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三百八十一章 告别鲲州
    离开鲲州的一刻终于来临,天不亮,范宁便带着家人悄然出发了,所有行李在昨天已经送上了船,范宁不想惊扰城中百姓,便早早上路了。

    余孝年和一群官员亲自将范宁送去码头,尽管范宁已经移交了权力,但他还是觉得有很多事情需要交代。

    “余兄,联保建弓箭社之事已经做到一半,这件事还得烦请你继续推行下去,我们身在海外,民众也不能全部依赖军队,也必须学会自保,这件事很重要,就拜托你了。”

    大宋的弓箭社就相当于民兵组织,一般都在边疆地区建立,鲲州孤悬海外,虽然和日本国有了协议,但在安全上也不能大意,这不仅是朝野共识,也是鲲州官员上下一致的想法。

    余孝年点点头,“请使君放心,弓箭社我会亲自抓,不仅田舍农夫要集中训练,学校的学生也要训练,这件事我们制定出一个制度,长期抓下去。”

    范宁欣然笑道:“成立制度才是关键,有专门的人负责,另外,徐庆办武馆的思路我觉得不错,要充分利用起来,让青少年有时间都去武馆练习武艺,官府可以补贴武馆。”

    “这个办法倒不错,我们回去商量一下。”

    说话之间,众人便来到了码头,范宁让家人先上船,他和众人一一告别,最后抱拳对送行的官员们高声道:“各位同僚,鲲州的经营就拜托大家了,鲲州有什么困难,我会在大宋继续为鲲州之事奔跑,相信我们将来还会再成为同僚,大家保重!”

    众人一起躬身行礼,“祝知州一路顺风!”

    范宁转身上了万石大船,这次返回大宋共有五百艘大船,除了范宁回宋外,还运载了三十万斤粗银,五十万两黄金,数十万斤硫磺,十余万根琥珀木,以及百万石小麦。

    另外还有五千枚铁壳火雷,这是天子的要求,运五千枚铁壳火雷进京。

    大船开始缓缓离岸了,范宁向码头上的官员们挥手告别,这时,忽然有士兵大喊:“知州,快看!”

    只见有无数的百姓从城内奔出来,很快码头上便站满了黑压压的人群,后面的百姓还陆陆续续不断赶来,这是汉县的百姓来给范宁送行,他们来晚一步,见船只已启航,都纷纷跪下,放声大喊道:“范知州,一路保重!一路保重!”

    范宁鼻子一酸,再也克制不住内心的情感,泪水扑簌簌落下,这是他勾画的设想,是他亲手创立的事业,奋斗打拼了四年,从一片荒芜的土地上建起了县城、农田、村庄、牧场、码头,不知流了多少汗水,付出了多少心血,这一刻他要离去了,他心中竟有一种难以割舍的牵挂。

    “别了,我的鲲州!”

    范宁喃喃自语,挥手向这片富饶的土地告别,船队渐渐远去,变成了一队小黑点,最终消失在大海的尽头。

    .........

    经过二十五天的航行,浩浩荡荡的船队终于抵达了江都县的长江码头,虽然海外经略府已搬去泉州,但江都县的长江码头依旧是鲲州船队抵达大宋的首选,到了江都后,首先要换船,将数量庞大的财富物资从万石海船上移到平底船上,这至少需要四五天时间,不过范宁要先押送金银进京,金银卸货比较快,第二天便可成行。

    明仁走到范宁面前低声道:“阿宁,我就不进京了!”

    范宁看了他一眼,知道他是害怕去见父母,范宁便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明仁犹豫一下道:“你说要不要把八万两黄金都交给朱老爷子?”

