了,原谅我。”

    白娇娇:“……”

    她本想抬手拿开萧书景放在自己身上的手,但她一听他如此给自己道歉,她无奈的实在没办法对他继续生气,一点脾气都没有的说不出话。

    “娇娇……”萧书景哄着白娇娇,“不要不理我好不好?”

    白娇娇听着耳边萧书景显得紧张的声音,她很无奈,也的的确确舍不得让他慌张。

    “你不是说有事和我说吗?你说。”过了一会,她才开口。

    萧书景从白娇娇的语气中听出她气消,他再一次将她搂入自己的怀里,他一手做她枕头,这次她没有离开自己,然后他从背后抱住她。

    此时,他的心里充满不自信,却知道自己根本无法避开端木雅带给他的一次劫。

    “要是我三年之后会死,你还愿意和我在一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