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华芳美人志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又遇楚缘
送走了慕容·零之后,忽兰便先行离去了,秦天与南宫清河在院落里稍稍等了一会儿,便见内屋的房门缓缓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靓丽女子的身影。

南宫清河连忙上前,道:“楚师妹,此次又劳烦你了。”

楚师妹摆摆手回道:“南宫师兄不必客气,医者仁心,救死扶伤乃是我的本分。”她与南宫清河交谈两句之后,一眼便注意到了后面的秦天,神情不免一愣。

这个世界真是太他娘的小了,想不到刚到北疆,便遇到熟人了。秦天亦是一愣,旋即哈哈一笑,上前道:“楚缘姑娘,我们又见面了,近来你过的可好啊。”

“秦公子,你怎么在这里?”当日楚氏危难,楚缘姑娘被迫离家,乃是秦天伸出援助之手,此时二人却又在北疆相逢,她倒有些惊喜和意外的感觉。

南宫清河正准备介绍二人相识,眼见此状,顿时奇道:“楚师妹,秦兄弟,你们二人,莫非认识?”

秦天笑道:“何止是认识,我和楚缘姑娘可是老相识了呢,想不到竟会在这里相遇,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人生何处不相逢啊。”从初次的凤凰城相遇,到现在的楼兰城再逢,算起来这已经是二人的第四次的偶遇了呢。

三人交谈几番,秦天这才注意到楚缘姑娘手里还提着几样工具,他笑着开口道:“楚姑娘,你这是要采药去吗?”

楚缘点点头,道:“这里治疗海毒的药材用完了,现在,我要到海岸去一趟。”

南宫清河连忙殷勤道:“楚师妹,海岸距此还有些路程,说不准便有海王国的残兵,为了安全起见,师兄便与你同去吧。”

楚缘姑娘感激的看了他一眼,谢道:“多谢南宫师兄好意,不过眼下城内难民还未安置完全,师兄还是留在这里照顾他们吧。”说倒这里,她又看了秦天一眼,委婉道:“秦公子,若不是不妨的,便麻烦你与我同去吧。”

楚缘既是与秦天相识,有他护卫,想必也出不了什么问题,所以南宫清河也并未在说什么。

二人出了城,徒步向海岸行去,秦天边走边道:“楚姑娘,你自离开南疆以后,便一直留在楼兰吗?这里乃是北疆边境,与海王国紧紧相邻,怕不是久留之地啊。”

楚缘姑娘道:“三年之前,我与好友初到北疆,得了师傅嘱咐,便前往黎明圣殿,寻找我的一名师叔,我那师叔乃是北疆有名的大药师,这三年之中,我便在他的门下受教。直到前几月楼兰城破,我便跟着诸位师兄来到了这里。”

楚缘姑娘本事就是一名炼器师,眼下更是受教药师门下,这日后的前途,怕是不可限量,秦天竖起大拇指,称赞道:“那海毒瘟疫便连圣殿弟子也不能幸免,想不到楚姑娘都已经能将其治疗,了不起,了不起啊。”

楚缘姑娘腼腆的笑了笑道:“秦公子说笑了,我的这些药师技艺皆是传承自师叔他老人家,我不过是将其用到了该用的地方罢了。”说到这里,她又抬起头来看了秦天一眼问道:“对了,秦公子你次来北疆可是有什么事情要办吗?”

“我能有什么事情要办,不过是闲的无聊,来这里游历一番罢了。”秦天笑着回到。

二人交谈间,已经快行到海岸之处了,见楚缘姑娘似是有什么话要问,秦天心中了然,便道:“楚姑娘,你来到北疆时日已久,就没想过回天云城去看看吗?眼下所有难题小楚已经尽数摆平,楚家在天云城内更是如日中天,怕是用不了多久,便能一跃成为天云城最大的势力了。”

“哦,小楚这么厉害吗?秦公子,麻烦你快与我讲讲,我离开之后家族究竟发生了什么转变。”楚姑娘将秦天单独叫出,便是为此,此时,便顺着他的话追问了下去。

秦天想了想,便捡了些重要的一一讲与她听。

楚缘姑娘听后,缓缓点了点头,道:“想不到短短时日,家族转变竟如此之大,秦公子,你对家族恩情,楚缘在此谢过。”

“这些都是小楚的功劳,跟我可没什么关系,你将他好好感谢一番便好。”秦天摆了摆手,东京热天团与楚家唇齿相依,他帮楚家便是帮了自己。

不过楚缘姑娘可不知道这些内幕,继续道:“小楚的德行我清楚的很,若无公子教导,他何能成事?秦公子,你便不要在谦虚了。”

这个楚缘姑娘,还真是客气,秦天笑了笑道:“你若真要谢我,便不要再叫我公子,这个称呼,我听着可别扭了。我与小楚乃是兄弟,你若不介意的话,叫我一声大哥便好。”

“如此,那便多谢秦大哥了。”楚缘姑娘红着脸叫了一句,不过倒也大方,与秦天一番交谈,二人相熟起来,她话也多了起来,便主动冲秦天问道:“秦大哥,你既是前往北疆游历,行程可定下了吗,接下来是要往哪里去呢?”

往哪里去,这个秦天还真没细细打算,他想了想道:“我也不知道要往哪里去,不过,应该会一直向北吧。”

“一直向北,那路程可远了。”楚缘姑娘笑了笑道:“北境辽阔,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虽是在北疆之内,不过却处于偏东地带。若要一直向北,可要耗去不少的时间呢。”

“那你能与我详细讲讲北疆之内的势力划分吗,我初到此地,还有些不太了解。”秦天道。

楚缘姑娘点点头,解释道:“越过楼兰后,乃是十大圣殿中救赎之所统领的五殿,再往后多是一些城邦宗派,与我南疆势力相似,这些城邦宗派绵延纵横,直到极北地区审判城都所统领的剩余五殿,再往后的话,便就是巨人山脉了,那里也是北境最后的防线了。”

“那北境防线之后呢,便是魔界了吗,那里的势力又是如何划分的?”秦天看她一眼,似是无意的问起。

“北境之后,是有几个强大势力的驻扎,其中较为著名的有,缥缈峰,烛魔崖等等,不过魔界之后的势力,我便不清楚了。”楚缘姑娘回到。

说到缥缈峰,秦天便想起了秦妻音那个小魔女,她便是那缥缈峰的弟子。自己既是答应过她,此来北疆要不要去找她呢?不过要横穿整个北境,这段路程怕是要耗去不少的精力与时间,虽说天青派在整个修真界都颇有威名,但也并不是所有势力都会忌惮的。

秦天想了想道:“楚姑娘,若要前往魔界,那可还有其他便捷的路线吗?”

其他便捷的路线?秦大哥这是要前往魔界吗?楚缘姑娘好奇的看了他一眼,但却并未发问,老老实实回答到:“是有一条,不过这一条却是无比凶险,需要渡过很广的一片死亡海域,那片海域之上的势力,比海王国还要庞大数倍,其中最为凶狠的,便要数那血浪海湾上的海盗舰队了。”

如此说来,不管往那边行去都是凶险无比了。不过,是要与海盗交手,还是要横跨北疆呢?

这,还真是个伤脑筋的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