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 第217章 闷葫芦,我喜欢你
    萧书景双手已经慢慢环抱住白娇娇的身躯,他将她抱在自己的怀中声音沙哑非常动听说:“你问。”

    白娇娇定定地看着萧书景说:“你……可不可以和我在一起……”

    “可以。”萧书景毫不犹豫的回答白娇娇。

    白娇娇当即一怔的看着萧书景,他会不会没听懂自己的话中的意思。

    她问的可不是简单的一句和她在一起。

    此时,她微微一动嘴角想去告诉萧书景,她问的真正意思是他能不能与她共度一生不分离。

    只是,她这话到了嘴边怎么都说不出口。

    怎么说?

    能不能让萧书景和她在一起,然后他们两人一起绿了云寒?

    虽然她现在已经绿了云寒,可她也只能保持现在和萧书景如此关系,真正说到许诺,那可真是再也没有后退的路了。

    她不敢再继续这个话题,她立刻换话题问萧书景,“我听吴妈说你有事外出,显然你现在才回来,累吧?”

    萧书景额头轻轻地抵在白娇娇额心,感受着她发烫的体温灼烧着他。

    烧吧,把他烧的粉身碎骨,他也不会离开白娇娇。

    “不累。”他感受着她的美好回应她。

    “等你都把我等困了。”白娇娇柔声对萧书景说着,又想到吴妈眼中出现一丝慌张说:“吴妈说一会还过来,你……”

    “她去睡了。”萧书景一看白娇娇显得慌张忙安抚着她,然后他对她说:“不用担心吴妈,她……”

    白娇娇听萧书景说吴妈睡了,她的心放下来便脱口而出他说:“那你也去睡吧,我今天生病你肯定守着我,然后晚上还处理事情,你肯定又累又困,回房去休息吧。”

    萧书景颇为无奈,白娇娇这是再赶他走。

    不过……

    “好。”下刻他那抱着她身体的双手慢慢松开,然后他站起身看似要离开。

    白娇娇见萧书景很听她的话回房休息,她眼中出现一丝懊恼。

    她原本没有这个打算的,她脑子秀逗了,怎么会对他说出让他离开。

    他才回来,回到她身边,她想让他陪着自己。

    可她……

    此时她看着萧书景转身要走,她一咬牙立刻伸手从背后抱住他。

    这一刻,背对着白娇娇的萧书景俊容满是柔情和满足,他点漆星眸中全是对白娇娇的爱意。

    “怎么了?”他声音低哑的问她,其实他知道她会挽留自己。

    但是他的宝贝小娇妻还有些犹豫迟疑,他要让她离不开自己。

    “留下来。”白娇娇说的毫不犹豫,她能够感到自己说的每个字都在随着自己的心脏跳动,“闷葫芦,留下来。”

    “好。”萧书景立刻回答白娇娇,求之不得的留下来。

    白娇娇紧紧抱着萧书景结实窄腰的双手随着他的答应,她一点点的松开。

    此时,萧书景转身看向白娇娇,伸出有力的双臂将她搂入自己的怀中。

    “嘶……”白娇娇倒抽了一口冷气。

    “怎么了?”刚抱住白娇娇的萧书景神色满是担心的忙问。

    “我侧腰之前在草地上的时候被一根棘刺扎到,刚刚我不小心动了一下腰,疼。”白娇娇苍白的小脸带着疼意。

    萧书景听了忙说:“我看看。”

    说完,他便伸手撩起白娇娇的衬衫,当即她的打底裤露在的眼中,她纤细又平坦的腹部显露,视线情不自禁的往下移让他呼吸一窒。

    白娇娇没想到萧书景直接掀她衣服,她连阻止都没来得及,当即又羞却装作很淡定的看着他。

    反正没有什么比她脱光了衣服出现在他面前更加让她害羞的了,毕竟她全身上下都被他给看光了。

    萧书景喉结滑动,他暗暗轻轻地深吸一口气强压自己的身体之中的一股邪火。

    他视线慢慢落在她的侧腰上,看到腰上一处的细小的伤口心疼不已。

    “怎么不告诉我?”他指尖都不敢碰她这一块发红的伤口,心都在颤抖。

    白娇娇看着萧书景如此担心自己,她很开心却很平静的说:“被刺扎一下有什么好说的。”

    “我拿药给你涂一下。”萧书景疼惜的对白娇娇说着。

    “不用。”白娇娇伸手抱住萧书景,“留在我身边,这点小伤口不需要涂药,过几天就好了。”

    “娇娇……”萧书景很不赞成白娇娇这样处理。

    “我发现一件事……”白娇娇看着萧书景甜甜一笑,然后她又怪不好意思的说:“以前拍戏断腿断胳膊我都没有这么矫情过,现在被刺扎一下,我感觉我矫情的不行,连点痛都受不了只想告诉你。”

    其实说白了,她如此矫情也不过是想要人关心自己,而她告诉萧书景,便是渴望他对自己的关心。

    毕竟,有人疼惜,才有资格骄纵。

    她以前没人疼,累了,苦了,痛了,难过了最后都是一个人。

    现在有萧书景在自己身边,她感到心安,总想什么事情都和他分享。

    想告诉他,她痛了,累了,听他一句安慰自己的话,看他一个心疼的眼神,她就很满足。

    她原来是这么一个容易满足的女人,她都有些不认识自己,毕竟以前的她很争强好胜,做任何事情都不服输,也从来没想过自己能够如此安静不忙碌在他身边。

    萧书景听着都心疼白娇娇,他知道拍戏很辛苦,却不能不让她拍,她有她的目的和想法,他只能支持。

    “以后什么事情都告诉我。”他温柔对她说,“有我在。”

    白娇娇轻轻一笑,她看着萧书景说:“好,都告诉你。那么美男子,现在我想躺下。”

    萧书景动作轻柔的将白娇娇放平在床上,他拿走她的靠枕。

    然后伸手脱下自己身上的西装外套放在旁边椅子上,他侧身躺在她的身边,手轻轻地搂住她的肩,另外一手轻轻放在她平坦腹部,很小心不敢搂腰怕弄疼她。

    “睡吧。”他在她额头亲了亲。

    白娇娇看着萧书景,她身体慢慢靠近他,然后将脑袋埋在他的怀中。

    他身体的冰凉感为她带来舒适感,她热,他冷,极配。

    “闷葫芦……”

    “在。”萧书景回应白娇娇。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喜欢你……”白娇娇说这话的时候停顿了一下,又说:“身上凉凉的体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