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和校花荒岛求生的日子 > 第1372章 又一批缅甸蛊师

        不过这种连接似乎只是单方面的,因为现在的情况是只有我可以听到月尘在讲话,月尘却不能察觉到我的存在。

    月尘明显正在和其他的人一起,她身边还有很多的嘈杂说话声,我能从中分辨出陈梦雨、周琪琪等人都在,这就表明月尘至少没有背叛我们其他的人,否则他们也不可能到现在还在一起了。

    接着我又继续朝着之前直升机群出现的天空位置扫了一圈,似乎所有的直升机现在都已经降落到地表开始执行任务了,空中并没有看到任何的情况。另外,这些直升机群能顺利上岛而没有遭遇任何抵抗,八成也是早有准备了,至少在对付岛上能量这一方面他们已经提前做好准备工作了。

    我开始继续把注意力放在了月尘身上,并且我也让其他的人都随我一同停下脚步。

    “怎么了?”芊芊有些奇怪地问道:“你是不是感觉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了?”

    我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如实说道:“我感应到月尘了!”

    之所以没有选择隐瞒,是因为毕竟芊芊刚才本来就已经告诉过我们她的建议是要去跟“我的朋友”们汇合的,而且她对月灵又如此熟悉,所以月尘的存在她应该是已经知道的了,我再隐瞒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是吗?”芊芊果然一点都不意外地说道:“我倒是也很想见见她。”

    我皱了皱眉,因为感觉这芊芊明显是一副话里有话的样子,当时月灵坑芊芊的目的就是为了月尘,我也不知道芊芊会不会因为这个原因而迁怒于月尘。

    “可是我现在听不太清楚他们的话……”我说道。

    “你听他们的话做什么?”芊芊问道。

    “只有这样才能确定他们的位置啊。”我说道。

    芊芊思索了一阵子,接着就见她点了点头说道:“那你继续努力。”

    ……

    妈的,我本来是希望她能继续输送给我一些能量以便加强我和月尘之间的联系,但是现在看来她根本就没有这个打算。

    另外,我也有点奇怪,为什么我现在明明已经离开了海底了,怎么还是没法从附近吸收能量呢?难不成现在整个岛上的情况都和海底一样了吗?

    芊芊依旧没有给我提供帮助的意思,我也只能凭借自己的努力继续聆听月尘那边的响动。

    他们现在应该是在快速奔跑着,因为我听到周围有很多的喘气声,而这也恰恰是我最不想听到的,因为这样一来就意味着他们的位置正处于不断变化中,而且肯定还不是在海边,这样一来无疑就大大增加了我们的搜寻难度。

    不过我在聆听的时候也一直在和月灵、杜月还有芊芊朝着海边继续进发,因为我们既然没法确定位置,那还不如先去海边的轮渡停泊位置先看看情况再说。我们的人里都是生存经验很丰富的人,我相信他们肯定会在离开的时候留下一些便于我搜寻的记号,以帮助我找到他们。

    接下来我们一直到抵达海边之后,也没有再遇到其他的突发-情况,除了沿途的一些零散蛊物尸体外,我们也没有看到更多的人类尸体。

    不过我可没有因为这一点而有丝毫的安心,因为我和月尘刚才所建立的那么一丝丝的清明梦连接很快就断了,而且这个断裂分明就是因为有其他能量干扰的缘故,我毕竟已经和很多的人建立过清明梦联系了,这种区别还是能感觉出来的。

    这个干扰的能量不可能是芊芊,因为我能明显感觉出芊芊的能量在地面的影响力远远不如在海下基地的时候。

    现在这岛上的情况我已经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因为不仅芊芊的能量没有在这里大规模覆盖,我甚至在岛上连其他的能量也感觉不到了。之所以能确认这一点,就是因为我到现在也依然没法通过外界来补充自己的能量,之前芊芊给我输送的那一部分能量虽然效果拔群,但毕竟不是长久之计,我总不能时时刻刻都指望她吧?而且芊芊肯定没有尽全力给我输送能量。

