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 第187章 我不会离开娇娇
    白娇娇被外婆这一怒喝惊得的几乎要跳起来。

    特别外婆眼睛死死盯着她面前的萧书景,这让她后背发寒的不由看向他。

    她还捧着萧书景这张俊脸,但他一双狭长凤眸深情而温柔,丝毫没有因为外婆的怒斥而有半点意外或者惊愕。

    这……怎么回事?

    “娇娇,你还愣着做什么!”端木雅见白娇娇看着眼前的男人一脸惊讶,她脸色铁青怒道:“离开他,然后你现在给我回市区去!”

    白娇娇被外婆给吼的身体一颤,她的视线急忙从萧书景脸上离开落在外婆身上。

    此时,端木雅身体靠在铁锈的黑色大门口,她的右手拿着一根不锈钢的铁质晾衣架撑着身体,左腿的小腿打着石膏,一头乡下老太太都会剪的利索短发。

    她双鬓斑白,在昏暗的院子灯光下,她显得很憔悴虚弱,特别她一双眼睛,有一只左眼眼睛泛白仿佛蒙上一层薄膜。

    但仔细看会发现她看着白娇娇的眼珠子只有右眼带着寒意冰冷,左眼没有视线不说也只能看到一层白色的膜,显然瞎了。

    “娇娇!”她看白娇娇愣住的神色再次沉声道。

    白娇娇猝然回过神,她放下捧着萧书景脸庞的手,她看着多年不曾见过的外婆一下子眼眶泛红。

    妈妈李舒雅去世之后,她就没有见过外婆,她在看到外婆左眼的时候心痛不已。

    外婆在她的印象中老了很多很多,更加憔悴虚弱。

    苍老的外婆看的她心里很痛,她一直都想亲自照顾外婆,但外婆拒绝她的照顾也拒绝见自己。

    这么多年,她都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让外婆在妈妈李舒雅去世之后,白万钧将她丢在学校后,外婆禁止她回这里,也禁止她们之间联系。

    那时候她感到全世界都抛弃了自己,她无数次站在学校的高楼的楼顶想跳下去,但是每一次她都没有跳楼。

    因为每一次站在顶楼时,那狂风吹在她的脸上,让她的头脑很清醒,眼中和脑中全部都在播放同一个画面,那就是妈妈李舒雅不甘心痛苦的死在她面前。

    她的心魔,她的梦魇,她的恐惧全部都是妈妈李舒雅死在自己面前的一幕。

    报仇,是她唯一能做的,在她最无助最痛苦的时候她学会了自己从尘埃的泥土中爬起来。

    此生她不杀掉害死妈妈李舒雅的人,她绝对不会死。

    求,跪,不管她遇到多么黑暗又肮脏的事情,那怕再卑微她都会用尽一切手段只为活着。

    只有活着,她才能给妈妈李舒雅报仇,才能让她屏息母亲去世之后她那种无依无靠的无助感。

    恨。

    她恨啊,恨了这么多年,但唯独不恨不理会自己,甚至似是把自己给遗忘掉的外婆。

    因为,她可以相信任何人都不要她,唯一不认为外婆不要自己。

    她了解外婆对自己的宠爱,所以也知道外婆无视还很小的自己,还让她自己坚强的活着至今都是正确的选择。

    只因她也因外婆的不管不顾,让她从小比同龄的人懂事的早,成熟的早,也更加坚强的活着,从不畏惧任何苦难,也从来不逃避所有的事。

    “外婆……”她声音沙哑,眼眶里面眼泪都在打转的看着外婆端木雅。

    她坚强和偏执在外婆的面前全部消失,她剩下的只有爱意,对外婆的爱。

    泪,终于落下。

    她看着外婆瞎掉的眼睛很痛苦,当年也是李奶奶打电话告诉她,外婆在上香的时候左眼被香灰迷了眼,然后送去医院却已经治疗不好就瞎了。

    而她的记忆还停留在外婆年轻时对着她和妈妈李舒雅慈爱的笑,笑的特别开心幸福,笑的一双好看的眼睛弯起来。

    外婆的眼睛大大的,炯炯有神特别好看,她的妈妈李舒雅还有她都遗传外婆这双大眼睛,有神又灵动,又好看,让人看了一眼就过目不忘。

    可是,妈妈李舒雅去世了,外婆这双好看的眼睛瞎了,只剩下她一人还好好的。

    多年过去,她无数次派人给外婆送补品,但都被退了回来,她也不敢让人拍外婆的照片给自己看。

    因为她怕看了外婆的照片会哭,会忍不住不顾一切的回到外婆的身边,到时候外婆会更加生气,只因补品都不要,连她人也不愿意见。

    后来她每次派人送补品都送到李奶奶家里,因为李奶奶和外婆就隔壁邻居,她们二老都丈夫去世的早一直都相依的生活着。

    也正是如此外婆才不知道补品是她送的,才没有再次被退回。

    可她送了那么多的补品,外婆的身体越发瘦弱,连高个子也显得矮小又微微驼背,而脸上的皱纹代表了外婆一辈子的风霜的岁月痕迹。

    她好难过,好心疼外婆,更加不愿意听外婆的话离开回市区,她想留在外婆身边。

    此时端木雅也在看着白娇娇,她在看到娇娇哭的时候,她冰冷的右眼一瞬间满是心疼,她嘴皮子微动似是想说些安慰娇娇的话。

    但她似是想到什么眼里当即满是森寒的看着白娇娇。

    “娇娇,你想气死外婆吗?”她声音带着斥责的直视着白娇娇,她这句话太用力而让她咳嗽起来。

    白娇娇一看这般,她已经顾不上自己还有一只脚没穿鞋子,她急忙越过萧书景踩在凉水泥地上跑向外婆。

    “外婆,你没事吧。”她忙上前轻拍着外婆后背顺气,“你慢点,慢点……”

    她最爱外婆身上有一种太阳的气息,但她此刻接近外婆的时候她只闻到药气还有一种在檀香下熏太久的檀香气。

    这种檀香的气息很重,不知道为何压得她心口很堵,当即她就感到呼吸困难。

    这刻,本单膝跪地在白娇娇面前的萧书景,他在看到她连鞋子都不顾上穿跑向她的外婆身边,这让他慢慢站起了身然后转身看向白娇娇,还有她的外婆。

    这一刻,端木雅没有看外孙女白娇娇,而是一只右眼阴冷死死盯着面前的高大英俊的男人——萧书景。

    下刻,她颤巍巍的抬手指向他,一字一句带着愤怒和排斥:“你,离我外孙女远一点!”

    萧书景看着眼前白娇娇的外婆,他听着她说的这句话手微微收紧,一双狭长凤眸漆黑深幽完全不带一丝情绪,他薄唇轻抿直视着她,最后轻启薄唇声音低哑道:“我不会离开娇娇。”

    而白娇娇虽然给外婆端木雅顺气,却看着外婆怒指着萧书景非常意外。

    “外婆,你这是做什么?”

    外婆有和萧书景认识吗?不,不会认识,毕竟上次萧书景还想让自己带他来外婆,那明显他们两人之间没见过。

    那为什么外婆才第一次见到萧书景就怒指他?并且还让他远离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