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 第152章 非常惦记你
    此时,白娇娇听着李灵的话脸色更加惨白透明,她眸底带着一抹难以言喻的复杂。

    李灵一看白娇娇的神情,她轻声的说:“你真的和金平谈过恋爱?你怎么以前从来没有和我说过?”

    “我吃饱了。”下一刻白娇娇拿起手提包坐起来,她看着李灵和刘青青说:“我打车回去,让青青把你车开回去好了,明天见。”

    助理刘青青早看出不对劲,她一看白娇娇脸色极其难看的要走忙担心的叫道:“娇娇……”

    “青青!”李灵立刻一个眼神递过去让刘青青闭嘴,而后她看向白娇娇柔声的说:“路上注意安全。”

    “嗯。”白娇娇戴好口罩和眼镜头也没回的离开包厢。

    夏天的夜宵街人声鼎沸,出租车满大街都亮着绿灯显示空车,她随手打开面前停着的一辆出租车。

    “小姐去哪里?”司徒师傅礼貌的问。

    “随便去哪里都可以。”白娇娇声音带着沙哑轻声说着。

    司机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车后座的女客人,他能够从女客人身上散发的压抑气氛察觉到她的不对劲。

    “龙湖有灯光节,湖风吹一吹,路边还有一些摆摊的卖家可以买点小玩意玩玩,心情就会好很多。”他说着边说边开车。

    白娇娇没有理会司机而是转头看向车窗外的一家接着一家海鲜夜宵摊。

    她的眼中人们一桌接着一桌开心的笑着喝着啤酒聊着天,她的眸底不在复杂而是凝满羡慕。

    这刻,她很想下车跑到那些开怀大笑的人们餐桌上,然后端起啤酒和他们一起瞎聊,只要开心就足够。

    他们的笑容让她好羡慕,他们或许平时工作很辛苦,但此时他们忘记艰难的笑着。

    而她连笑的力气都没有,一点都没有。

    她望着窗外各色彩灯最后变成昏暗路灯光线,夜晚街头人来人往非常热闹。

    但对于她来说,不管她怎么光鲜亮丽,她从来都是被这座城市被抛弃的可怜人罢了。

    李灵有家庭。

    刘青青也有家庭。

    她们难过的时候有家人有丈夫陪伴在她们身边。

    可她呢?

    她没有。

    她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就象一缕孤魂飘荡在这座城市,只等一个机会爬到她要的位置弄死杀了妈妈的人,她就会消失,永远的消失……

    路上的灯光越来越美丽,人们也越来越多,七色喷泉非常美丽吸引很多人驻足,路边规范又整洁的摆放着摊位售卖着人们都可以买得起的小玩意。

    “要下车吗?”司机将车停在能停车的位置问,“不愿意下,我可以再开车带你回市里。”

    “多少钱?”白娇娇出声问司机师傅。

    “算了。”司机师傅摇了摇头,“其实今晚我妻子生日,我那会已经提前收工回家陪她,不过我看你心情不好顺带的带你过来看看风景罢了,我表都没有开。”

    “很抱歉,你该告诉我,你急着回家陪你太太,我那会就下车。”白娇娇在钱包里面拿出三张一百,又说:“祝你太太生日快乐,她有你很幸福。”

    “幸福是互相给的。”司机听着这话出声,“我太太近来受伤在家躺着,工伤,老板虽然赔了钱,可痛苦的是她。每天我回家看到她难过的样子很心疼,而她一直都安慰我说不疼,还背着我偷偷下床给我做点心,她呀受伤都还惦记着我。”

    白娇娇呼吸一滞,不知道为什么提到受伤她就想到萧书景。

    因为萧书景也受伤在床上躺着,可因为她的缘故下床去找她。

    这……算是惦记她吗?还是他只是保镖负责?

    不不不。

    他或许的确惦记她,毕竟她出事,他没办法对云寒交代。

    “我没有失恋。”她接了司机的话,又把手里钱递给司机师傅意有所指:“我至今都没有谈过恋爱。”

    更没有前男友,她没有对李灵解释因为当时心情极其的烦闷只想离开。

    她和金平之间不但不是恋爱对象,并且,她恨透了金平。

    “呃……”司机师傅讪笑的了一下又说:“我还以为你失恋了呢,我不要钱,都说不要了。”

    “那不行,我不喜欢欠人任何人情。”白娇娇执意把钱递给师傅。

    司机师傅看了看白娇娇,他从三张里面抽出一张一百块,“不用这么多,一百都多,我找给你。”

    白娇娇没等司机找钱,她已经打开车门下了车。

    当下车湖风吹在她的脸上,她一头火红的长发随着湖风吹起美丽的弧度,就算她戴着口罩却身上散发的高雅气质,特别她高挑又凹凸有致的身材吸引着四周所有人的视线。

    白娇娇发现很多人看向她,作为演员最会躲避这种被注意的视线,她直接低下头快速走到人群中,让人群作为她的掩护网消失无踪。

    而司机追下来车的时候早就看不到白娇娇,他最后无奈上车开车离开。

    夜风下,白娇娇慢慢行走在湖边,她看着荷叶,

    李灵有家庭。

    刘青青也有家庭。

    她们难过的时候有家人有丈夫陪伴在她们身边。

    可她呢?

    她没有。

    她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就象一缕孤魂飘荡在这座城市,只等一个机会爬到她要的位置弄死杀了妈妈的人,她就会消失,永远的消失……

    路上的灯光越来越美丽,人们也越来越多,七色喷泉非常美丽吸引很多人驻足,路边规范又整洁的摆放着摊位售卖着人们都可以买得起的小玩意。

    “要下车吗?”司机将车停在能停车的位置问,“不愿意下,我可以再开车带你回市里。”

    “多少钱?”白娇娇出声问司机师傅。

    “算了。”司机师傅摇了摇头,“其实今晚我妻子生日,我那会已经提前收工回家陪她,不过我看你心情不好顺带的带你过来看看风景罢了,我表都没有开。”

    “很抱歉,你该告诉我,你急着回家陪你太太,我那会就下车。”白娇娇在钱包里面拿出三张一百,又说:“祝你太太生日快乐,她有你很幸福。”

    “幸福是互相给的。”司机听着这话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