    这倒不一定是因为芊芊没有全力帮我,而是我觉得芊芊现在已经是强nu之末了,尤其是在她回到地面之后,我的这种感觉就越发强烈了。

    我之前的猜测极有可能是正确的,这个芊芊远不如我之前在海下基地中所认为的那么强大,至少现在的芊芊恐怕连保全自己都成问题,她现在跟着我们……明显就是在为了自己考虑。

    现在这岛上既没有大面积的能量覆盖,芊芊也没有从中作梗,那么刚才我和月尘之间的清明梦连接被莫名的能量中断,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在控制能量对我和月尘之间的联系进行了“精准打击”。

    难不成是刚刚直升机里头的那帮人?似乎也不太像,因为这帮人的目的感觉相当明确,就是奔着那地下楼房去的,我甚至都怀疑他们知不知道我们也在这岛上呢。

    此时我们已经抵达了之前游荡者俘虏停泊船只的地方,好在这里并没有我之前想象的那种“腥风血雨”,地上甚至连半点打斗的痕迹都没有。

    不过这或许是因为这里压根儿就没人的缘故,因为那艘船已经不见了。

    我回忆了一下自己刚才和月尘建立清明梦联系时候所听到的一些动静,他们刚才明显是在陆地跑动,而现在船又没了,我就想到了他们应该是集体朝着另外一个点汇合去了,而且这个点必然也在海边。

    那这样一来,我们只需要沿着海边转圈寻找就行了,虽然目标范围还是很大,但也好过在岛屿内部穿梭,一来不安全,二来找到的难度也会大大增加。

    我把这个想法和月灵、杜月还有芊芊都说了一遍,月灵和杜月依然是老样子,两人有芊芊在身边,就好像是学生被班主任陪在身边的感觉一样,不敢多说话。芊芊却是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子思索了一番之后,这才点头说道:“你分析的没错,我们现在的确应该沿着海边走!”

    我们就这样沿着海边开始快速行进起来,我们的方向就是对着之前最初登陆时候的那艘自己造的船只的停泊位置,走了大概有数百米的样子,我便猛然看到前方的沙滩上出现了不少的船只残骸碎片。

    我吓了一跳,以为这是游荡者俘虏的那艘船被浪打散了,但是很快我就又从残骸中看到了一些尸体和装备,这些人无论从外貌还是装备来看都不是我们的人,但他们也并非是美国人,因为都是亚洲脸孔。

    最后我在这些尸体边发现了一些装有蛊虫的盒子,这才反应过来这些人居然是缅甸蛊师!

    不过这里的尸体虽然足有二三十具,但里边却没有一个我见过的,所以可以排除掉是我们的人。

    嗯……那会是哪里来的缅甸蛊师呢?难不成是新的一批?毕竟在东口省的剩余缅甸蛊师应该都已经死绝了才对。

    感觉这岛上似乎又变成了第二个东口省,各种各样的人都想到这里来分一杯羹。

    顺着海面朝更远的地方看去,并没有发现更多的船只,我寻思着这支缅甸蛊师的队伍如果不是全军覆没的话,就必然已经深-入到岛屿内部了,我现在只希望这些缅甸蛊师跟岛上的其他人,比如伏都教或者剩余的桃源岛人拼个你死我活才好。

    此外,我们还顺便检查了一下这些缅甸蛊师的死因,发现基本上都是被qiang炮打死的,但是却也有个别的缅甸蛊师没有明显的外伤,很有可能依旧是被能量杀死的。

    如此看来,攻击他们的人主要手段是正常的火器,同时又辅助了一部分的能量,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帮人应该就是桃源岛人了,也只有他们符合这样的条件。

    说起桃源岛人,我便自然而然再度想起了丹拓,这家伙本身就是个缅甸人,怎么又会指挥桃源岛人对自己的“同胞”痛下杀手呢?

