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归去修仙 > 第1386章 含蓄的人
    在大笑和讲了几个笑话之后,人群一个接一个地离开了。

    随后,王新伟召集了所有的员工。

    “叶兄,你想要什么样的车,冲?”还是别的东西?”刘羌族问道。

    叶阿舟说:“别急,太显眼了不适合我这样一个低调,奢华,含蓄的人......”。

    许蓉哈哈大笑,伸手轻轻扭了扭腰,这个小小的手势看起来非常亲密。

    这时,王新伟想了一会儿,问道:“兄弟,告诉我你想要什么价格,先报心理价格,咱们再选吧,怎么样”

    叶阿舟早就认为汽车不能太贵太豪华。它只是一个步行工具。他不想到处被人包围,因为这不符合他的个性。

    “50万左右......”

    这种价位的车,江城抓了很多,真的不是很显眼。

    “你想要什么样的车?”王新伟又问。

    “SUV,我喜欢大的,哈哈......”

    “是的......又大又壮,男人的骄傲,女人的最爱,嘿嘿......”

    许蓉听了,脸红了,不满意地望着王新伟。

    看到她那迷人的举止,屋子里所有的男人都发狂了,就像猫看到鱼一样。

    接下来是汽车的选择。王新伟的汽车公司可以得到他想要的任何汽车。

    最后,经过一番讨论,叶州为自己点了一辆黑色大切诺基。与此同时,他坚持要给徐荣买一辆价值30万元的卡迪拉克轿车。

    叶洲准备交押金时,被刘强拦住了。

    “兄弟,过来买辆车,让你花钱。”那不是打在我脸上吗?你只要过来把车开走就行了。你不必担心其他的事情。

    叶阿舟哈哈大笑,但没有拒绝。然后他把自己的身份证信息和一些必要的文件留给了许蓉,准备离开。

    刘强本可以让他们坐出租车回去,赶忙让司机把叶州和徐荣接回来。

    他们刚一离开,王新伟就皱起眉头问道:“兄弟,几十万美元”你可以照你说的给我这么慷慨地送出去并不痛苦“。

    刘强看着他说:“?钱是什么”比你哥哥和我的命还重要”

    王新伟笑着说:“真是无与伦比!”

    然而,他看着他的身份证复印件说:?“但是这个男孩只有25岁他怎样才能救你呢在过去的两年里,你游遍了长江南岸,国内外的名医都没见过太多,什么高端医疗和农村土方工程都用过了,但身体还是比一天差。资金正在耗尽,但没有好转的迹象。你能相信这个毛茸茸的男孩吗?

    刘强笑着说:“这么说你一辈子只能开这两家汽车行和4S店了”

    王新伟很不满意,忍不住反驳道:“?兄弟,你怎么说话你真是个势利小人吗”

    刘强看着他说:“!你的狗的眼睛和你以貌取人的态度,你的人生将无法发展”尽管这个男孩只有二十多岁,但他却很有能力你知道欧阳手里,宝贵的女孩,都死了,被拖回来的男孩从日元王手里,刚才他来的时候,他给了我一些捏和几针。我感到神清气爽。

    王新伟仔细看了看,惊讶地叫道:“你的脸确实比平时好多了......”看起来那个孩子可能有过两次机会”

    刘强冷笑着说:“你儿子以后见到他一定很恭敬,你知道吗”人不能看,海水不能测量,我们没有看到太多严肃的人物,如果有一天真的踢到铁板上,那是唯一的死法......”

    说到这里,王新伟很快地说:“?我现在要去看监控他是一个多毛的男孩,手脚细长他怎么把我踢开的”

    ...

    不久,他们都看了刚才的录像。当他们看到叶州踢出去,王新伟向后飞的照片时,他们都吸了一口凉气。

    “该死,这已经够难的了!”奇怪的是,除了胃里的麻木,我什么也感觉不到。王新伟低声嘀咕着。

    此时,他下定决心要保持低调,尊重叶州。

    ...

    叶阿舟和许蓉回到家,把大袋子和小袋子扔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今天谢谢你,利夫!”

    “榕树姐姐,我们要向谁,向谁道谢呢?”我刚来江城的时候,连一顿热腾腾的饭都吃不下。当每个人看到我时,他们都躲了起来。只有你在大雨中给了我食物和饮料,最后给了我一个住的地方。也谢谢你!

    “叶子,那只是我的手工。”你不用谢我!你可以放心,如果我今天在你身上花了这么多钱,我会记住,当酒店盈利的时候,我会把钱还给你们所有人。

    “那么记住,我无论如何也不会这么做!”

    “小野子,我妹妹还是很好奇,为什么刘强这么大方,甚至愿意给你两辆车!”

    “我不但知道风水和相术,而且还会一点气功。”他碰巧得了一种怪病,我可以治好他,所以送货只是个交易!”

    聊了很久,叶周拿起衣服走进卧室。

    许蓉只剩下一堆名牌盒子,都是叶州给她买的。

    ...

    第二天早上,叶周起得很早,穿上了他昨天买的新衣服。他准备好去上班了。

    “这个帅哥是谁?”他什么时候进我家的“许蓉拿着盘子和碗从厨房里走出来他见到叶周,很高兴地问?。

    叶周扯着裙子,摇了摇头,说:“蓉姐姐呢”你心脏病发作了吗”

    许蓉笑着骂道:“!去吧,你这个穷人”来吃吧,现在去还不晚”

    叶周笑眯眯地坐下来,抓了几口,打开门就冲了出去。

    快走到公共汽车站,挤进公共汽车,向公司走去。

    叶阿舟第一次站在公司大楼下,看着楼顶上的“飞亚集团”四个字,苦笑起来。

    上次来的时候,沉庆杰带我走另一条路去了停车场,所以我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也不知道飞旋娃是哪家公司的

    叶周的笑容停止了,脸上突然蒙上了一层霜。然而,改变只花了片刻,然后他又恢复了笑脸。

    “对了,小美女,我们谈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想知道我们能不能告诉你?”

    小女孩把眼镜推到鼻子上,小声说:“我叫于燕,叶哥哥”我已经在工作了回去干活,不然他们会抓住把手的”

    你们周点了点头。他不害怕那些人,但他不想给这个小女孩制造麻烦。

    但是就在他站起来准备离开的时候,行政部的王经理从外面走了进来。

    “叶阿舟,你在这里干什么?”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穿过警卫!你竟敢公然违反公司的劳动纪律。虽然你是新员工,还没有通过实习期,你也应该受到惩罚!当然,如果你不满意,你可以辞职并立即离开。我们公司有很多积极向上的员工。别像你这样害群之马!

    那位中年妇女一进门就得到了教训。就像机关抢。唾液腺的星星在自由地飞行。她似乎已经写了草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