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 第225章 害羞的无法出声
    白娇娇听着萧书景的话,她惊的得手里拿着的睡裙都掉地上了。

    她,没听错吧?

    萧书景对她说今晚和她睡?

    她呆呆的看着几步开外的萧书景,他一双凤眸灼灼光亮的凝视着自己,一张棱角分明的俊美神情满是正经的看着自己。

    惊了。

    她看着他的神情,非常非常正经,他一本正经的对她说今晚和她睡。

    这……他知不知道他在对自己说的这话什么意思?

    “闷……闷葫芦……你……”她惊的看着他都说不出话了。

    “我在。”萧书景一步步慢慢走到白娇娇的面前,他凤眸灼华的凝视着她,轻启薄唇嗓音低沉的说:“你想对我说什么。”

    白娇娇眼看着萧书景一步一步的靠近自己,最后他站在她的面前,他身上散发着的霸道气息将她笼罩其中,让她心脏砰砰快跳说不出的紧张不由后退一步。

    萧书景看到白娇娇后退一步,他便往前走一步靠近她。

    来自萧书景强势的气势让白娇娇再一次后退一步,结果她整个后背都抵在衣柜上,让她已经无处可退。

    此时,萧书景伸出双臂撑在衣柜旁侧将白娇娇抵在柜面上,他看着紧张的她慢慢低下头吻上樱红的唇。

    不过他没有深入的去吻她,只是温柔浅吻,然后轻启薄唇声音低沉而温柔说:“可以吗?”

    白娇娇看着近在咫尺距离的萧书景深情灼灼的眼神,还有他犹如大提琴低沉而磁性的声音,她看的身子发软,听的耳朵发麻,身体彻底的酥了。

    面对如此惑她的心脏的萧书景,她根本说不出拒绝的话,也不会拒绝他。

    “可……可以……”她语气发颤的连声音都低糯应道。

    萧书景低沉一笑,他再一次亲吻白娇娇的唇,但他并没有热吻,而是吻的很柔情,又充满宠溺的动心。

    他看着面前娇羞可人的白娇娇非常心动,他声音喑哑问的耐人寻味:“你怕吗?”

    白娇娇:“……”

    她立刻听懂萧书景话里的意思。

    可她不怕,她是紧张,这毕竟是她的第一次。

    更何况,她怕又如何,紧张又能怎样?

    每次她和他的前戏都做足了,最后他们两人无事发生,这让她再一次想起来自己毫无魅力。

    “不怕。”她对视着萧书景没有丝毫躲闪的看着他,当她看到他眸光更加明亮的时候,她又说:“但是……”

    “嗯?”萧书景磁性出声,“但是什么?”

    “我是不是有点死皮白赖的赖着你?”白娇娇迟疑了一下告诉萧书景。

    “……”萧书景一下子没懂白娇娇这话的意思,他轻声问:“为什么这么说?”

    白娇娇一时之间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没魅力让萧书景连上床都不愿意碰自己,犹豫了半天最后只能说:“我感觉我有点死皮白赖的赖着你。”

    “是我做的不好。”萧书景一听白娇娇这话很自责,若他做好了她就不会有这样的心理说出如此的话。

    “……”白娇娇一怔,她都没说怎么回事萧书景就先说他不好,她忙说:“没有,你做的很好,是我的问题,我……”

    “告诉我。”萧书景低头亲了亲白娇娇的樱红的唇角,“我想知道你心中所想,想知道你的一切。”

    白娇娇凝视着萧书景,她看着他凤眸看的心里触动,而她听着他的话好似一种无形的力量给予了自己,让她多了自信和勇气。

    “我是不是很没有魅力?”她直言问他。

    萧书景:“……”

    他眼眸一闪回应白娇娇,“你很有魅力。”

    她的魅力让他的心只为她一人跳动。

    她让他为她着迷,甚至迷疯了,爱疯了。

    所以,她怎么可能没有魅力,她是世界上最有魅力的女人,也是他最喜欢的女人。

    “那你……”白娇娇轻咬下唇忽然有些羞于出口。

    萧书景一看白娇娇咬下唇,他低头就吻住她,声音磁性对她说:“别咬唇,会疼,我心疼。如果你想咬就咬我,我不怕疼。”

    白娇娇:“……”

    她咬唇哪里会大力咬,她也知道痛的。

    并且,她才不会咬他,他心疼她,她还疼惜他疼呢。

    “我不疼。”她实在羞于出口对萧书景说出原因,她选择岔开话题说:“今晚和我睡的话就去洗澡吧,洗好澡才能睡觉,不洗澡不许睡觉。”

    “那我要回房洗。”萧书景知道白娇娇岔开了话题,他想问却也清楚她既然换了话题自然她肯定不自在,然后他又意有所指的说:“或者……你和我一起洗?”

    轰的一下子白娇娇大脑一空,双腿一软怎么都站不住的身体往下滑去。

    萧书景一看这般,他立刻伸手及时的将白娇娇拥入自己怀中。

    白娇娇脸红到脖子根,萧书景他这直白的让她身体发软,更因为他的话让她想入翩翩。

    他什么时候怎么这么会撩,他在这样撩下去,她真的要扑倒他了。

    萧书景亲了一口白娇娇的脸颊,下刻他一个公主抱将她抱在怀里走向浴室。

    双脚的忽然腾空,让白娇娇眼睛睁大的看着咫尺距离的萧书景。

    惊了。

    不。

    她现在不是惊了,她是震惊。

    但她更多的是紧张和慌乱,心原本就被萧书景给撩的加速跳动的不行,他这么对她说一起洗澡,然后现在又抱着她一起去浴室。

    她身体不止酥,软在他的怀里,呆呆的看着他英俊的面容,还有他眼里明光灼热。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快到她自己都虚幻的跟做梦一样。

    他不会打算在浴室和她发生吧。

    她不由偷偷的看向浴室门口越来越近,最后原本就没彻底关上的门被他用脚轻轻地踢开,她被他给抱进去。

    “你……闷葫芦……你不会真的要和我一起洗澡吧?”她牙齿都在打颤的问着萧书景。

    萧书景垂眸看着白娇娇,他眸光带着渴望明显紧张的她,他轻启薄唇声音低哑问:“不行?”

    白娇娇彻底的慌了,她和萧书景都是成年人,都不是小孩子。

    一男一女在一起,还去浴室里面一起洗澡,不用想也知道他们两人会发生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