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万古第一杀神 > 第一千六百七十六章别打,我能解释!
 邪澜坟。

偌大古城沸腾了。

苏玄已然离开邪宗多年,但想忘记他是根本不可能的。

因为他们那位宗主几乎是把苏玄挂在嘴边,时不时就来一句‘我兄弟多么多么牛逼’……这他麻谁受得了。

一些经历过那场混乱的,自然不会忘了如今邪宗几乎是苏玄一手促成。

后来加入的修士听着魏王权整日念叨,自然就好奇,也就去调查。

而调查的结果就是惊为天人!牛逼啊!他们都忍不住感慨,明白过来他们宗主为何这么在乎苏玄。

这么一来,偌大邪宗不见苏玄其人,其传闻却是经久不衰!此刻一听苏玄出现,邪澜坟自然炸了!“副宗主?”

“就是宗主经常念叨的那位?”

“废话!”

“我邪宗七大坟,第七坟由宗主掌控,其余六坟皆以变为坟主,再无副宗主一职!”

“我邪宗,只有一位宗主,一位副宗主!”

“我去!这些热闹了!”

众人惊呼连连。

已然成为暗金兵主的朱庆辕听到都是愣了又愣。

那男人回来了?

朱庆辕脑海中浮现那桀骜的身影,浑身一哆嗦。

纵然成为了五阶灵尊,朱庆辕依旧忘不了被苏玄胖揍的岁月。

而下一刻。

他脸色微变。

被正道追杀?

怎么回事?

“唰!”

他直接来到那禀报的邪修弟子面前。

“说,怎么回事?”

他冷喝。

“昨日我们在万年坟寻找古坟,副宗主与我们交错而过,有几个强大的正道修士正在追杀副宗主!”

那弟子朗声道:“我观衣服,为黑白棋宫和白凤青鸾宗!”

朱庆辕浑身一震。

而这时邪澜坟主也走来,脸色铁青。

“传令下去,集结暗金五千邪兵,去救副宗主!”

他直接厉喝。

“大哥!”

朱庆辕还有些回不过神。

“敢动我邪宗副宗主,还在仙魔陵园,简直找死!”

邪澜坟主却是又厉喝。

他深知苏玄对于魏王权是怎样的存在,此刻他们若是不出手,魏王权回来定然会扒了他们的皮。

而且,他的确愤怒!对于苏玄,他本身也佩服的很。

朱庆辕这下才回过神,这才想起那位可不是一般存在。

“集合!”

他大吼:“狗娘养的正道,敢动我们副宗主,干死他们!”

“吼!”

众人回神,皆是咆哮起来。

对那位神秘的副宗主,众人可是充满好奇,很多人都是想一见。

“再派人去通知南怀兵主,宗主也去通知!”

“哼,谁动我邪宗副宗主,就是与我整个邪宗为敌!”

邪澜坟主冷哼。

“走,此次我也去!”

众人震惊。

他们可是从没见过邪澜坟主如此火爆的一面。

很快。

整个邪宗都是沸腾了。

……与此同时。

陈玄策还在背苦哈哈的追杀着。

他逃命手段颇多,但牧天倾却是他克星一样,死死克住了他!“该死,该死啊,那小子身上定有重宝,十有八九达到圣级!”

陈玄策欲哭无泪。

一般手段根本无法锁定他,都会被他屏蔽。

但圣兵级别的宝贝就不一样了,他想甩开也很困难。

这就导致陈玄策一直被困在万年坟,想逃出去都困难。

而事实也是如此。

牧天倾的天行书的确是锁定了陈玄策,当初苏玄被锁定,同样也是把他埋地山了才甩开。

作为凌霄圣王的至宝天行书,妙用自然无穷,纵使陈玄策手段惊人,也很难摆脱。

此刻一处密林中。

陈玄策隐藏在一条沟里。

“苏玄你个王八犊子,老子和你没完!”

陈玄策都快哭了。

更要命的是他联系穆小婵,猴子他们,可他麻一个个都石沉大海,不知道跑去了哪里。

“我感觉要被玩死了!”

“苏玄,你到底把这两人干嘛了,至于这么深仇大恨?”

陈玄策脑壳疼,觉得苏玄定是把两人坑惨了。

而这时在不远处。

牧天倾和白长凌出现,身后一众修士跟随。

“白师兄,那陈玄策真的是白泽?”

有白凤青鸾宗的弟子问,恨得牙痒痒。

之前在白凤青鸾宗,苏玄可没少揍这些弟子。

“绝对!”

“牧兄都确认了!”

白长凌冷冷出声。

牧天倾冷着脸点点头。

此刻他前面天行书浮现,遮掩了圣王意。

“这人绝对就是那贱货,当初我捕捉到过他的气息,与此刻有些相似!”

一开始牧天倾也怀疑,毕竟陈玄策和苏玄的手段截然不同。

但。

陈玄策身上有苏玄的气运。

如此倒是让牧天倾认定了这一点!“在那!”

陡然,牧天倾咬牙出声。

追了这么久,他也是追出了火气,一副不追到誓不罢休的样子!他堂堂天之骄子,天命主角,这辈子就没抓不到的人!半晌。

“轰!”

