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神秘老公霸道宠:老婆,太惹火 > 第16章 你亲我,我亲你
    萧书景:“……”

    白娇娇看着萧书景愣住的样子,她当即笑靥如花,苍白的脸好似发了光一样充满光彩耀眼,一瞬间让四周的一切都黯然失色。

    萧书景看着眼前白娇娇对他笑,他深邃的凤眸更加深幽漆黑。

    白娇娇笑看萧书景,“有没有人告诉你愣神的时候模样特别好玩?”

    萧书景:“……”

    白娇娇见萧书景在自己话罢立刻面无表情,她眉梢都带着笑意。

    “好了,不逗你了,我给你消毒,疼的话就叫出声好了。”

    话罢,她拿起碘酒用棉球蘸着要给萧书景消毒伤口。

    “我是男人。”萧书景再一次语气加重提醒白娇娇。

    白娇娇看着萧书景开口声音温和言道:“男人怎么了?疼了不能叫?我还见过男人哭呢。”

    萧书景没有说话回应白娇娇,只是看着她非常认真包扎自己伤口,此时他看着她的眸底闪过一道灼热。

    当白娇娇给萧书景包扎好伤口后,她看着他结实的手臂上两个好看的蝴蝶结眼中都是满意。

    萧书景没有再说关于蝴蝶结的问题,反而问白娇娇:“你为什么这么熟练?”

    白娇娇小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萧书景的问题,她再次拿起棉球的时候对他说:“我拍戏经常受伤,这包扎伤口也是熟能生巧。”

    萧书景薄唇抿着看着白娇娇一会,他说:“受伤很痛,你经常受伤为什么不放弃演戏?”

    白娇娇拿着碘酒瓶子的手顿了一下,她眸底一闪而过的痛苦,却在抬眼对视萧书景深沉的凤眸时,她的眼睛里已是清澈见底不带丝毫情绪。

    “痛了好,越痛才能让我明白我还活着。”

    萧书景看着白娇娇的眼眸闪了闪没说话。

    白娇娇拿着棉球看着萧书景说:“把你衣服脱了吧。”

    萧书景眉头一拧,“你做什么?”

    白娇娇看着萧书景警惕的样子,她再次笑了,因为他这的样子搞得好像她对他图谋不轨一样。

    “你脖子胸口都是被我抓伤的伤口,你不消毒?”

    “不用。”萧书景冷冷说了两个字,他便侧过身伸手去整理医药盒。

    也正是萧书景侧身,这让白娇娇看到了他脖子的侧面一个吻痕,她倾身凑近去看的时候一愣。

    因为他脖子上乍一看是吻痕特别暧|昧,但是近距离仔细一看发现他白净的脖子上是两排牙洞。

    萧书景整理好医药箱要拿走,结果他一个转头当即就亲在了白娇娇脸上,他凤眸一缩,呼吸一滞,唇上属于她脸颊的温软,鼻息是她身上散发的淡淡馨香让他心神荡漾。

    此时白娇娇僵住,她微微侧头便看到近在咫尺萧书景的俊容,还有他漆黑的眼眸浓如墨,深沉的让她心跳加速。

    这……怎么回事?

    萧书景怎么忽然亲她?

    室内的空气一瞬间似是冻结,气氛是说不出诡异。

    萧书景最先回过神,他急忙移开头身体后倾。

    “我……我不是故意的。”他轻启薄唇憋得白净脸上带着浅淡绯红,好半天才说出这句话。

    白娇娇感受着脸颊上属于萧书景薄唇的微凉温度,她脸颊滚烫的让她红了脸。

    “你……”她张了张嘴怎么说不出一句完整话。

    萧书景身体明显的僵硬,近距离让他看着白娇娇眉眼间带着羞涩,他眼中闪过一道柔意后声音带着一丝沙哑说:“我没注意你靠近我,我刚转头就吻了你。”

    白娇娇到底是演员,虽然她心跳依旧加速,但她已经最快速度调整了好心态。

    “没事。”她看着萧书景神情平静,然后她又补了一句,“反正昨晚我亲了你,你现在亲了我,扯平了。”

    萧书景:“……”

    “你脖子上被我咬的伤口记得消毒贴一下创可贴。”白娇娇坐回了对面椅子,她看着萧书景意有所指,“还有你胸口那些伤痕都处理一下。”

    萧书景眼眸深邃的看着冷静的白娇娇,他轻声道:“好。”

    白娇娇抿了抿唇,她看着萧书景问:“我来还是那句话,你想如何处理昨晚的事?这不是小事,我不希望云少杀了我,所以我要知道你的答案。”

    萧书景定定地看着白娇娇一会,“如实告诉云少。”

    白娇娇没想到萧书景会这样处理,她惊愕的看着他。

    如实告诉云少?

    那她岂不是死定了?

    她可是清楚记得自己所签的契约上面,白纸黑字写的不能和任何男人暧昧。

    昨夜她和萧书景之间那些画面,任何男人都不会原谅他们的行为,更何况是高高在上的云氏总裁云寒。

    “我会告诉云少事情经过。”萧书景在看到白娇娇眼中的慌乱,他再次声音清冷道:“云少会理解。”

    “戴绿帽会理解?”白娇娇顿时音量提高看着萧书景,“我和云少签的契约上写的很清楚不能和任何男人暧||昧。”

    萧书景看着情绪激动的白娇娇,他淡漠的说:“你演戏也会和别的男人有所接触。”

    白娇娇当即言道:“我演戏从不接吻戏和床戏,我这个人清清白白的,唯一的是把初吻给你了。”

    萧书景听到初吻二字的时候薄唇抿了一下唇,下刻他看着白娇娇言道:“暧|昧的意思是指男女之间对彼此存在性|关系的想象,又或者指男女间还没有发展到恋人的关系,却又和恋人一样感情亲热行为举止都很亲密……”

    他话间顿了一下,然后意有所指:“而你我间我是保镖,你是云太太。我昨晚是救你,你亲我也是被下了药神志不清才这么做。你不爱我,又何来的暧||昧?”

    白娇娇没想到不苟言笑又沉默寡言的萧书景,会对她说出这番长篇大论。

    但他所说也的确如此,她昨晚亲萧书景真的是身体不受自己控制才那么做的。

    若是她清醒就算她喜欢萧书景也不敢亲他,毕竟她是云少的女人,而不是身为保镖萧书景的女人。

    “如果你对云少说出实情,他根本不听这些解释要杀了我呢?”

    萧书景对视着白娇娇平静下来的大眼睛,他语气笃定道:“不会。”

    “你就这么确定?”白娇娇问萧书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