    检查完毕尸体之后,我们还顺带拿了一些能用的武器,我们惊奇地发现这些缅甸蛊师身上居然还带着能量qiang和碎石qiang呢,这倒是正好给我们补充了一下dan yao。

    不过这些家伙既然都带着这么完备的武器装备,可居然连一个敌人都没杀死,似乎也有点太逊了……当然,这也有可能是因为桃源岛人在战后将己方人员的尸体拖走了也说不定。

    就在我们拿完装备准备离开之际,我惊奇地发现自己第二次和月尘建立了联系!

    这次的声音比上次就清晰许多了,除了月尘自己清楚的喘息声之外,我还听到赵有匡在大喊着让大家不要惊慌,说丹拓这个家伙虽然跑了,但是只要大家团结一致,肯定能把他们一网打尽。

    不得不说赵有匡在这个危急关头所做出的抉择还是让我比较欣赏的,她不仅没有落井下石,反倒还帮我们稳定了军心呢。

    但是换个角度想,或许这也和赵有匡除了我们就别无所有有关系……

    再然后就是贺云松的声音,他似乎正在询问其他人有关巡逻队的事情,感觉他们之前为了寻找我的踪迹,应该是派出了几支针对我的搜寻队伍。

    最后是白夜的声音,他正和其他的人大声说着什么,感觉是在调兵遣将的意思。之前我看到其他救世军的死亡,还有点担心白夜会不会也阵亡了……好在他现在还活着,听声音他的情绪还算稳定。

    不过以上这些声音都不是重点,真正的重点是背景音!

    我听到了直升机螺旋桨转动的声音!

    “我知道他们在哪里了!”我立马说道:“他们在地下楼房!”

    “你说那个被水淹没的楼房吗?”芊芊问道。

    我急忙点了点头。

    点头的同时,我还发现芊芊现在的样子,或者说是她的形态变得有些古怪了起来。

    原本的芊芊其实从外形看已经无限接近于真正的人了,但是她现在的身影却显得有些飘忽虚脱,仿佛随时都会消失一般。

    我以为这只是她的正常反应,所以也没多问,而是继续说道:“我刚才听到了直升机的声音!其他的直升机刚才都降落到岛屿中部的地下楼房了,所以他们肯定在那边!”

    “你刚才不还说他们肯定在海边吗?”芊芊说道。

    “事情都是会随时发生变化的嘛!”我说道:“说不定他们就是因为看到了直升机群这才临时决定去那边探个究竟的!他们很可能以为我也在那边呢!”

    “哦……”芊芊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点了点头,接着我就看到她眉头一皱,似乎也发现自己的问题了,然后她居然冲着我说道:“快!对我开一qiang!”

    “啊?”我有点发懵,以为自己听错了,但是接着就见芊芊用更大的声音喊道:“快!用你刚才缴获的能量武器打我一qiang!”

    我还没反应过来呢,就见我身旁的月灵突然抬qiang对着芊芊身上就扣下了扳-机,一道白光砸在芊芊的虚影上,只见这白光瞬间就和芊芊的虚影纠-缠在了一起,过了大概十几秒的时间,芊芊的形体便又重新变得和正常人一样了。

    “呼……呼……”芊芊居然还喘息了几口。

    接着芊芊又转头看了一眼月灵,与此同时我发现月灵的神色也终于从之前罕见的畏畏缩缩恢复了正常。

    只听月灵冷冷地说道:“不客气。”

    “呵呵。”芊芊冷笑了一声,并没有对月灵多说什么,而是转头对我说道:“这岛上现在情况复杂,寻常的能量手段恐怕起不了作用,如果你实在缺少能量……或许可以从这些能量武器中进行汲取……”

    我擦……

    我这才明白了刚才芊芊让我开qiang的真实意图,然而我以前可是用能量武器杀伤过怨念灵体的,这玩意儿打在芊芊身上居然没事?

    唯一的解释就是芊芊并非普通的怨念灵体了。

    此时我和月尘之间的清明梦联系变得有些微弱了,于是我也立马对着自己身上来了一qiang。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