密林炸开。

“啊!”

陈玄策惨叫的跑出。

“我干你娘咧,说了找错人了,买长脑子?

我是他兄弟,懂?”

他怒骂。

“陈玄策,别装了,我们不会信的!”

白长凌厉喝。

陈玄策脸一黑,怒道:“实话告诉你们吧,坑你们的是邪主!”

“呵,还栽赃给邪主?

你脑子被驴踢了,邪主岂会如你这般贱!”

牧天倾冷笑。

陈玄策:“……”我好冤!六月飞雪啊!陈玄策脑子‘嗡嗡’的。

小半日后。

陈玄策被逼入一处山谷。

“砰!”

沉闷的碰撞回荡。

陈玄策有些狼狈的砸塌了一座山。

四面八方皆有修士围过来。

“看你这次往哪跑!”

白长凌冷笑。

“别打,我还能解释!”

陈玄策脸色发绿。

“解释个屁,给我趴下再说!动手!”

白长凌厉喝。

“你们这是在逼我!”

“当初你也是这般逼我!”

白长凌面孔狰狞,想起往事他这脑子就一阵阵抽痛。

陈玄策:“……”随着四周修士围过来,他也怒了。

“你们这是在逼我放大招!”

他怒道。

“你放啊!”

牧天倾冷笑,已经准备开另一件圣王兵。

陈玄策咬牙切齿,准备动手了。

老虎不发威,真当他病猫?

不过。

千钧一发之际。

“住手!”

远处有怒吼传来,‘隆隆’之声更是响彻。

众人一震,下意识扭头。

远处。

五千暗金邪兵极速而来,带头是邪澜坟主,朱庆辕。

“谁敢动我副宗主!”

邪澜坟主须发皆张,怒喝八方。

众人一怔。

“唰唰唰……”一众邪兵皆是冲来。

“千幽邪宗?”

牧天倾,白长凌脸色微变。

“你们干什么,想造反?”

白长凌厉喝。

“造反?”

朱庆辕冷笑,随即大骂:“我造你娘的狗腿子!”

“动手!动手!”

“敢动副宗主,杀无赦!”

他们直接动手,凶威十足。

牧天倾等人:“……”陈玄策:“……”他一脸懵逼。

还真他麻来了啊。

“你们……”白长凌等人脸色微变。

“轰!”

双方直接打了起来。

“脾气这么爆的么?”

陈玄策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副宗主!”

远处有大呼响起,朱庆辕跑过来,偷偷打量看着陈玄策。

副宗主…这样子变化很大啊。

朱庆辕内心狐疑,但表面却是不敢表露,一脸恭敬,实在是以前苏玄积威太甚。

“啊?

哦,嗯!”

陈玄策一惊,随即内心大喜,接着想了下苏玄的神情。

而后。

他虎躯一震。

“你们来了。”

他冷漠开口。

“是!”

朱庆辕一震。

这神情,这态度,没错了!“副宗主,我们直接杀了这些狗屁正道!”

朱庆辕恭敬出声:“我等邪宗修士已是过来,皆以副宗主为主!”

“嗯。”

陈玄策内心爽爆,表面一脸淡定。

一言不合就开干!我喜欢。

他冷冷笑道:“打死他们!”

“好!”

“兄弟们,动手!”

朱庆辕直接冲了过去。

“该死!”

“你们知道我们是谁?”

“放肆!”

两宗修士怒骂连连。

“陈玄策,有种单挑!”

白长凌怒叫。

“单你妹,给我往死里打!”

陈玄策冷笑。

“你们邪宗真要跟我们过不去?”

牧天倾则是厉喝:“信不信我们两宗联合灭你千幽!”

而这时。

“哼!”

“谁给你的勇气在我们地盘说这话?”

霸道冷漠的哼声响起。

远处又有邪兵而来。

带头是一个壮硕的青年,一身肌肉发达至极,气势十足。

“南怀兵主!”

很多邪澜坟的邪修都大叫。

来人正是南怀!昔日那少年已然成为兵主,在魏王权的帮助下实力更是飙升。

牧天倾等人脸色微变。

怎么来了这么多人?

陈玄策…在邪宗地位很高?

他们有了退意。

而这时。

南怀已经欣喜的跑向陈玄策。

当年他算是邪宗里除了魏王权外,与苏玄关系最好的了。

“大哥,你来了。”

南怀欣喜的看向陈玄策。

陈玄策虎躯一震。

苏玄的小弟?

我艹啊,连小弟都这么猛了么?

陈玄策想了想,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毕竟小弟嘛,总不能冷着张脸。

“嗯,我回来了。

一别多年,你小子挺好啊。”

他笑道。

南怀脸却一僵。

他忍不住问:“大哥样子一如既往啊。”

陈玄策脸抽了抽。

苏玄这小子难道还变成他的样子?

陈玄策内心麻麻批。

“你也一样啊。”

他笑道。

南怀脸莫名黑了,恼怒道:“你他麻真是副宗主?”

陈玄策:“……”“当然。”

他急急道,有些慌。

“艹你娘,副宗主才不会对我这么温柔的说话!”

南怀顿时怒了。

陈玄策:“……”