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 第146章 我自己吃自己的醋
    萧书景听着白娇娇这话一瞬间呼吸不畅,难受的他心如刀绞。

    “你的做法很对。”

    白娇娇听完萧书景的话,她声音平静的说:“我先走了。”

    说完,她抬步离开。

    萧书景嘴角微动了很多次都没能说出一句话,他最后眼睁睁看着白娇娇离开他的卧室。

    “白娇娇没有做错任何事……”他声音嘶哑出声。

    下刻,他神情带着可笑和自嘲的受伤:“我就是云寒,她白娇娇真正的丈夫,可我却在她说出她的心只属于云寒的时候,我竟然自己吃自己的醋。我真的疯了,当初我真的不该答应用保镖身份接近她,但是……”

    他棱角分明苍白的俊容自嘲更浓,他并没有把话说完,只是他的视线落在床头桌上摆放着她送给他的正式的第一份礼物。

    水晶球内的蔚蓝水泽,让他抬起微颤的纤长指尖轻轻地抚着水晶球,好似在抚|摸白娇娇那般温柔似水。

    “娇娇……”他嗓音低哑充满复杂的柔情。

    “阿嚏……”此时,刚走出萧书景卧室的白娇娇鼻子一痒就一个喷嚏,她抬手揉了揉鼻子随口说了句,“谁这么想我,让我打喷嚏。”

    在通往车库的电梯处白娇娇再一次和吴妈相遇,吴妈微笑的看着白娇娇说:“看你的样子和萧先生谈好了。”

    “嗯。”白娇娇应了声,她按了电梯看向吴妈说:“萧书景也没有说些什么,自是同意我外出。”

    吴妈微笑点了点头,又问:“晚上给你留夜宵吗?”

    “不用。”白娇娇对吴妈微微一笑,清秀中透着艳丽的她径直进了电梯。

    吴妈:“路上开车注意安全,别开太快。”

    白娇娇:“好。”

    路上白娇娇的车速很快,她对于吴妈关心的叮嘱已经忘到脑后,毕竟她还着急见齐少廷他们。

    自从上次白娇娇和吴君慧在医院那一场勾心斗角之后,齐少廷也没有主动联系白娇娇,而白娇娇也没有再次去看望齐少廷。

    七点钟到医院车库,白娇娇刚下车就看到身穿白色短袖马甲的李灵手里提着果篮走向她。

    “等久了吧。”白娇娇温柔的看着李灵。

    李灵眉眼间都是担心的看着白娇娇,“我等多久都没关系,但你真的就没有商量的余地别去见齐总他们吗?”

    白娇娇摇头,她嘴角一勾噙着笑容,让她整个人充满别样的风情。

    她从手提包里面拿出口罩戴在脸上遮挡容颜,然后她还戴了一幅黑框眼镜完全让人看不出她是谁。

    “我对你说过很多次,逃避从来都不是我的风格。”

    “娇娇……”李灵劝着白娇娇,“我不希望你去见齐总他们,咱们再商量商量行不行。”

    白娇娇从李灵手里拿过精美又昂贵的果篮,她声音温柔对李灵说:“你怕就在车里等着我,我一个人去。”

    “我不怕。”李灵当即眼中带着坚定看着白娇娇,“我担心我们两人都玩不过齐总的妈妈,被算计。”

    白娇娇一脸淡然对李灵说:“我除了我自己还有什么?算计我就算计吧,除了不要我的命,其他能解决好的问题都请他们随意。”

    “……”李灵叹气,她眉头紧蹙的看着白娇娇,“你这人啊真是不怕死!头铁的不行!”

    “错,我这叫能屈能伸。”白娇娇对李灵眨巴眨眼睛,下刻她温和的眼神瞬间阴冷字字如刀说:“我这人很记仇,今天齐总妈妈敢打我一巴掌,我就受了这耳光!但这巴掌我迟早都会打回来,并且让他们加倍偿还!”

    当李灵看到白娇娇眼里狠戾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已经彻底拦不住娇娇。

    这么多年,她也了解白娇娇的性格她也不在阻止。

    因为白娇娇能屈能伸,能挨得了打,却也能最终报复回来。

    如同娇娇所说很记仇,多年以来凡是欺负过白娇娇的人,最后只要被白娇娇抓住机会一定会报复回去。

    “走吧。”

    白娇娇见李灵不在劝自己,她微微一笑和李灵走上车库的电梯。

    所有的事情都如白娇娇所想所计算的一样,齐少廷的病房门口站着一位高大雄壮的黑衣戴墨镜的保镖。

    她见过也认识,他是齐少廷的妈妈齐心月的贴身保镖,只要他在,那齐心月百分百在病房内。

    李灵也一眼认出了眼前的保镖,她压低声音说:“齐总母亲在,那吴君慧的妈妈也一定在,你可一定一定要小心,记住认真听他们说的每个话,千万别被抓住字眼一顿为难。”

    “想刁难我根本不用任何利用。”白娇娇对李灵意味深长言道,她的眸底带着思绪又说:“齐心月的手段高着呢,她才不会像吴君慧那样泼妇骂街那样骂我。”

    只因姜是老的辣,她不怕吴君慧这种直来直去的恶毒女人,最怕那种笑面虎,防不胜防的随时都会被咬一口甚至被咬死。

    “我是经纪人李灵,我和白娇娇来看望齐总。”李灵先上前对守门的保镖说明身份和来意。

    白娇娇已经抬手摘下眼镜也摘下口罩,她露出一张倾国倾城的绝美容颜。

    她能够察觉到保镖的视线在自己身上停留几秒,然后他什么话都没有说打开病房门。

    这刻,李灵的心已经打起十二万防备看向白娇娇。

    白娇娇深吸一口气嘴角微微上扬,容颜的变化犹如她精湛的演技,微笑浅浅淡淡却充满亲和力能够让大多数人放下对她的仇视。

    病房内散发着淡淡的宁神香,她走进去

    “我是经纪人李灵,我和白娇娇来看望齐总。”李灵先上前对守门的保镖说明身份和来意。

    白娇娇已经抬手摘下眼镜也摘下口罩,她露出一张倾国倾城的绝美容颜。

    她能够察觉到保镖的视线在自己身上停留几秒,然后他什么话都没有说打开病房门。

    这刻,李灵的心已经打起十二万防备看向白娇娇。

    白娇娇深吸一口气嘴角微微上扬,容颜的变化犹如她精湛的演技,微笑浅浅淡淡却充满亲和力能够让大多数人放下对她的仇视。

    病房内散发着淡淡的宁神香,她走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