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龙脉天师 > 第一百四十七章阅女无数李少白
可爱这个词,形容到楚一刀的身上,实在是让宋子阳有一种无法形容的违和感。

“哪里不贴切了?本公子觉得很贴切啊!”

李少白眼睛一瞪,一脸干脆的道,“本公子阅女无数,岂会看走眼?”

“呵呵,她还真不是一个可爱的人,唔,怎么说呢,她很凶悍的,比爷们还更像一个爷们!”

宋子阳摇了摇头,解释道。

“别扯了兄弟。”

李少白不信,嗤之以鼻。

“在我面前谈论女人?你还不行。”

他自信的摆了摆手,嘲笑道,“你是不是还没有品尝过女人的滋味?”

看到宋子阳点了点头,他似是终于找到了一个自己擅长的领域,一个可以秒杀宋子阳的领域,一脸的矜持之中,又夹杂着骄傲的道:“那就是了。我告诉你,你别管她表面上怎样,凭我的经验,她骨子里肯定是一个很羞涩很可爱的女人,配合上她的长相,啧啧,本公子都有些心动了……”

“羞涩?”

“可爱?”

宋子阳一阵无语,舔了舔嘴唇,古怪的笑道:“呵呵,希望你见到她后,也是这么认为的。”

李少白得意的摆了摆手,向口中塞入了一粒跳动火焰般的葵花籽,道:“放心吧,就算她不是这样子,经过本公子的*,也肯定会变成这样。”

听到他这么说,宋子阳的脑海之中,却是闪过了一副李少白被霸道长刀一刀斩为两截的画面。

希望这家伙在楚一刀面前不要这么作死……

“你的身体恢复巅峰了吗?”宋子阳问道。

李少白兴奋的点了点头:“恢复了。不但如此,神魂还壮大了不少,预估着已经和搬山境四重天的神魂相当了,这雪莲花瓣当真神妙!”

“才和四重天的神魂相当?”

宋子阳想了想,道,“那你并没有完全将其炼化,接下来还要继续苦修,将其完全炼化之后,应该还有一个很大的提升。”

“最关键的是他能够提升你的上限,神魂经过雪莲花瓣的淬炼,会更加纯粹强大,你将来突破瓶颈的几率,也会因此大上许多。”

他知晓自己之所以能够完全炼化这圣药雪莲花瓣,主要还是神魂之中融合了神性的缘故。

“我也感觉到了。”

李少白神色间显露出来一丝喜悦,口中说道,“这次真是赚到了,本来我觉得,第三境应该就是我的极限了,但现在我有一种感觉,凭借着这珍贵的天山雪莲,未来或许能够突破至第四境也说不定。”

“只要你认真修炼,不懈怠,我觉得是一定会突破第四境的。”

“或许,第五境也有机会!”

宋子阳神色一正,认真道,“不要妄自菲薄,将来我们都一定能够站在那修道之巅,问鼎龙脉天师之位!”

“龙脉天师?”

李少白忍不住咋舌,“我说兄弟,你还真敢想!”

龙脉天师之位,即便是阴阳门的圣地寻龙天府内的那些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恐怕都没有达到,别说自己这等要传承没传承要资源没资源的偏远之地的小修士了。

“没有什么不敢想的。”

“大道朝天,你我自然当逆流而上,勇敢的走下去。”

“或者死在路上,或者踏上巅峰!”

宋子阳的眸子里流露出一丝憧憬和向往,但更多的是坚韧不拔。

李少白看着他的这幅模样,心底莫名涌起了一丝惭愧。

对于这个兄弟,他真的是自愧弗如。

不论是心性还是实力,他都感觉自己差对方甚远!

此时此刻,心底涌起的,只有敬意。

他被折服了。

自幼至今,他第一次如此佩服一个人,还是一个年龄比自己小的人。

他本身是非常自负的,生来不服。

他觉得自己的天赋极佳,不论是实力还是计谋,绝不输于任何人。

就连天资纵横享誉整个东土世界的哥哥李少阳,他心底都隐隐不甚服气。

在他看来,那只是一个痴于剑道的疯子而已。

论起谋略,自己足以将对方碾压。

可现在,他对于宋子阳,是真的服气了。

这个少年怪不得能够从整个青州的围剿之中活下来,不论是天赋实力还是谋略,都出类拔萃到了极点。

最重要的是,格局要比自己大的太多了。

在自己还思考着如何能够带领李家在青州站稳脚跟,获得更大话语权的时候,对方却已经为了站在大道之巅而努力奋斗了。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受教了。”

这句话,他说的真心实意。

“等我再修炼片刻,将识海内的灵湖盈满,咱们就离开这里。”

宋子阳点了点头,道,“去找我那个朋友,她现在就在这一片秘境之中。”

“我觉得那高阳家的贼子,应该是带了族人来找我们复仇。”

李少白略一迟疑,随后道,“我们是不是在这里稍稍躲避一下,等待对方搜寻过这里之后,再行离开?”

“不!”

宋子阳摇了摇头,干脆的道,“待我恢复完全之后,我们便即刻离开。”

说着这句话,他的身体之中便向外散发出强烈战意,眸子里现出了兴奋的神色,继续道,“如果他们在搜寻我们的下落,那就杀出重围!”

“呃……”

李少白或许是受到了宋子阳的感染,顿了一下之后,也似是热血沸腾了起来,豪迈的道,“那好,若是他们在搜寻我们,那就与他们战上一场,杀出重围!”

他如今实力恢复巅峰,神魂比以往更加强大,能够施展的传承秘术也更强大了,更有底气。

片刻之后,宋子阳识海之中的灵湖,便恢复完全,阴阳之力所化的浪头,不停的翻滚,阴阳镜浸入其中温养,那一面神秘的令牌,依旧安静的悬浮在灵湖上空,不知有何用处。

同一时刻,在山巅之上坐着的高阳家三长老高阳赞,终于是站起了身。

他神色无比的平静,但是眸子里有着风暴在酝酿,恐怖的杀意几乎要凝成实质,但是却没有溢出体外分毫,被他控制在身体之中。

这可怕的控制力!

他挥手间,高阳礼的尸体便缓缓地飞起,然后落入了那一汪水潭之中。

再一挥手,顿时无边的阴阳之力释放,形成一道龙卷风暴,携裹着无尽的阴寒之力,落入水潭内。

顿时,那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却未曾结冰的水潭,瞬间冰封。

形成一座巨大的冰雕。

高阳礼的尸体,置身其中。

冰封万年而不朽。

“呼!”

做完这些,他轻轻地呼出一口气。

转身下山。

依旧是同一时刻。

楚一刀堪堪追上了前面的三人,她的眸子里闪过了浓浓的暴戾气息。

霸刀出鞘。

划过一道耀眼的寒芒。

将凄厉的寒风,切割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