    范宁摇摇头,“你现在应该有足够的资金,这八万两黄金暂时不要兑换,我带回京城,放在京城钱铺中,如果要兑换,可以随时从京城钱铺兑换。”

    “你不说我都忘记你还有十二家钱铺,那黄金就交给你了,我直接去泉州。”

    范宁想了想道:“你还是要去拜访一下朱老爷子,把黄金的事情给他说一下,顺便把朱家矿田开采的黄金解押给他,另外,去泉州成立商行商队也需要他的帮助,借调一些有经验的管事协助你,二叔二婶那边我来帮你解释。”

    这次回宋,不仅带回了明仁和明礼两年开采的八万两金砂,还有朱家两年来开采的六万两金砂,所以明仁无论如何都要去一趟吴江。

    明仁立刻乘坐自己的三千石船只离开码头,向江南运河驶去,次日一早,范宁带着第一批物资启程前往京城,与此同时,急脚递骑快马向京城疾奔而去,先一步向知政堂汇报范宁返回的消息。

    至于五千枚铁壳火雷,将由一千士兵押送进京。

    五天后,几艘千石客船和一百余艘满载金银的货船终于抵达了京城,船只缓缓靠岸,只见码头上站着十几名官员,为首者正是寿春郡王赵宗实,他是去年被封为寿春郡王、宗正寺卿,同时遥领海外经略使,而狄青则改任流求知府、海外经略副使。

    范宁不仅将卸下鲲州知州的职务,同时也会卸下海外经略副使之职,所以赵宗实作为顶头上司前来码头迎接他的到来,也很正常。

    范宁上前躬身行礼,“卑职参见殿下!”

    “贤弟一路辛苦了!”

    赵宗实走上前亲热地拍拍范宁的肩膀,“咱们三年没见了吧!时间过得真快,没想到你也回宋了,说实话,我真盼着贤弟回来啊!”

    范宁见他气色不太好,便半真半假地笑问道:“殿下的日子不好过吗?”

    “哎!一言难尽,以后有时间我们再慢慢细谈,今天就是专门来迎接你。”

    范宁点点头,取出厚厚一本全面述职报告交给赵宗实,“这是我的完整述职报告,殿下先看看吧!”

    “好!我看完后再上报枢密院,今天你就回家休息。”

    赵宗实一招手,前来接收物资的度支员外郎范祥上前向范宁见礼,“范知州一路辛苦了。”

    “哪里!哪里!为朝廷做事,怎能抱怨辛苦。”

    范宁笑着把物资清册递给他,“粮食、琥珀木和硫磺等物卸货需要时间,会晚几天送来,今天送来了粗银三十万斤,砂金五十万两以及明珠百斗,这些财物请员外郎签收。”

    范宁又把负责押运的官员请来和范祥办理交割手续,他这才和赵宗实告辞,赵宗实带人返回了官署。

    财物交割也和范宁无关,他则需要安排自己的行李,船队停靠在大相国寺的汴河码头上,这里距离奇石馆不到百步,虽然范宁也怕见到二叔二婶,但这一关必须要走。

    这时,朱元丰派来的大管家以及数十名家仆赶着两辆马车和十几辆牛车赶来码头接船了。

    与此同时,朱氏钱铺的刘大管事也接到了范宁的快信,匆匆带着十几名伙计前来码头搬运金砂,八万两金砂重达五千斤,放在五十口大箱子内,至少要五辆驴车才能运走。

    金砂先一步运走了,行李也搬上了牛车,范宁看了一眼明礼的小妾礼子和她怀中的孩子。

    礼子和阿雅的年纪差不多,长得很不错,眉眼如画,皮肤白腻,身材娇小玲珑,颇有一种楚楚可怜的风韵,难怪明礼会一眼看上她。

    范宁见她眼中充满了不安,便想了想对妻子朱佩道:“我去一趟奇石馆,你带着她们母子先回去,我马上就回来。”

    朱佩也知道这时候这母子二人暂时还不能见二叔二婶,便点点头,“我们挤一挤,留一辆马车给你。”

    她们人口多,还带着四名小使女一起回来,一辆马车挤不下,范宁便摇摇头,“不用了,我等会儿自己坐牛车回去,对了,让管家把我的马照顾好,好像有点拉肚子。”

    范宁的宝马当然也一起带回了大宋,只是坐船太久,这两天有点拉肚子,让范宁颇为担心。

    朱佩白了他一眼,娇嗔道:“阿雅身体也不舒服却不见你问一问,就只关心你的宝贝马,我知道了,会让马夫好好调养一番,不会亏待你的宝贝!”

    一行人上了马车,带着装满行李的十几辆牛车,浩浩荡荡走了,范宁则独自一人向奇石馆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